烟雨书楼 > 绘天神凰 > 626 你不嫁我,想嫁谁?

626 你不嫁我,想嫁谁?

<>最快更新绘天神凰最新章节!
  
  “盛哥哥……”夏皎拖长声音,短短三个字硬是让她说得缠绵悱恻,婉转如歌。.org雅文吧
  
  盛朝故心里喜欢,嘴上却挑剔道:“姓盛的那么多……”
  
  夏皎偷偷翻个白眼,她其实知道盛朝故想她叫他什么的。
  
  “故哥哥、故哥哥、故哥哥!这下满意了吧?!”夏皎暗暗做个鬼脸,埋在他怀里叫道。
  
  好几年前,在她进入律斗界灵宫之前的那个夜里,盛朝故就曾在梦中让她称呼他“故哥哥”,不过她最后只肯叫他“阿故”。
  
  这家伙想了很久了吧,她就满足他一下好了。
  
  盛朝故会这么容易满足吗?
  
  夏皎一声声甜甜软软的“故哥哥”听在耳里,只让他觉得更加渴望,恨不得来一碗水把夏皎啊呜一口吞到肚子里去。
  
  虽然不能把这个想法真正实现,但他也没怎么客气,热烈的吻将小女友折腾得晕头转向,全无还手之力。
  
  “不许再乱亲我了!呜呜,我嘴唇肿了,坏蛋!”夏家深深懊悔,不该随便撩拨男朋友的,这纯粹是自找罪受。
  
  当然,也不能完全说是受罪,过程是挺美妙的,就是这结果太羞人也太可恨了,她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的嘴唇是什么鬼样子。
  
  稍感满意的盛朝故得意地低头舔舔她的唇,低笑道:“哪有?还是这么好看,我的皎皎最好看。”
  
  素来冷漠桀骜的少掌教此刻眼神坏坏的,像个诱人堕落的英俊魔鬼,比天生采花贼面孔的窦雅才更要邪魅不羁,温柔醇和的声音里透出几分诱哄挑逗,简直迷死人!
  
  夏皎被一句简单的夸赞逗得心花怒放,虽然不断告诉自己要矜持要冷静,嘴角却不由自主翘了起来,重重的冷哼听起来娇滴滴,宛如柔丝一般,哪有半点被非礼后的气愤恼火?
  
  “我忙了将近三天,又饿又累,要吃好吃的,要休息!”夏皎故意颐指气使道,再不找点别的事情分散注意力,她怕自己真的会把持不住。
  
  盛朝故轻咬一下她的鼻尖,似假似真地抱怨道:“就知道找我骗吃骗喝的坏丫头。.org”
  
  抱怨归抱怨,终是舍不得小女友挨饿受累,勉为其难放开她,揉揉她的发心道:“等等吧,饭菜马上就送来。”
  
  说罢起身到殿外去吩咐侍从准备吃食,再留在这儿,他也怕会忍不住先把美味的小女友吃了。
  
  夏皎发觉毛毛就待在不远处的紫玉花几上,连忙跑过去将它抱到怀里亲了两口,道:“毛毛想我没有?你偷偷跟我说,你主人这么会亲人,是不是趁我不在的时候,偷偷找别人练习了?是的你‘喵’一声,不是的话就摇摇头!”
  
  男朋友的吻技进步速度太过惊人,夏皎想起刚才被亲得迷迷糊糊的情景就忍不住脸红。
  
  毛毛斜睨她,不叫也不摇头,殿门外正在对侍从说话的盛朝故神情同样变得十分古怪,气也不是笑也不是。
  
  技巧被女朋友认可当然是好事,可女朋友竟然怀疑他有“外遇”,有够没良心的。
  
  迄今为止,他就亲近过她一个女子,什么偷偷找别人练习,亏她想得出来。
  
  美酒佳肴从来是放松身心的妙方,夏皎酒足饭饱抱着毛毛歪在男朋友怀里,舒服得几乎想伸个懒腰“喵呜”一声,不过她想起回来万星之巅至今,阿福、阿刁和小幻都未见踪影,便勉强打起精神,问道:“阿福它们呢?你把它们拐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盛朝故搂着她的腰,整个人放松地靠在软枕上,难得露出几分慵懒之色,随意道:“记得我跟你说过,都亢宗有一位太上长老是妖族出身吧?”
  
  “嗯,然后?”夏皎懒得动脑筋,恋爱什么的,果然会让人智商暴跌。
  
  “然后我把阿福它们送到这位孔太长老主掌的克了峰,托孔太长老指点一下它们修炼之法。这是它们难得的机缘,你不必为它们担忧。”盛朝故悠悠道,长长的睫毛在眼瞳上投下朦胧的阴影,成功掩去他眼中的幸灾乐祸与浓浓恶意。
  
  都亢宗上下皆知,孔太长老最喜欢提携妖族后辈,提携的方式一般就是把这些后辈扔进它掌管的秘境里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把它们折磨得生不如死,并以此为乐。
  
  孔太长老信奉的晋升方式从来只有一种——在生死搏斗中突破自我。
  
  可想而知,阿福、阿刁和小幻将会过上如何精彩紧凑而富有积极意义的生活。
  
  当然,盛朝故也不完全是想折磨它们,他确实觉得这三个家伙都太弱了,如果不尽快成长起来,将来很难真正帮到夏皎,反而会成为她身边的累赘。
  
  夏皎狐疑地看了看盛朝故,最终选择了相信他,他很清楚她与阿福它们之间的感情,不会真的对它们不利。
  
  阿刁的修为已经算是很高了,也不缺与其他妖兽和人族打交道的经验,但阿福和小幻的修炼大部分全靠先辈的传承,对敌经验也多有不足,如果有天级妖族指点,确实是个很好的机会。
  
  “那关于万界灵师聚会的事……”夏皎想起盛朝故先前所言,还有金锵钰与朱常的表现,觉得自己也许真的有机会光明正大参与盛会。
  
  盛朝故捏捏她的鼻尖,漫不经心道:“不是说了么?我陪你去参加。我倒要看看,姬家是不是有胆子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对我都亢宗未来的掌教神后下黑手。”
  
  “喂!我都没说要嫁给你,不许乱给我加头衔!”夏皎撅嘴道。
  
  “不许?我以为只有我认定的神后,才有资格对我说‘不许’。再说了,你不嫁我,你想嫁谁?绍迈?席扬才?还是你那些师兄?”盛朝故哼道,拈起她的下巴,恶形恶状地瞪她。
  
  夏皎拍开他的爪子,反哼道:“谁说我一定要嫁的,我还这么小,才不要一早就把自己定出去。”
  
  “你不小了……”盛朝故的眼睛很不客气地瞄向她胸前,他的皎皎长大了,该有料的地方绝对不输于任何人。
  
  “坏蛋!色狼!”夏皎连忙把毛毛抱起来挡在胸前,盛朝故顿觉鼻腔一阵干痒,连忙调和气血,这才控制住没有当场流鼻血。
  
  小丫头知不知道她把毛毛按在胸前,对他而言是多大的刺激?!
  
  “不管!你不答应也得答应,不然……以后可见不着毛毛了。”盛朝故一句话出口,差点儿没悔得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堂堂都亢宗少掌教,十二大圣界数一数二的青年天才,求婚竟然沦落到要靠一只猫,更糟糕的是,他比谁都清楚,毛毛在他神功大成之日就会彻底消失。
  
  偏偏夏皎还真吃这一套,虽然还是扁着嘴巴一脸的不情愿,却没有再出言反对。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日我便在宗门里公布我们的婚约。”盛朝故低头在夏皎眉心重重亲了一口道。
  
  “哼!”夏皎撅起的嘴巴上也被吧唧亲了一下。
  
  她其实也很喜欢盛朝故,不过成婚是多大的事啊,怎么可以草率决定呢?尤其她身边连个长辈都没有,少了师父和江爷爷的许可祝福,她总觉得心里没底。
  
  虽然她很明白,盛朝故急于定下婚约且公开对外宣布,最主要的原因是想保护她。
  
  盛朝故的小女友,都亢宗少掌教的未婚妻,这两个身份代表的意义在外人眼中无异于天差地别。
  
  姬家、龙遐昼和夏纨那个新夫婿可以用尽一切手段谋害杀死盛朝故的小情人,他们要承受的只是盛朝故一个人的仇恨和报复。
  
  可他们要是敢动手对付都亢宗少掌教的未婚妻,那姬家、荼素宗和奚风宗就要有跟都亢宗以及都亢宗的盟友彻底开战的准备,都亢宗上下为了宗门的尊严和荣誉,必将视他们如生死大仇,不死不休。
  
  这后果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即使如今的姬家内部,也不见得人人愿意为了姬莜与都亢宗彻底撕破脸。
  
  任何人想动夏皎,都要先想一想,是不是能承受得了都亢宗的疯狂报复。
  
  夏皎沉默了好一阵,才低声道:“阿故,你不用对我这么好的……”
  
  “原来你还知道我是为你好!不过呢,拐到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当我的神后,我也不吃亏。”盛朝故将下巴搁在她的发心上磨了两下,笑道。
  
  “哼!你是我的人了,以后再不可以喜欢别的女人,不许看、不许碰、连想都不许想!”夏皎扬起下巴宣布道。
  
  “你也一样,你是我的人了,以后再不可以喜欢别的男人,不许看、不许碰、连想都不许想!”盛朝故不甘示弱道。
  
  “江爷爷,还有我的师伯、师父、师兄们例外!”夏皎硬着头皮提出但书,得到盛朝故两声冷笑,连忙补充道:“你的女性血亲、师门长辈也例外!”
  
  “我以为你还要把绍迈、席扬才之类的也加进来呢。”盛朝故斜睨她冷冷道,那神情跟毛毛十足十的相似。
  
  “喂!你明知道我对他们没那个意思,老提他们干什么?”夏皎恼道,有个爱吃醋的男朋友就是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