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帝国霸主 > 867你们的利益
李乐说的人民的诉求,指的就是奥斯瓦尔德?莫斯利和他的英国法西斯联盟这个政党诞生在1932年,是英国本土的异类。
  
  这个党派以反共著称,而且他们还在希特勒的支持下反犹太人,并且以极端民族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为纲领。
  
  实际上他们在贸易保护主义上,还犯了德国这边的忌讳,所以德国高层对要不要支持这个政党,依旧在徘徊和考虑。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之前,英国法西斯联盟很快发展到了四万名党员的规模,算得上是一个发展很迅猛的党派了。
  
  而且它还吸引了不少知名人士的支持,如英国著名军事理论家富勒、作家亨利?威廉姆斯等。
  
  此外,莫斯利还效仿墨索里尼,创立了自己的准军事组织组织黑衫军,经常和犹太社团和左派组织发生暴力冲突。
  
  二战开始之后,英国法西斯联盟就被取缔了,经常打架斗殴的黑衫军,也被法律镇压。
  
  不过现在,这些极端主义者都来到了德国,在德国组建一个新的党卫军战斗师,为第三帝国战斗。
  
  奥斯瓦尔德?莫斯利本人和希特勒的私交不错,希特勒甚至还参加了他的第二次婚礼。
  
  1940年的5月,也就是李乐穿越之前,奥斯瓦尔德?莫斯利被依法逮捕,关押了起来。
  
  一直到德国在英国登陆,两国之间媾和,奥斯瓦尔德?莫斯利才被释放出来,被扶植成了英国德占区的代理人。
  
  只是目前看来,他不太愿意做代理人这个身份,时刻想的是颠覆现有的英国政权,去做英国的首相。
  
  李乐不喜欢这个人,因为他知道这个人似乎天生就是捣乱的,让他搞建设复兴欧洲,估计会很有困难。
  
  这绝对不是开玩笑,而是发生在未来的事实。奥斯瓦尔德?莫斯利本人竟然在1952年的诺丁山暴动之后,又杀回到政坛之中。
  
  可笑的是,他提出的竞选口号,是把整个英国的有色人种都赶出去……这已经不是极端的种族主义了,这有点儿丧心病狂。
  
  就是这么一个人,现在正借着德国给他的身份,掩护英国本土的黑衫军余孽兴风作浪。
  
  第三帝国需要的是一个稳定,而且愿意合作的英国。不是一个动乱的英国。
  
  毕竟德国为了战胜美国,要尽可能的整合欧洲的生产力,英国的工业能力,是不容放弃的。
  
  “我们愿意同意造船规格……并且向德国转让造船方面的专利,分享造船经验。”不等艾德礼开口,艾登爵士就开口说道。
  
  他的话似乎让他彻底放弃了作为一名英国外交人员的尊严,只听他继续开口说道:“只要德国方面愿意出钱,我们甚至可以帮德国建造民用和军用船只。”
  
  一边说,他一边看向了满脸苦涩的艾德礼,然后仿佛是下定了决心一样,“自甘堕落”起来:“论起造船水平来,法国人也只是门外汉罢了!我们有经验,有技术,也有无数合格的造船工人。”
  
  用自己的国家的底蕴来讨价还价,虽然让一个外交官不齿,可任何代价,在必要的时候都可以付出这就是血腥的政治。
  
  此时此刻,艾登爵士心里想的是,如果他们下台,换上了英国法西斯联盟的那群混蛋,这些技术迟早也是德国人的。
  
  所以不如现在他们拿出来,做出让步,最起码可以保留自己的位置,让损失在自己的掌控之内。
  
  听到艾登爵士的话,艾德礼默不作声,他不愿意向德国妥协,可实际上他已经不止一次的向德国妥协了。
  
  这种被人压制的感觉,没有选择的感觉,被迫接受现实的感觉,让他整个人都感觉很不爽。
  
  听到元首这边有意要扶持英国本土的纳粹势力,艾德礼就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羊入虎口了。
  
  就算拼着他这个首相不做,也没有办法真的阻止英国被德国拉入欧洲一体化进程之中。
  
  轴心国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让艾德礼感觉到自己无法反抗的地步。
  
  元首李乐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笑着没有说话。他现在手里的牌实在是太多了,多到自己都不知道该打哪一个才好的地步了。
  
  看到元首希特勒不表态,艾登爵士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表明自己愿意合作的态度:“另外,我们也愿意接受德国的药品进入我国,收购我国医药公司的条件……”
  
  事已至此,也不用挤牙膏一样的一点点讨价还价了,毕竟他们在来的路上就商议了好久,有关这方面的事情。
  
  要想让德国不再为英国的极端党派提供支持,最好的办法就是顺从。他们带来了顺从的条件,以此来交换德国的态度。
  
  所以,艾登又给出了自己能给出的其他筹码:“还有,我们愿意提供更多的炮弹,还可以提供更多的劳斯莱斯发动机!”
  
  “你看,我就说我们双方的分歧并不多,两国之间的友谊是可以建立的。”李乐满意的笑了起来,开口夸赞了一句道。
  
  听到了这句夸赞,艾德礼的脸上变得精彩起来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为自己做的一切羞愧,还是应该庆幸自己保住了自己的首相位置。
  
  艾登也是如此,他是一个英国的外交官,可是他现在正做的事情,是出卖自己国家的利益。
  
  虽然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无奈的选择,可他毕竟是做出了选择,一个让人痛苦的选择。
  
  法国是既得利益者,他们在利比亚有石油份额。所以跟维希法国政府比较起来,英国现在的合作态度既显被动又缺乏态度。
  
  可是有了法国维希政府这个榜样,英国就真的没有办法在合作诚意上差太多。
  
  看到两个人的纠结,李乐脸上依旧挂着微笑。大棒挥舞的差不多了,现在剩下的,就是要喂两个人胡萝卜的喜事了。
  
  “那么,剩下的事情,就要说一说,轴心国的利益问题了。”李乐一边说,一边指了指面前的两位:“你们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