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拆  交锋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孙务本的反应,边明泽还是很满意的。他手里,早就有了孙务本的档案。因此,在审讯孙务本时,有着强大的优势。
  
  “孙务本,首先我要感谢你,为我党提供了一批珍贵的药品。同时,也要感谢你,辛苦帮我们把药品运回来。”边明泽调侃着说。
  
  “不知你们是如何知道我身份的?”孙务本没有狡辩,既然共产党叫得出自己的名字,必定是识破了自己的身份。
  
  “从你刚接触徐明镜,我们就知道了你身份。怎么样,接下来是坦白从宽,还是顽抗到底?”边明泽缓缓的说。
  
  田岛拓真第二天去了华中水电株式会社,可是他没有见到孙务本,也没有见到徐明镜。他心知不妙,马上派人去了青岛路55号,果然不出所料,已经人去楼空。
  
  田岛拓真暗暗祈祷,孙务本的身份没有被发现,他只是为了执行地下党的特殊命令。然而,几天之后,田岛拓真听到消息,孙务本被新四军公开枪毙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田岛拓真眼睛一黑,他在孙务本身上,可是花了不少本钱。先不说拿钱给孙务本去打牌,后来又帮孙务本花了三千元,还承担了孙务本的债务。孙务本的家人,还是由他安排。
  
  最重要的是,他交给孙务本的那些药品,竹篮打水一场空。石头丢进水里,还能听个响。可他交给孙务本的几批药品,什么都没有换回来。
  
  为了让孙务本赢得地下党的信任,田岛拓真可是用尽了办法,才搞到那些药品。可现在,都便宜了新四军。
  
  如果不是因为田岛拓真的身份,肯定会有人怀疑,他暗通地下党。田岛拓真大怒之下,搜查了之前孙务本提供的所有地点。
  
  地下党早就算到,田岛拓真会这样做,所有的地方都没有人。田岛拓真气得想骂娘,可他发现,想骂人也找不到对象。最后,他只好到了城东,见到了地下党最后收货的那间房子。
  
  这间房靠着城墙,房子不大,院子却不少。院子内正在挖一个水池,到处都是挖出来的泥土。田岛拓真赶到不久,朱慕云也带人过来了。
  
  “田岛君,太可惜了。”朱慕云接到武尚天的命令,让他协助田岛拓真办理孙务本的案子。毕竟,孙务本刚开始是在朱慕云手里,后面才交给田岛拓真的。
  
  孙务本的案子办砸了,田岛拓真肯定恼羞成怒,武尚天不想去触这个霉头。他虽是政保区长,但与田岛拓真打交道,还得小心翼翼。
  
  “是啊,如果能提前收网,也不至于一败涂地。”田岛拓真叹息着说,他确实很后悔,自己对孙务本太过信任,没想到地下党竟然识破了他的身份。
  
  “难道就没有其他收获吗?”朱慕云问。
  
  “所有知情人,全部消失了。”田岛拓真苦笑着说,在华中水电株式会社,与徐明镜走得近的人,今天都没有上班。
  
  也就是说,这些人就算不是地下党,也一定是地下党的外围成员。地下党担心这些人被报复,干脆也转移了他们。毕竟,孙务本是被公开审讯,之后才枪毙的。
  
  “地下党是怎么把货运出城的?”朱慕云问。
  
  “我也很是不解,像药品,是绝对的禁运物资。”田岛拓真疑惑的说,这也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孙务本不是参加了地下党的行动么?他是怎么说的?”朱慕云问,这个地方,在地下党使用之前,他是来过的。而且,他还与袁旺财在此地喝过一次酒。
  
  地道挖通后,朱慕云将实情告诉了袁旺财。日本人正在严查一条地道,城北的地道很重要,必须加以保护。而城东的地道,相对来说很简陋,可能在适当的时候,让日本人知道。
  
  朱慕云给了袁旺财和罗泉每人两根金条,朱慕云告诉他们,这次是笔大笔,他也赚了不少。不管袁旺财心里怎么想,朱慕云总要给他留下,自己做的任何事,都只是为钱的印象。
  
  “他只是说,货物最终都会放在这里。”田岛拓真说。
  
  “货物呢?难道他们长了翅膀?”朱慕云问。
  
  “你问我,我问谁?”田岛拓真没好气的说,面对朱慕云的质询,田岛拓真很是生气。自己差一点可以端掉地下党的一个交通站,可最终,却没有抓到人。甚至,还赔上了一个孙务本。
  
  难道,这就是中国人所说的,赔了夫人又折兵?
  
  “来人,把房子给我拆了,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原因。”朱慕云碰了一鼻子灰,把手下叫过来,大声说。
  
  “你难道只会这一招吗?”田岛拓真见朱慕云要拆房,眉头紧蹙。
  
  “这房子留着也没用,拆了看看,也让我彻底死心。”朱慕云不以为意的说。
  
  田岛拓真带着人走了,朱慕云的行为,让他很是无语。朱慕云来之前,他就仔细勘查过这栋房子,可以说,每一处地方,他都检查了。没有暗道,也没有地下党,连个地窖都没有。朱慕云一来就要拆房子,这不是瞎折腾么?
  
  朱慕云想要搞出点动静,以证明他做的事情。可田岛拓真却不愿意这样做,甚至,他还觉得,与朱慕云为伍是羞耻。
  
  然而,田岛拓真走后没多久,朱慕云就有了收获。他在房子后面,靠近城墙的一棵树后,发现了一处暗道,直通城外的地道。
  
  朱慕云第一时间向植村岩藏汇报了,在植村岩藏抵达后,他才派人通知田岛拓真。等田岛拓真赶到后,朱慕云已经送植村岩藏走后。当然,朱慕云的汇报,当然是他如何英明,这才发现了地下党的暗道。
  
  至少,此事在朱慕云的汇报中,与田岛拓真没有任何关系。事实上,这条暗道,田岛拓真确实不知情。按照谁发现谁受益的原则,这个功劳,落到了朱慕云头上。
  
  “田岛君,看到了吧,这就是拆房子的发现。”朱慕云将田岛拓真带到地道口,得意的说。
  
  田岛拓真虽然很郁闷,但这是他主动放弃的,现在听到朱慕云吹牛逼,还能说什么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