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再次失望  交锋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确认徐明镜的身份后,朱慕云决定,将孙务本的情况,向植村岩藏汇报。他相信,植村岩藏知道后,田岛拓真很快就找上门来。
  
      朱慕云向植村岩藏汇报,只是为了解释,自己对大日本帝国的忠诚。至于他与植村岩藏私底下达成的交易,在皇军利益面前,不值一提。
  
      “朱君,你的行为,可不像一个君子。”田岛拓真听到消息后,在镇南五金厂朱慕云的办公室门口堵住了他。
  
      “什么事?”朱慕云佯装迷糊,从今天开始,朱慕云正式回来上班。他拿出钥匙,打开门后,请田岛拓真先进去。
  
      “什么事?你心里不清楚么?”田岛拓真冷冷的说。
  
      “最近的我也没干对不起你的事啊,哦,你说的是孙务本的事吧?”朱慕云“恍然大悟”,这种事,傻子才会告诉田岛拓真。
  
      “我可是花了三千元,你却如此卑鄙。”田岛拓真说。
  
      “田岛君,你也知道,我被孙务本欺骗过一次。”朱慕云真诚的说。
  
      “那又如何?”田岛拓真不满的说。
  
      “孙务本再次来送什么情报,我当然要确定真伪,才敢告诉你。今天早上,我终于确定,那个徐明镜就是地下党!”朱慕云郑重其事的说。
  
      从徐明镜被孙务本救下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的身份已经暴露。当然,可以在此期间,将孙务本除掉,以保护徐明镜的身份。就当孙务本从来没有出现过,永远无声无息的消失就可以了。
  
      但是,这样做的后果难以预料。表面上看,孙务本只有一个人,但谁知道,他有没有把情报再交给其他人呢?就算除掉孙务本,徐明镜还是得转移。
  
      与其暗中转移,不如将孙务本的事情公开化。当然,这需要地下党做大量工作,但却能永绝后患。
  
      “从现在开始,孙务本交给我来联系。”田岛拓真坚定的说,他已经从植村岩藏处,得知徐明镜的身份。
  
      既然徐明镜是真的地下党,孙务本又机缘巧合,待到了他身边,当然要好发展这条线。至少,要把徐明镜的上级和下线挖出来,才能抓人。..
  
      “没有问题。”朱慕云很是痛快的说,他之所以向植村岩藏汇报,不就是为了让田岛拓真接手么?
  
      至少,把案子交给田岛拓真,比武尚天插手要强。朱慕云觉得,目前跟着日本人,要比跟着武尚天强。不管他在武尚天面前,如何放低姿态,武尚天都不会绝对信任他。
  
      武尚天与朱慕云,一个是政保区长,一个是副区长,他们之间,永远不可能真正成为一家人。武尚天随时会提防朱慕云,而朱慕云呢,又得时刻预备武尚天捞过界。
  
      “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擅自与他联系。”田岛拓真缓缓的说。
  
      “我巴不得把他当给田岛君呢,只是,我答应孙务本,确认徐明镜的身份后,要将他的债务了结。你看……?”朱慕云望着田岛拓真,说。
  
      “还是要钱?”田岛拓真鄙夷不屑的看了朱慕云一眼,都是政保区的副区长了,说到钱的时候,还是两眼放光。
  
      “有人说,钱是万能的,我不认同。但是,没有钱,那是万万不行的。”朱慕云笑了笑。
  
      “此事交给我就可以了。”田岛拓真原本想再拿钱给朱慕云,但转眼一想,让朱慕云插手此事,不知道又会生出什么事端呢。
  
      “那就拜托田岛君了,同时,请田岛顾问与孙务本联系的时候,第一时间将此事告之他。朱某不才,但也不想做失信之人。”朱慕云认真的说,只要是答应别人的事,哪怕就是孙务本这样的人,他都会尽力做到。
  
      “我从来不会失信。”田岛拓真郑重其事的说,他当着朱慕云的面,给肖春庭打了电话,告诉他,孙务本的债务由自己负责。
  
      “孙务本如果知道,田岛君为他的事如此操劳,一定会感激涕零。”朱慕云缓缓的说,田岛拓真当着自己的面,又耍了个小心机。
  
      田岛拓真是什么人?他给肖春庭打电话,把孙务本的债务揽过去,肖春庭可以向孙务本逼债,但他敢向田岛拓真要钱么?就算他知道,田岛拓真不打算还这笔钱,也不敢来要债。
  
      田岛拓真走后,朱慕云通知了周志坚和华生,孙务本的案子已经交给田岛拓真,他们可以彻底放手了。周志坚明显松了口气,但华生却有些失望。
  
      朱慕云做事,总是利益当先。为了拍日本人的马屁,拿地下党作为交易。幸好“猎手”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否则他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晚上,华生并没有来白石路73号汇报孙务本的情况,于心玉很是意外。这几天,她每天都能知道,孙务本的最新情况。
  
      “孙务本交给田岛拓真了。”朱慕云解释着说。他知道于心玉对徐明镜也有了兴趣,告诉她说情,可以让于心玉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可是,朱慕云没有估计到,于心玉对共产党的好感到什么程度了。于心玉给“木匠”发消息,告之发现孙务本的行踪。于心玉在情报里说,孙务本正在执行一个潜伏任务,想要摧毁一个抗日组织。
  
      于心玉建议,军统古星组出手,除掉这名危害的敌人。
  
      为了救地下党,不惜让军统出手。于心玉的想法虽然幼稚,但她的思想却是进步的。朱慕云以“木匠”的身份回复于心玉,不要插手孙务本的事情。因为他已经知道,孙务本要对付的是地下党。
  
      甚至,“木匠”还告诉于心玉,如果条件允许,可以协助政保区,破获这个地下党案。
  
      收到“木匠”的命令,于心玉大失所望。军统的做法,再一次伤透了她的心。在国家和民族危亡之时,他们想的依然是自己的利益。这种政党,注定是没有前途的,也必将被全国人民抛弃。
  
      于心玉很想与徐明镜直接联系,再次警告他。可是,自己在电话里已经说得很清楚,徐明镜为何还不马上离开呢?
  
      华生晚上不来汇报孙务本的情况,于心玉很是焦急,因为她知道,地下党正面临巨大的危险。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