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交易  交锋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朱慕云如临大敌的样子,让孙务本很意外。他原本以为,自己的到来,朱慕云根本就不知情。可看到朱慕云的样子,他知道,朱慕云早就明白自己会来。
  
      “朱区长,我没有恶意,只是想给你一个真正的情报。”孙务本见朱慕云拿枪对着自己,但保险都没有打开,心里暗暗好笑,但他家人在朱慕云手里,哪怕朱慕云手里没枪,他也不敢异动。
  
      对孙务本现在来说,他并不在乎自己的安全。昨天晚上,他自己独自逃脱后,整晚都没有睡觉。今天上午,他就收到了朱慕云放出的风声,三天之内,就让自己把钱还回去,否则,就要拿自己的家人开刀。
  
      “什么情报?”朱慕云后退一步,让孙务本进来。但他与孙务本之间,保持着安全距离。
  
      见孙务本盯着自己的手枪,他才猛然发现,自己并没有打开保险。朱慕云很是汗颜,自己刚才确实有些紧张。他虽然算定,孙务本不敢对自己怎么样,但他还是要帮好准备。
  
      “朱区长,你还是把保险关上吧。”孙务本看到朱慕云竟然把枪的保险打开了,很是紧张的说。
  
      枪走火的事,他可是听过不少。朱慕云的枪口,正对自己的要害,一旦走火,自己只能做冤死鬼。
  
      “处座,我到了。”周志坚突然从后面出声。
  
      “孙务本,你好大的胆子!”朱慕云听到周志坚的声音后,将保险关上。周志坚到了,他就不用再担心孙务本突然袭击了。
  
      “朱区长,一切都是我的错。但是,我也是被肖春庭逼得没有办法。”孙务本苦笑着说。
  
      原本,孙务本觉得,以朱慕云的能力,不应该这么早发现自己的安排才对。他给朱慕云提供假情报,还花钱请人去演戏。为的就是想拖延几天时间,他被肖春庭逼得走投无路,只能铤而走险。
  
      “你被肖春庭逼得没有办法,就可以来骗我?”朱慕云冷冷的说。
  
      “这次我真的发现了地下党的线索。”孙务本信誓旦旦的说。
  
      “好吧,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周志坚,把他先绑起来,如果情报有误,直接绑上石头丢到古江里。”朱慕云冷冷的说。
  
      周志坚对朱慕云的话,一向是言听计从。朱慕云的话刚落音,他马上拿出绳子,将孙务本五花大绑。
  
      “请朱区长放心,这次的情报一定准确无误。”孙务本信心满满的说。
  
      “我的钱呢?”朱慕云在周志坚绑他时,理直气壮的问。虽然田岛拓真把钱还了,但朱慕云并不觉得,孙务本欠自己的钱就还清了。
  
      “那钱没带在身上。”孙务本说,他对朱慕云太了解了,此次就算自己提供了情报,朱慕云也不会再付钱的。
  
      “你倒是鬼。”朱慕云冷冷的说,周志坚顺手在孙务本身上仔细搜索,没有找到任何东西。
  
      “今天真不敢了,如果朱区长再给孙某一次机会,一定可以立个大功。不敢说将古星地下党一举消灭,至少可以消灭他们一个情报站。”孙务本笃定的说。
  
      “昨天之前,你还在骗我,一个晚上,就找到地下党的情报了?”朱慕云嗤之以鼻的说。
  
      等周志坚把孙务本绑好后,朱慕云使了个眼色,周志坚很识趣的下去了。其实,朱慕云还真的担心,孙务本可能会有地下党的情报。
  
      孙务本的妻儿在朱慕云手里,孙务本敢主动找上门,肯定是有所凭仗的。要不然,孙务本一定是不怀好意。可他身上并没有武器,见到自己,也没有想要劫持。可见,他其实是有把握的。
  
      “昨天晚上,我逃走后,当时慌不择路,在特二区被人所救。”孙务本缓缓的说,昨天晚上他被政保区的人追捕,不要命的逃。结果,被人救下。
  
      救他的人,以为孙务本被特务追捕,必定是抗日人士。孙务本当时很是狼狈,见对方以为他是抗日人士,马上借坡下驴,装作是一名爱国青年。
  
      虽然对方没有亮明身份,但孙务本凭着职业敏感,觉得对方也应该是抗日组织的成员。再从对方的家境来看,他觉得对方应该是地下党的人。
  
      “仅仅凭着人家救了你,再从他家一贫如洗,你就确定那人是地下党?按照你的逻辑,古星的地下党很容易辨认嘛。”朱慕云讥讽着说。
  
      “只要朱区长能耐心的盯一段时间,肯定会有收获的。”孙务本信誓旦旦的说。
  
      “又给我来缓兵之计?”朱慕云听孙务本介绍,其实已经相信了几分。
  
      这样的时局,敢开门救人,本就不一般。特别是,救的还是被政保区追的人,就更需要过人的胆识。只是,那人真要是地下党的话,岂会随便在孙务本面前露出破绽呢?
  
      “不敢不敢,这次我有十分的把握。”孙务本笃定的说。
  
      “我连一分的把握都没有,你先把我的钱拿来,到时候你再回去与他接触,确定对方身份后,再连根拔起。”朱慕云缓缓的说。
  
      “那钱昨天晚上慌乱之中,不知丢到哪去了。”孙务本说,到手的钱,怎么可能再拿出来呢。
  
      “如果你能确定对方的身份,并且挖出他们的组织,我可以不再追究。”朱慕云缓缓的说。
  
      “真的?那我的家人呢?”孙务本高兴的说,他知道,朱慕云虽然能力一般,但他还是很讲信誉的。
  
      “你一心工作,家人暂时住到六水洲,那里有吃有喝,还很安全,正好让你安心工作。”朱慕云说。
  
      田岛拓真已经替孙务本交清钱的事,朱慕云选择性失忆。这种事情,如果朱慕云还告诉孙务本,无论他是什么身份,都是脑子进水的行为。
  
      如果孙务本公开找上门来,朱慕云没有办法,只好交给田岛拓真处理。可他现在是悄悄来的,正好可以装作不知道。
  
      “好吧,我保证完成任务。可是,肖春庭那边?”孙务本为难的说。
  
      “如果你真能找到地下党组织,肖春庭那边,自然不用再担心。”朱慕云说,他说得比较含糊,并没有答应替孙务本还钱。


Ps:书友们,我是可大可小,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