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出现  交锋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朱慕云中午,请暂一师的汪清海和时栋梁吃了饭,表面上是感谢暂一师借兵给他。实际上,还是为了完成邓湘涛交待的任务。
  
      朱慕云与古星组的其他成员,一暗一明,两条线分别试探暂一师的态度。从朱慕云获知的消息来看,暂一师上上下下,此时都心向重庆。
  
      甚至,在酒桌上,汪清海和时栋梁,都劝朱慕云,不要一条道走到黑。现在,该是投奔“光明”的时候了。
  
      “师座、时兄,我的情况你们也知道,想要回头怕是很难了。上次军统邓阳春找到我,当时就被我拒绝。”朱慕云叹了口气,无奈的说。
  
      “老弟,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会晚。有句话不是说了么,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我们现在就在苦海里,只要回头,马上就会有一片新天地。”时栋梁苦口婆心的说。
  
      “两位的心意我领了,此事容我再考虑考虑吧。”朱慕云缓缓的说。
  
      “慕云,我们的底牌可全亮给你了……”汪清海突然说,朱慕云可是政保区的副区长,古星的大特务。
  
      如果朱慕云知道,暂一师有投奔重庆的想法,回去与日本人一说,他们的人头,都得落地。越是这个时候,日本人越疯狂。他们更清楚,已经看不到全面胜利的那一天了。这个时候,最提防的,可能就是原来倒向他们的中国人。
  
      “请师座放心,今天我也跟时兄说了,我们之间的谈话,出了门就不作数的。”朱慕云连忙说,他心里一惊,刚才在汪清海眼里,竟然看到了一抹凶光。
  
      “师座,慕云是知道轻重的人。”时栋梁也劝道。
  
      “好吧。”汪清海沉吟良久,终于开口。
  
      今天的事,如果他把朱慕云灭口,反而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朱慕云可不是一般的人,如果他出了问题,很快会把日本人的目光,吸引到暂一师身上。
  
      “其实,这种事现在已经很普通了,就连方本瑜也问过我的想法。重庆那边,我是不可能回去了,以后,或许会去日本或国外,能偷渡余生,就很庆幸啦。”朱慕云叹息一声,说。
  
      朱慕云虽然没与暂一师共进退,但他也答应汪清海和时栋梁,对他们的事情,自己就当不知道。汪清海虽然有些不放心,但他只能相信朱慕云。
  
      “师座,朱慕云是最讲义气的,你大可放心。”时栋梁等朱慕云走后,对汪清海说。
  
      “防人之心不可无,不管他以前多讲义气,都得防着他向日本人告密。我们与重庆联系的事,你没跟他多说吧?”汪清海的脸色阴晴不定。
  
      “当然不可能明说,这种事,其实都是心知肚明,但只要不说破,他就拿我们没办法。”时栋梁说。
  
      “不管如何,以后我们与军统联系,更得小心再小心。”汪清海说。
  
      “请师座放心,我会安排妥当的。”时栋梁郑重其事的说。
  
      朱慕云今天算是正式上班了,但他也只是到政保区报了个到,与田岛拓真谈妥后,马上就离开了。
  
      朱慕云的性格,原本是想从孙务本处获取情报,在武尚天到任后,好好表现一下。哪想到,孙务本只是为了骗钱,给的是假情报。
  
      朱慕云“恼羞成怒”,抓了孙务本的家人,扬言要把孙务本老婆卖去当窑姐,也只是想挽回损失罢了。田岛拓真既然给了三千元,朱慕云自然不好追究。
  
      下午,朱慕云把于心玉叫上,对参加他们婚礼的宾客回礼拜访。比如说贺楚北,当时人没到,但心意也到了。朱慕云现在有时间,自然得登门道谢。
  
      整个下午,朱慕云与于心玉,不是在拜访客人,就是在拜访客人的路上。到晚上,两人都没时间吃饭。
  
      “今天到外面吃吧。”于心玉现在才发现,应酬比工作更累。她随时得保持最得体的姿态,脸上得露出真诚的微笑。一个下午,她的腮帮子都僵硬了。
  
      “好。”朱慕云找了个公用电话,给家里打了电话,告诉郭皓,不用给他们准备晚餐。
  
      “朱先生,我刚才来的时候,好像看到了孙务本。”郭皓突然说,虽然他人不大,但很机灵。政保区的人,基本上都认识。孙务本敢骗朱慕云,他当然特别留意了。
  
      “孙务本?!”朱慕云吃惊的说。
  
      “他就在白石路游荡,看样子是想对您不利。”郭皓急切的说。
  
      他一直在想,要怎么联系朱慕云。原本,发现孙务本,他应该及时向朱慕云报告。可是,朱慕云不在政保区,他没敢跟其他人说,只好在家里等着朱慕云。
  
      “他的家人在我手里,岂敢对我不利?这样吧,你的饭菜是不是搞好了?我们回来吃饭。”朱慕云马上决定。
  
      朱慕云在电话里说得很干脆,但是,朱慕云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他随后给周志坚打了个电话,让他带几个人去趟白石路。
  
      “处座,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周志坚问。
  
      “先过来再说吧,你把人布置在周围,一个人从后门来我家。”朱慕云说,一直以来,他就不喜欢在电话里说一些重要的事。
  
      电话确实很便利,让两个相隔很远的人,可以随时通话。但是,这种通话,仅仅是方便,并没有增加安全性。先不说政保区的电话,都要经过中转。就算是有人,在政保区的主线路上,搭一根线,就能窃听政保区的电话。
  
      朱慕云回到家后,还没吃完饭,就有人来敲门了。朱慕云让郭皓守在后门,等着周志坚来。但是,现在敲门的,却是正门。
  
      朱慕云心里一咯吱,他转身回房间,打开保险箱,拿出了许久不用的手枪。同时,他吩咐于心玉先上楼。
  
      “是不是孙务本来了?”于心玉见朱慕云把枪都拿出来了,也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可能吧,没事,他敢来,肯定不是要跟我拼命。”朱慕云微笑着说。
  
      朱慕云一手拿枪,一手开门,打开门后,看到的果然是孙务本。朱慕云几乎下意识的,就将手枪拿了出来,并且将枪口对准了孙务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