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烽火奇侠传 > 第二百六十七章 静妙庵青山逢妙云

第二百六十七章 静妙庵青山逢妙云


  青山一溜烟跑出冯家胡同,福顺正等他。
  如今,福顺已是青山最要好的朋友。在于集上学期间,福顺常去吕歪脖的迎春饭馆玩耍,打麻将耍牌九掷骰子,时常夜半不归。开初每逢学生放学,福顺便约青山同往,自己玩牌,让他在一旁闲看。青山天性聪颖,几种牌的玩法,看看即会,慢慢能为福顺把点,且屡屡得手,令福顺和牌友们刮目相看。一次临时缺手,福顺拉青山凑数,青山犹豫,福顺掏出几张票子甩到跟前。青山连玩几把,手气不错,手中的票子居然多出几张。
  万家营的聋子栓也是迎春饭馆的常客。他不玩牌,每每到铺里转一转,朝吕歪脖的老婆李大嫚哼个口哨,便去后面小院厢房坐下喝水抽烟,一会儿,便见大嫚装做方便走进后院的厕所,然后提着裤子踅进厢屋,与聋子栓亲热一番,若无其事地回到铺子。这秘密早被福顺发现。一次聋子栓又来,福顺看他去了厢屋,大嫚随后也进去,便对青山说:“快,我的烟卷丢到后院厢屋,帮我拿来!”青山不知其中奥妙,转身跑着去了,恰好看见聋子栓和大嫚赤身裸体搂抱在一起……青山没顾得找烟,羞得满脸涨红,慌张地跑回铺子。福顺看他的狼狈样子,哈哈大笑起来。福顺故意问他:“看见啥了?”青山脸象蒙块红布。福顺说:“你看吕老板那小女儿,眉眼像不像聋子栓?”青山惊愕:“真的有些象……原来,两人办那事能生娃?”福顺笑笑:“想吗?等我领你去城里香艳阁,那里面的女人……”说着附在青山耳边低语一番,青山连连摇头,心里却不免好奇,问福顺:“你去过那地方,难怪没娶媳妇,就知道这么多!”福顺诡秘地说:“不知道怎么娶媳妇?明天我领你去另一个地方,我替你看好个丫头,长得好漂亮,将来给你当媳妇,怎样?”青山不答,心里暗暗记下福顺这话。
  现在福顺如约等青山,拉着青山出村往东跑去,径直来到数里外的姑子庵。
  院里的几株杨树落叶飘零,庵堂里静悄悄的没有人声。送子仙姑的泥塑像前,古铜香炉中几根淡黄的草香,飘散着缕缕青烟。青山探头瞧看,转眼却不见福顺,疑惑地东张西望,紧张地大喊:“福顺哥!”四壁响起嗡嗡的回声,吓得青山急忙跑出,听殿堂后边传来嬉笑,便循声去找。后面小院的青砖灰的房前,有一棵高大的石榴树,枝桠上尚有熟得开裂的石榴,籽粒被鸦鹊啄得掉落满地。树下站着那个秃头小尼,正和福顺说笑。
  “青山,不认识吧?这就是我说的妙云,看咋样?给你做媳妇好不好?”说着伸手摸小尼的脸蛋和头顶,“看,多嫩生,这阵像小秃驴儿,长出毛来就成小美人。”
  妙云嘻嘻笑着躲开,转脸看青山,说:“他还小……瞧那眉眼,倒满俊气,女孩似的!”
  福顺一把拖过青山:“妙云说你是女孩,褪下裤子给她看,让她伸手摸摸……”
  青山满脸通红,连连倒退,妙云羞得面如桃花,挣脱福顺,远远躲闪到一边。
  忽听外面有人轻咳一声,门口走进一位尼姑,是妙云的师傅静修。福顺赶忙收住话头,朝青山做个鬼脸,妙云已悄然踅进屋中去了。
  静修合掌问道:“阿弥陀佛,两位施主光临,有何贵干?”
  福顺嗫嚅着:“俺们闲逛呢。”回头拉起青山就走,出了院门,便撒腿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