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永恒圣王 > 第九百一十三章 你也配?

第九百一十三章 你也配?

隐杀门修士愣住。
  
  在他的身前,站着一位青衫汉子,面无表情,目光如刀,杀意涌动,正冷冷的望着他!
  
  他手中的长剑,竟被这个青衫汉子的两根手指夹住,难动分毫!
  
  “小师叔!”
  
  南宫凌劫后余生,差点惊呼出声。
  
  苏子墨杀伐决断,出手扑杀人群中的一位隐杀门修士之后,竟迅速折返,挡住了另一位隐杀门刺客的必杀一击!
  
  太快了!
  
  完全就不是一个层次!
  
  没有多少人,能看清苏子墨的身法。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苏子墨已经折返回来,将隐杀门修士的长剑钳在两指之间!
  
  隐杀门所擅长的东西,几乎都是隐匿、刺杀之道。
  
  隐杀门修士讲究的是一击必杀!
  
  若一击不中,当即远遁千里。
  
  他们并不擅长,与人正面交锋硬撼。
  
  而苏子墨如今的肉身,比之完美品阶的真君法器,也不遑多让!
  
  他的肉身之力,岂是随便一个隐杀门修士所能抗衡的!
  
  别说站在苏子墨面前的,是一个相对寻常的隐杀门修士,就算是隐杀门魔子前来,也要被他镇杀当场!
  
  苏子墨已经决定立威,自然不会留手。
  
  他眼中寒光一闪,手指运力!
  
  锵!
  
  这柄寒光凛冽的长剑,竟被他两指夹断,剑尖倒飞,直接没入隐杀门修士的眉心中!
  
  噗嗤!
  
  血光闪现,隐杀门修士的元神,也被这半截剑尖刺碎,当场寂灭。
  
  转瞬之间,两位元婴真君横尸街头!
  
  众多修士望着苏子墨的眼神,渐渐变了。
  
  苏子墨站在原地,身上散发着一股令人心神颤栗的气息!
  
  这是血腥气!
  
  镇杀无数天骄,踩着无数妖孽尸骨,才积累沉淀出的血腥气!
  
  原本,苏子墨不想引人瞩目,气息内敛。
  
  但如今,他必须要以雷霆手段,斩碎身前的一切障碍,尽快出城,将南宫凌三人完好无恙的带回宗门!
  
  苏子墨目光一扫,原本一些心怀不轨之人纷纷后退,竟不敢与其对视!
  
  这就是威压!
  
  来自于异象榜首的威压!
  
  苏子墨大步流星,朝着前方穿行。
  
  人群纷纷散开,让出一条通道。
  
  南宫凌三人连忙跟了上去,紧随其后。
  
  这一路上,由于异象榜十五程鹏被废,隐杀门两大元婴真君被杀,确实震慑住许多人。
  
  一些还想要强抢熔岩晶石的修士,都得掂量掂量,自己能否比得过程鹏!
  
  不远处,不少修士簇拥着一位元婴真君,此人飘逸俊朗,目若朗星,面带笑意望着这边。
  
  飞羽门舞天羽,此次异象榜十一!
  
  “师兄,咱们要不要出手?”
  
  有飞羽门修士小声问道。
  
  舞天羽微微侧目,望着此人,反问道:“你能挡住那个青衫修士?”
  
  “我……不行,师兄肯定能行。”
  
  这位修士嚅嗫一声。
  
  舞天羽摇摇头,淡淡的说道:“此人深不可测,我也没把握。中州当真是藏龙卧虎,程鹏败的不冤。”
  
  话音刚落,舞天羽目光一动,望向城门口的一群修士,嘴角微翘,轻喃道:“有意思了。”
  
  ……
  
  在诸多修士的目送之下,苏子墨众人一路穿行,很快就抵达城门口。
  
  前方站着十几位修士。
  
  每个修士均是神色冷峻,背负长剑,拦在长街前,明显没有让路的意思。
  
  南宫凌看到为首之人,神色大变,低呼一声:“剑无踪!”
  
  剑宗剑无踪,异象榜第三!
  
  如萱吐了下舌头,暗中传音道:“坏了,剑无踪好像要出手!小师叔的那道剑气刚刚释放,不能再出手,怎么办?”
  
  “就算小师叔能释放那道剑法也没用,别忘了,剑无踪修炼出万剑归宗的异象,万剑臣服!”
  
  南宫凌神色焦急,道:“所有剑修,在剑无踪面前,战力都会锐减!小师叔也不能避免!”
  
  柳含烟喃喃道:“希望剑无踪不要针对我们,若是……”
  
  顿了下,柳含烟迟疑少许,旋即像是做了什么决定,道:“若是他要出手争夺熔岩晶石,我就让给他好了。”
  
  南宫凌和如萱都没有说话。
  
  在异象榜第三的面前,他们的心中,涌起一阵无力感,只能屈服!
  
  这是绝对的战力碾压!
  
  而且,剑修大多都是杀伐血性之人。
  
  若真因为熔岩晶石,连累小师叔和他们喋血于此,众人就追悔莫及了。
  
  就在此时,苏子墨已经迎了上去,直接说了两个字:“让开!”
  
  南宫凌三人听得心惊肉跳!
  
  元婴境的修士,有几个人,敢这样跟剑无踪说话?
  
  “嗯?”
  
  剑无踪长眉一挑,眼中的杀机涌现,散发出森森寒气,根本没有掩饰的意图!
  
  南宫凌连忙快步上前,扯了下苏子墨的衣袖,传音道:“小师叔,千万别冲动,你是剑修,敌不过他!”
  
  经历方才的一番变故,南宫凌对苏子墨的态度,已经悄然发生了转变。
  
  柳含烟神色担忧,也传音道:“师叔,大不了这块石头给他们,咱们没必要跟他们争锋。”
  
  与剑修交手,极为凶险!
  
  剑修所修就是杀伐之道,但凡出剑,必见血才还!
  
  苏子墨无动于衷,仍是与剑无踪对视,气势上不落下风!
  
  剑无踪咧嘴一笑,道:“你不是剑宗的人。”
  
  原本,风云城中的修士,都以为苏子墨是剑宗传人,直到此时,众人才反应过来。
  
  “既然不是剑宗传人,见到我为何不拜?”
  
  剑无踪话锋一转。
  
  “我为何要拜?”
  
  苏子墨淡淡的反问一句。
  
  “哈哈!”
  
  剑无踪仰天大笑,傲然道:“剑宗乃是天下剑修朝圣之地,我就是剑宗最杰出的传人,你见我不拜,就是不敬剑宗!”
  
  “你不敬剑宗,就是找死!”
  
  听到这句话,众多修士都暗自摇头。
  
  “此人完了,惹到了剑无踪,真是自寻死路。”
  
  “是他自己锋芒太盛,看见剑宗不拜,看见剑无踪还不知收敛,陨落于此也是活该!”
  
  南宫凌三人神色焦急,却不知该如何劝解。
  
  就在此时,剑无踪又道:“不过,我念你修行不易,可以给你个机会。只要你肯追随我,我便饶你一命。”
  
  “这算是大机缘啊!”
  
  “真是没想到,这也算是柳暗花明了。”
  
  “能追随剑无踪,就意味着有机会拜入剑宗,此人真是命大。”
  
  众人感慨万千。
  
  就在此时,众人只听得一声嗤笑,充满了嘲弄戏谑。
  
  “就凭你,也配让我追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