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特种兵之血色军刀 > 第1268章 走向
    “这不是我的血!”脖子被掐的快要断掉,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嘶哑难听,不过听到我的话,前锋和魔鬼明显松了口气。
  
      “要是没事就撤吧,潘多拉还在等着我们。”前锋走过来拉着我的胳膊把我扶起来。
  
      身体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脖子痛到让人发慌,我甚至怀疑骨头是不是被掐碎了。
  
      路过尸体旁边的时候,对着那只剩一摊肉泥的脑袋狠狠踩了一脚,以泄我心头之恨,真是许久没这么玩过命了,说实话刚刚肉搏的时候,我竟然有那么一丝被吓着的感觉,想想都觉得好笑,我这个杀人无数的悍匪,竟然会被一个无名之辈弄到恐惧,实在有点无地自容。
  
      回到司令部,满院都是尸体,卡尔正在指挥冰原狼和警卫部队的人搬运尸首,我路过的时候看到绝大部分都是阵亡的叛军,看那摆在一起的尸体,只怕有上百具之多,听旁边幸存的叛军讲,警卫部队一下损失了三分之二。
  
      要不是卡尔及时赶回来,恐怕司令部就保不住了,叛军的高层指挥官都在这个不起眼的指挥部里,他们要是被一窝端,战争恐怕就要提前结束了。
  
      凯撒的兄弟都在指挥部外面的空地上整理装备处理伤口,前线的战斗我们没有上一线防御,是队长私自下达的命令,虽说我们现在被编入叛军,但也只是为了便于指挥,归根到底还是雇佣军,是战场上最自由的部队,送死的活是不会干的,另外,我们也只会服从队长的命令,至于那个所谓的叛军司令,看起来官挺大,也是我们的顶头上司,但说实话,我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不就对付个狙击手吗,你怎么搞成这幅德行?”潘多拉见到我的时候吓了一跳,海蒂更是紧张的冲过来,拉着我的衣服找了半天,直到发现没有伤口才放松下来。
  
      “说出来你们都不信,他差点被那个狙击手给掐死。”魔鬼撇着嘴一副嘲讽的语气。
  
      “噢?遇到高手了?”潘多拉微微皱眉,脸上的表情有些惊讶。
  
      “哪有什么高手,就是碰到个不要命的疯子。”我一张嘴发现竟然连说话都感到困难,发出的声音都是气声,刚才还没这么严重,该不会真的掐坏了什么零件吧。
  
      “上帝啊,你的嗓子怎么了?”九尾狐放下刚刚压满子弹的弹匣,一脸担心的问道。
  
      我已经说不出话了,因为一张嘴就觉得剧痛,只能摆摆手,示意自己无法开口。
  
      “兽医,过来给他看看,是不是脖子断了?”前锋见我面露痛苦,连忙呼叫兽医过来帮忙,这也正是我想做的。
  
      正在那边帮忙处理伤员的兽医,听到后大步跑了过来,“怎么了?谁有问题?”兽医满脸紧张,生怕又是哪个兄弟受了重伤。
  
      “是刺客,他脖子有问题,估计是断了!”猴子蹲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我,样子倒是一本正经,就是不会说人话。
  
      “我草,怎么又是你,出门前忘了祈祷吧!”兽医赶紧跑到我近前,先看了看脖子上留下的指印,然后伸手轻轻碰了碰。
  
      “那怎么会忘,不然早就挂了!”我嘴里说不出话,只能在心里想想,也许是女神在天之灵庇佑我吧,尽管总是受伤,却都保住了性命,今天的伤,恐怕是最近以来最重的一次。
  
      “你能活到今天真是个奇迹!”兽医一边调侃一边在指印的位置轻轻摸索,片刻之后,点点头道:“骨头没问题,只是脖子有点浮肿,很快就会好。”
  
      兽医摸索了好一会,最终下了个让我安心的结论,
  
      “是不是在北欧的安稳日子过多了,忘了怎么战斗?”潘多拉头也没回的问道。
  
      “好像是有那么一点不适应!”我忍着疼痛,强迫自己发出了一点声音,听到骨头没事,连我自己觉得幸运。
  
      潘多拉把没有在问别的,而是通过无线电把这边的情况跟队长做了汇报,按队长的意思,我们暂时不用归队,在新的警卫部队到达之前,负责司令部的安全。
  
      虽然这是个轻松的差事,可我们都觉的应该回到战场,毕竟凯撒的大部分兄弟还留在阵地战斗,我们几个在后方坐着,实在有点坐不住。
  
      结果队长那边传来一个很不幸的消息,政府军已经攻破叛军的外围防线,大批部队涌入城中,目前,双方正在城市中展开激战。
  
      就这么一会,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敌军已经攻入班加西,从我们的位置听,枪声的确越来越近。
  
      怪不得队长不让我们立刻归队,看来政府军的攻势要比想象中还要猛,打巷战倒是能发挥我们的优势,是真正考验单兵作战能力的战斗,而我们最强的就是单兵作战能力。
  
      以目前的形式,叛军虽是连连败退,但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政府军攻入城中不见得就会取得胜利,另外,北约各国也不会对此置之不理。
  
      战斗一直在继续,枪声从黎明到日落,始终没有听过,不出所料,政府军进入城中后没有占到一丝便宜,反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这其中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敌军的重火力失去了作用,少了炮火的掩护,政府军的战斗力大打折扣。二是因为班加西是叛军的最后一个堡垒,连司令部都在这里,一旦被攻陷,也就意味着卡扎菲政府赢得了胜利,而所有敢与反叛的军队,包括家人,都将因此丧命。
  
      所以每个叛军士兵都在为这个信念而拼命,所谓哀兵必胜,背水之战的叛军反而激发了战斗力,再加上上千名雇佣军的帮助,使得政府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无比惨重的代价。
  
      特别是丛林勇士,冰原狼和我们凯撒这三支雇佣军,随便挑出一个都是身经百战的高手,有这三支顶级特种部队帮忙,政府军想结束战争可没那么容易。
  
      战火吞没了城市,从第一声枪响到现在快四十八个小时了,战斗一直没有停止过,四面八方到处都在打仗,眼看着太阳偏西,我忽然有种预感,这个夜晚将是个不眠之夜,在明天太阳升起之前,也许会决定出战争的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