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烽火起三国 >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冲着我笑?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冲着我笑?

第1169章冲着我笑?
  
  “哼!”冯芳稍稍冷静点也是想明白了,对方要害自己,对马家也没有任何的好处,这才是没有那么生气,回过头一想,也觉得马岱说得有些道理,随即又是紧紧盯着马岱看了半晌,这才是沉声说道:“此事,老夫自有计较!今日天色已晚,就不留你!来人!送客!”
  马岱还想要再劝一劝冯芳,奈何这回冯芳是直接下了逐客令,片刻之后,那名管家就是出现在了门口,先是冲着冯芳一礼,随即便是对着马岱做了个请的手势。
  见到如此,马岱也是满心无奈,却也不敢再强留下来,到时候别是惹怒了冯芳,那可就真是适得其反了!当即马岱也只能是长叹了口气,朝着冯芳躬身一礼,不再多说什么,便是在那管家的带领下,离开了。
  等到马岱离开之后,冯芳也是不由得长叹了一声,脸色也是变得疲惫不少,随即又是看了一眼窗外,眼中充满了无奈。轻轻摇了摇头,露出了一抹苦笑,自言自语道:“麻烦了,麻烦了!”
  事实上,正如马岱所说的那样,不到半个时辰,马岱拜访冯芳的事情就已经是传到了赵青这边,甚至连马岱与冯芳的对话,也都是一五一十,赵青也都是全部知晓。
  听完密探的汇报,坐在楚王府书房的赵青,此刻的脸色却是变得极为难看!显然赵青之前也没想到,马家竟是将主意打在了自己儿子身上!甚至还敢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有离间赵兴、赵平兄弟关系的举动!这才是赵青最不能接受的一点!
  “哼!大胆!”怒火冲天的赵青一巴掌拍在面前的案几上,就听得咔擦一声,那案几竟是直接被当中拍断,案几上的一些笔墨、竹简,直接就是洒了一地!
  “主公,主公息怒!”见到赵青发了火,坐下的戏志才等一干人全都坐不住了,齐齐地从位置上跳了起来,朝着赵青就是跪拜了下去。而一直坐在末席的赵兴虽然是反应慢了一拍,但也是跟着众人一道跪拜下去,大声喊道:“父王息怒!”
  虽然众人都是在喊着息怒,可赵青又怎么可能这么简单息怒?赵青冷眼一抬,目光扫了一圈众人,沉声喝道:“马家,竟然敢动这样的心思!简直就是找死!来人!立刻派人去驿站,把马家使团上下,全都给我抓起来!”
  赵青显然是动了真怒了,明明是来求助的,竟然还敢在暗中搞这样的小动作?显然赵青是不打算轻易放过那个马岱了!不光是马岱,还有这次出使襄阳的整个马家使团,甚至于凉州的马家,都要承受来自于赵青的怒火!
  “主公息怒!”见到赵青怒吼,戏志才连忙是开口劝说了一句,他跟随赵青也是很多年了,当然知道赵青发起火来,那可不是说笑的!所以哪怕此刻赵青已经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但戏志才还是壮着胆子,上前对赵青劝说道:“马家出使襄阳,于公于私,主公都不宜对他们下杀手,若不然,只怕对主公的声望有所影响!还请主公三思!”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这是默认的规矩,更何况,马家与赵青还算不上交战,若是赵青杀了马家使者,那这道义上可就站不住脚了。虽说赵青是因为马家使团所做的事情而痛下杀手,但问题是,马家所做的这些小手段,赵青还真不能传扬出去,那样被闹笑话的可就是赵青自己了。
  戏志才有意劝说赵青,只不过怒气冲天的赵青可不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听得戏志才的话,赵青两眼一瞪,怒喝道:“难不成,要让我看着这些宵小在我眼皮子底下捣鬼?”
  赵青的声音那是越来越响亮,最后一句话,更是吼得房间的屋顶都有些颤动!由此也可见赵青此刻心里是多么的愤怒!而听得赵青的怒吼,戏志才心中满是无奈,但也不敢就此放弃,只能是继续硬着头皮谏言:“主公!这马岱所作所为的确该死!但马家如今还是主公的盟友,若是杀了马家使团,或许可以图一时之快,但必定会令得马家离心,到时候,若是马家背离主公,投降于曹家,那对主公可就不妙了!还请,还请主公三思啊!”
  戏志才也算是苦口婆心,说得再合理不过了。如今虽然赵青的实力已经是十分强大,哪怕曹昂击败了马家,那也远不是赵青的对手!可倘若,马家因为赵青的怒火而转投向曹家,那曹家非但不会因为强攻凉州而损失兵马,反倒是会凭空得到了马家的助力!到时候那可不是简单的加减所能表现出来的实力变化了!到那时,曹家将会成为赵青的心腹大患!
  赵青虽然愤怒,但却没有当真被怒火冲昏头脑,沉默了片刻,却是不得不承认戏志才所说的在理。只是赵青这一脸的铁青,明显这满心的怒火还是无处发泄,看得坐下众人也是一个个心惊胆战,谁也不敢惹上赵青,成为赵青发泄怒火的对象。
  赵兴此刻跪拜在下方,心里头却是远比其他人还要感到害怕。这不光是因为赵青发火的原因牵扯到了赵兴,更是因为赵兴的外公冯芳,显然也是牵扯其中!想到这,赵兴自己心里头也是觉得无奈,他不过才是八岁,竟然就有人惦记上了自己的婚事?这,这算是什么事嘛!
  “少主!少主!”赵兴心里头想着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竟是不由得想得出神了,而这个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几声轻呼,总算是把赵兴给喊回神了。赵兴忍不住扭过头,望向了身边的庞统,却不知道庞统喊自己作甚?
  “......对少主而言,倒也不失一件好事!”面对赵兴的目光,庞统并没有回应,只是低下头,跪拜在赵兴的身边。而这个时候,赵兴也是听得前面传来了一把说话声,其中一句话钻进赵兴的耳朵里,却是听得赵兴又是不由得一愣。
  什么事?是在说我吗?是谁在说我?说我什么了?赵兴听得这句话,却是没有听到前面的话,所以那也是听得一头的雾水,完全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能是下意识地抬起头,朝着前方望去,却是看到刚刚开口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郭嘉!而郭嘉说完这句话之后,也是回过头看了赵兴一眼,竟是冲着赵兴咧嘴一笑。
  这一笑,却也是笑得赵兴心里头一阵莫名其妙,他完全不知道郭嘉刚刚到底说了什么啊?为什么,为什么周围几人全都开始扭过头,朝着自己笑起来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