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英雄联盟之全民解说 > 两百九十二、没错,是爱

两百九十二、没错,是爱

ps:今天剧情分不开,二合一。另外大家有意见或者建议请在起点书评区留言,作者会看到的,但请不要私聊,作者看不过来,而且没时间,最主要没流量!/(ㄒoㄒ)/大家配合一下,谢谢。另外除和qq阅读之外,如果有自称作者的,一定是骗人的,请大家不要相信。
  
  还有,有没有老司机知道,写小黄文会不会被和谐
  
  东坡茂草铺地,绿树成荫。h市地处亚热带,东坡满山的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四季常青,哪怕时值深秋,四周草木,也只有微小的枯态,一眼看去,绿色尽收眼底。若不是此时海风里带着寒意,估计没人分得出此地春秋。
  
  王磊干劲十足的准备搭帐篷。
  
  搭帐篷这种事本来就是孰能生巧的事。老手干净利落,新手一脸懵逼。
  
  王磊以前搭过,而且不是一次两次了,但也好几个月没弄了,一下子做不到干净利落的地步,不过找一块风水宝地是不成问题的。
  
  这是一种经验。
  
  学习就是前人经验的传递,个人经验的积累,生活就是经验的转化和应用,所以作为一个老手,王磊很快就找到了最佳的营地位置。
  
  坐落在山顶之上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面向蔚蓝的海湾,旁边是是繁华的都市,青山绿树,蓝天枯草,迎着习习海风,坐观四野八方,顿时心旷神怡,美不胜收。
  
  小米也惊讶到了,她来h市这么久,从未发现过如此美丽的地方,忍不住张开手臂,任由海风吹乱了她乌黑的长发。
  
  “这里好漂亮!”小米忍不住到,然后回头欢快的问王磊:“你是怎么找到这的!”
  
  王磊满脸得意,享受着小米崇拜的目光,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道:“像我这么帅的人,连找的地方也是别人找不到的。”
  
  “吹牛”小米柔柔的道,笑得更欢了。
  
  王磊欢乐的吹着口哨查看了一下周围的土质,可以搭帐篷。
  
  如你要有开阔的心,多看看开阔的风景,如果天天被困在钢筋混泥土之中,一颗心想要开阔起来都难。
  
  小米不会干搭帐篷这活,于是像一只欢脱的小兔子,在一边给王磊搭手,递这个递那个的。
  
  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帐篷就搭起来了。
  
  王磊拍拍手,一脸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道:“好了,这就是今天晚上我们的窝了。”
  
  小米却脸红了,小声的道:“怎么才一顶帐篷”
  
  王磊当然不会说自己是故意只买了一顶啦。
  
  而是不要脸的道:“可能买的时候没注意吧,没事没事,里面大着呢,两个人完全够睡。”
  
  小米脸更红了
  
  王磊带着小米在山上找了些柴火,他们带了生食,一会可以搞一场小小的野炊,而且有了火的话,晚上也不会那么冷了。
  
  一对心有默契的情侣之间气氛总是不同的。无论多么无聊的琐事,无论多么寻常的合作,总会在心有灵犀之间滋生幸福和烂漫。
  
  王磊和小米就是如此,哪怕拾个柴,也能拾得温馨满满
  
  市中心,高楼林立,钢铁成墙,车水马龙。
  
  而在这些楼顶上的人,就可以傲视全城,整个城市,尽收眼底
  
  突然宽阔的办公室里,敲门声响了。
  
  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愣了一下,然后道:“进来!”
  
  进来的是他的秘书,很年轻的一个秘书。
  
  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六岁,但慕容华也是花了重金把他请来的,高学历,在国外著名高校留过学,很多的社会实践经验,这就是慕容华要留下他的原因。
  
  年轻人哪怕一开始干得不好,但总有着无限的可能,就像一支潜力股。
  
  那种不断从不可能中创造可能的快感,是慕容华这种地位的人所追求的。
  
  年轻人没有说废话,简单利落的道:“华总,包装好的东西已经完全脱手了,现在不管从什么途径查起来,都跟我们没有一点关系了。”
  
  慕容华转身,点点头道:“知道了。”然后就没有开口了
  
  过了一会儿,气氛开始微妙起来。
  
  因为年轻的秘书并没走,按理来说,这个时候他应该离开了才对,以前他也一直做得很好。
  
  “你还有什么事吗?”慕容华不解的问道。
  
  年轻的秘书在犹豫,他面色胶着,但最终还是开口了。
  
  “华总,我有一个问题。”年轻的秘书有点犹豫。
  
  慕容华没有开口,但所有的表情已经消失了,他不喜欢这样。
  
  不一会儿,年轻的秘书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语气也不再犹豫了。
  
  “我想问,华总为什么针对mg!”
  
  慕容华静静的看着他,眼睛如一滩深不见底的水。
  
  然后才开口道:“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
  
  年轻的秘书没有低头,而是更加挺直了腰杆,“知道,我不应该把个人的情感带到工作中来。”
  
  “那你还要问?”
  
  “因为我想问!”年轻的秘书很坚决。
  
  “想过后果吗?”慕容华又问道。
  
  “想过了”
  
  “你知道你这个年纪有这样的待遇多不容易吗?全国能有你这样待遇的人又有几个?”慕容华定定的看着他。
  
  “因为年轻,还有机会,所以趁早把想做的都做了。”年轻的秘书此时似乎也不退让了。
  
  “是吗”倒是慕容华先笑了,“你平时喜欢玩游戏?”
  
  “也不是经常玩,工作太忙,有空会玩。”
  
  “你是在向我抱怨吗?”慕容华笑得更灿烂了。
  
  “不是,公司对我很好。”年轻的秘书一丝不苟的道。
  
  “那你为了几个素未谋面的人就要跟公司决裂?”慕容华更是不解了。
  
  “不是,是为了心里的公道。”
  
  “公道?哈哈哈”慕容华大笑了起来,“你来上班快一年了吧?见了这么多的商场事,你还说公道?”
  
  “我说的公道,是什么事就是什么事,不要往其它事上扯,电竞圈是电竞圈,商场是商场。”年轻人一脸倔强。
  
  “你觉得公道有用?”
  
  “不知道。”年轻的秘书回答得很诚恳,“但有机会又有时间的时候总要试试,不然以后老了就没机会了,这世上公道再少,也不可能全没了。”
  
  “你嘲笑我老?”慕容华又笑道。
  
  “不是。”
  
  “呼”慕容华叹了一口气,然后突然不笑了,只是道:“坐吧。”
  
  年轻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在慕容华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慕容华给自己点了一支烟,然后才想起来问:“抽烟吗?”
  
  “不抽。”年轻的秘书摇头。
  
  慕容华点点头道:“多像当初的我啊!”
  
  “你这样的人,要是今天你不开口,以后我就找你做女婿。”慕容华抽了一口烟道,然后又自言自语的摇头,“你要是不开口,我也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世事难两全呐”
  
  年轻的秘书没有开口,不过事已至此,看得出他放松下来了。
  
  “你就不怕,今天又丢了工作,又什么也问不到?“
  
  秘书点点头,又到:“但我也没办法,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谦虚内敛,行事果断,有胆色,敢赌,有胸襟”慕容华一边摇头一边道:“你这样的人到哪都吃得开啊!”
  
  还没等年轻的秘书开口,慕容华有接着道:“我告诉你也无妨,我相信你也不会乱说。”
  
  “你说得对,公道的一种就是自扫门前雪。但你也说错了,这不是商界要强行干预,而是”
  
  慕容华小声的说出了答案,年轻的秘书惊讶得张大了嘴。
  
  “包装那个东西,包括很多事,本来就不是我的意愿,但这是上一辈欠下的人情,我也没办法,这个答案你满意吗。”慕容华问道。
  
  年轻的秘书点点头道:“谢谢你!华总。待会我会把辞呈递上来的。”
  
  慕容华点点头,“你这样的人我很想要,甚至找遍全国也不一定能再找一个出来,但公是公,私是私,规矩比什么都重要。”
  
  年轻的秘书点点头,“谢谢您的夸奖。”
  
  “嗯,好好干,千万不要期待特殊待遇。”
  
  年轻的秘书点头,就要出门的时候慕容华突然又开口了。
  
  “你叫郑宇吧。”
  
  “是的。”
  
  慕容华点头,“好,我记住你了”
  
  直到年轻的秘书离开了宽阔的办公室,慕容华才叹了一口气。
  
  在国内,最重要的就是人情,但最不好处理的也是人情,不管你站在什么位置,人情能推动你前进,也能拖住你的腿。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的减少这事情对自己,对事业的影响,但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似乎自己被拖进了什么不得了的漩涡一样。
  
  现在看,却又什么也看不到。
  
  像郑宇这样的人才,他一百个不愿意开了他。
  
  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法不容情,越是高层的管理者越要时刻牢记这一点,所以他才会忍痛割爱。
  
  同时提现他不要期待特殊待遇,也许是一种期许吧
  
  夕阳西下,华灯初上,碧浪的海湾也迎来了黑暗中的沉眠。
  
  王磊和小米在山头生起了一个小小的火堆,披着厚厚的外套,围坐在火边。
  
  小米正在认真的烤着一串什锦,王磊一脸贼笑的问道:“嘿嘿,月月你冷吗?”
  
  “嗯?”小米一愣,此时虽然海风习习,太阳已经沉到了地平线之下,但有火堆,还有外套,当然不冷了。
  
  “不冷。”小米答道。
  
  “不行,你一定是冷了。”王磊开始耍无赖了,说着不等小米反应,就直接挪到她身边,把她一整个抱在了怀里。
  
  小米脸一红,“别闹,我还在烤东西呢。”
  
  “嘿嘿,你接着烤东西,我就给你当被子,不然冷着你了。”王磊无耻的道。
  
  小米用自己的小脑袋顶了一下他的下巴,算是惩罚,虽然不痛不痒。然后也就由他抱着了,在习习的夜风中,王磊的怀抱的确很温暖
  
  王磊就这么静静的抱着小米,透过她乌黑的小脑袋,看到远处天边稀稀落落的几个星辰。
  
  “月月,还记得当初我跟你说的吗?”王磊问道。
  
  “什么?”小米还在认真的烤着自己手里的东西。
  
  “我说等我见到你的时候,就把我的一切都告诉你。”王磊轻轻的道,他想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完,借着这难得的机会,也许今夜之后,他就没有那么多的闲暇了。
  
  “嗯,我听着呢。”小米缩在他怀里道。
  
  王磊还没开口,小米先把她手里的什锦串递给了他。
  
  “诺,给你。”小米说着伸手去拿放在不远处的新鲜串串。
  
  但她的小短手怎么也够不着,王磊一伸手就拿到了,递到她面前。
  
  “我啊,叫王磊。”看着远处的星空,王磊一本正经的道:“我家在市,我自己住在k市。”
  
  火红映照着小米的小脸,红扑扑的,她当然知道王磊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些了。
  
  “我爸爸是个大官,几乎天天不在家,妈妈现在就是家庭主妇,还有一个不是爸妈亲生,但很爱爸妈也很爱我的姐姐。”王磊一边吃着小米递给他的串串一边道。
  
  小米则脸红红的认真听着,她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去记住,去了解,至于为什么她越想心跳得越快。
  
  “小时候仗着家里有权有势,游手好闲,干了很多坏事,但后来我醒悟了,本来想去当电竞职业选手,后来就成了解说”
  
  这时候王磊轻轻的放下手中的棍子,然后轻轻的深情的把整个娇小的小米抱着怀里,小米也感受到了他的柔情。
  
  王磊对着小米白嫩的小耳朵道:“这就是我的前半生,而我的后半生”
  
  “爱上了一个叫张月月的女孩”
  
  低沉的话语带着低迷的魅惑,如神秘的夜空,轻轻伴随海风,在回荡
  
  没错,是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