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英雄联盟之全民解说 > 两百三十七、身为战士,居然出法师的尊严!

两百三十七、身为战士,居然出法师的尊严!

    ps:下章晚点
  
      时间来到二十多分钟,观众们那个兴高采烈啊。
  
      在之前的十几分钟里,一直就看着主播刷了半天的钱,不是兵就是野怪。
  
      愣是对面英雄都没见着几次,尼玛看得眼睛都要长痔疮了。
  
      现在主播终于知道回家,终于准备要去跟对面干了,观众终于感觉解脱了。
  
      -----
  
      “好感动,梦爷终于不刷钱了!”
  
      “我已经满眼睛都是金币”
  
      “梦爷你再刷我就报警了”
  
      “梦爷别在刷钱了,我都快看哭了”
  
      “财迷啊!”
  
      “.....”
  
      -----
  
      正当观众们满心期待,刷了半天的梦里人会怎么霸气侧漏的登场,然后霸道无比的大杀四方呢!又会怎么找邪教组织报仇雪恨,一洗前耻呢!
  
      当观众目不转睛,聚精会神、满心期待的看着的时候,蛮王果然买了一个终极大杀器!
  
      没错,这绝对是召唤师峡谷有史以来,乃至英雄联盟史上,可追溯到宇宙起源最暴力的装备之一!
  
      灭世者的丝袜......不是......
  
      灭世者的死亡之帽!江湖人称:大帽!
  
      顿时观众们目瞪口呆,一片惊叹,张大的嘴巴久久合不上,心中澎湃的激情硬是难以平静,就连下巴......都tm掉到地上去了......
  
      你tm逗我呢!
  
      虽然这件装备是暴力没错......
  
      是终极装备也没错......
  
      是最强力的装备之一更没错.....
  
      可这tm是法师的尊严啊!
  
      你蛮王堂堂八尺大汉,一个用刀的战士,居然出法师的装备,不说战士的尊严何在这种高大上的问题,就说装备本身,你是准备来搞笑吗!
  
      ------
  
      “梦爷你逗我......”
  
      “绝壁买错了”
  
      “这是梦爷新套路,你们懂个篮子哦”
  
      “这出装,我已经醉了......”
  
      “......”
  
      ------
  
      王磊一边控制着出来法师尊严的蛮王往线上赶,一边大笑道:“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怎么会懂老夫的算计,都给我擦亮眼睛看好了,我让你们看看什么叫打不死的小强!”
  
      观众都表示,主播又开始吹牛不打草稿了。
  
      世上最无赖打法,并不是不管你怎么打,就是打不过。
  
      而是你打得过,但你tm就是杀不死,你能怎样?
  
      那种酸爽,简直能把人气疯。
  
      ......
  
      h市,华灯初上。
  
      小米和在后台悄悄的和同事告别,然后静静的从东方体育馆后门离开。
  
      此时体育馆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体育馆里的比赛还在进行,隔着这么远,她也听得见体育馆里观众的欢呼。
  
      不过小米今晚只是坐镇后台的,说白了就是候补。
  
      毕竟这么大的赛事,全国千百万的眼睛看着,每一个细节都不容有失。
  
      所以每一个时段,前台有当值解说,后台会有坐镇解说,以防出什么紧急情况。
  
      当然,很多时候,一个赛季结束都不会有什么后台解说临时救场的情况。不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小心驶得万年船,主办方这么做也没什么错。
  
      要是平时,小米这时候肯定不会走,因为哪怕自己轮值的时间到了,小米还是会平易近人的帮助后台的工作人员。要知道小米可是传媒大学毕业的。
  
      不过今天例外了,或者说最近一直例外了。
  
      为什么呢,小米心里清楚,因为想早一点见到他吧。
  
      小米一直是个单纯的女孩子,但不代表她懵懵懂懂,一无所知。
  
      在遇到他之后的种种,不由自主的心跳,时时刻刻的挂念,想要多相处一分一秒钟的期盼,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思念......
  
      聪慧的小米怎么会不懂那是什么呢。
  
      只是她在等,在等他来到自己面前,亲口告诉自己,毕竟这种事要女孩子主动,那多不好意思啊。
  
      小米脸微红,开着自己的车出了东方体育馆。
  
      因为她是提前走的,所以接送的大巴赶不上。
  
      这时候,电话响了。
  
      小米对自己的驾驶技术不放心,把车停靠在路边,然后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李锐打来的。
  
      小米邹眉,李锐之前给她发过短信,邮件之类的,她假装没有看见,难道他还不明白吗。
  
      不过他爸妈跟自己爸妈是邻居,小米也不想把关系闹僵了,只好借了电话。
  
      “喂,月月,我是李锐。”电话那头传来李锐温和的声音。
  
      “嗯”小米应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李锐也叫过她“月月”,可是这次听到对面这么叫的时候小米却很不舒服。
  
      “李锐,你以后别叫我月月了,你叫我小月吧。”鬼使神差的,小米说出了这句话,在c市的时候,街坊邻居都是叫她“小月”的。
  
      “哦,哦,是吗,那好吧,以后我就叫你小月。”电话那头故作镇定的道。
  
      小米没说什么,只是嗯了一声。
  
      小米心底却有了一种莫名的小小的归属感,也许从那个人开口的那一刻起,月月就不是谁都能叫的了......
  
      “月月......”
  
      “请叫我小月!”李锐才开口就被小米打断了,不管对面是故意的也好,无意的也罢,小米看似柔弱,却有她坚强而不可动摇的地方。
  
      “哦哦,小月,呵呵,我一时忘记,习惯了习惯了.....”电话那头道。
  
      小米也没说什么,心里却早已默默的把李锐拉到了黑名单里,自从上高中到现在,总共见过两次面能叫习惯?
  
      虚伪的人说话的时候是有规律的,总是在往他们臆想的方向偏袒。
  
      也许常人无法察觉,但站在小米的高度,见多的人太多了,李锐这点小伎俩无异于自作聪明,在小米面前不值一提。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小米直截了当的问道。
  
      “哦,月......小月你有时间吗?一起吃个宵夜吧。”电话那头李锐道。
  
      话到此时,小米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
  
      “不了,谢谢你,我还有事。”小米直接回绝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