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750章:跟夫人没关系

第750章:跟夫人没关系


  
  明明这和她的关系并不大,但心里却还是难以控制的难受了,想到的太多太多,和折言在人间的太多回忆,还有和宫奕澈的回忆,但现在这些,好像都没有了,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了。
  “都没有了,这样也好!”
  好吗?为什么心里会那样难受,在没看到这些的时候,其实她还不会那么难受,但在看到这些的时候,她竟然有些后悔没有听小白的。
  其实死对她来说并不可怕的,关键的问题在现在,这种情况,终究还是让她难受了。
  这一切变成这样,她将很大一部分责任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或许当时我死了,这一切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这跟夫人没关系。”
  没有吗?到底还是有很多关系,一些让红纱自己都有些无法承受的结果。
  “现在都已经被九珠子给控制住了,夫人放心好了。”
  浩劫总算是过去,但这份的到来也是有很大的变化。
  四海八荒到处都受到了不小的伤害,这样对大家来说无疑是最大的伤害。
  ……
  皇巢山。
  折言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凰诩始终都陪在她身边,上次她出去后显然受了很重的伤,当时要不是小白在她身边的话,她大概都会没命。
  “父君,娘亲不会有事儿的。”
  “为什么?”
  “……”
  “为什么?”
  一连两个为什么,小白却是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虽然现在一切都归于平静了,但他心里也不好受,因为四海八荒现在都像个样子了。
  这样对大家来说都是一种伤害,一种让人甚至不想要承受的无言伤害,这一切的而一切给大家的伤害……
  “为什么一定要是你的妹妹。”
  “没有更多选择。”
  “……”
  果然,佛气全都是被那个小女孩给吸走了,但她也葬送在了这场浩劫中,这让折言当即就承受不了。
  到现在为止,她甚至还有些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自己的孩子会出这样的事儿,她甚至不知道要如何去承受。
  “圣君。”
  “说。”
  “红纱姑娘求见。”
  红纱?她自然是来找折言的,深深看了一眼还昏迷的折言,凰诩感觉无奈。
  失去了女儿,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打击,折言在生孩子的时候,吃了不少苦,尤其是生那个女儿的时候,折言虽然没喊疼,但却是让凰诩明白她到底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如今那孩子说没有就没有了,身为父亲的他,心里自然也是不好受的。
  “让她进来吧。”
  “是。”
  红纱进来,在看到折言一脸苍白的躺在床上,心狠狠的纠葛在一起,她就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完全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今这样的情况,内心也真的是一种伤害。
  心在疼,很疼很疼。
  “言儿。”
  在折言出事的时候,其实红纱也感觉到了,她对这份血脉是感受最大的,哪怕是落月其实她也没感受那么明显。
  但对于折言,她的感受是一项最为灵敏的,完全没想到是真的出事儿了。
  “这到底……”
  在看到凰诩脸上的神色的时候,红纱想要问的话,全都给咽下去,丝毫说不出任何话来,在她的内心深处其实有些东西,真真也是一种无言的伤害。
  ……
  梦无夜闭关出来后没找到红纱。
  当即就震怒了魔宫上下。
  “去了皇巢山?”
  “是。”
  “这个时候?”
  梦无夜觉得红纱一定是疯了,这个时候竟然跑去皇巢山,在途中要是发生点什么事儿的话,她怕是连活着回来的机会也没有了。
  这女人的胆子,到底是什么时候变的这样大的?
  此刻的她,内心完全是一种崩溃的,完全不懂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
  皇朝山,折言醒来看到的不但有凰诩,还有红纱。
  “夫君?”
  “恩。”
  “我……”
  “还难受吗?”
  面对折言,凰诩永远丢失这样闻言细语,甚至都担心自己的语气太重会伤害到她,这是他一声都珍惜的爱人,不管在什么时候,他必定是深爱着这丫头的。
  这次的意外,他也很是自责。
  “我们的女儿呢?”
  顾不得红纱就在面前,她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自己在晕过去之前看到的女孩,那是她的女儿,她知道的,明白的,可现在她的女儿到底是去了哪里?
  “言儿。”
  “她在哪里?”
  “别难受好吗?”
  “……”
  不难受吗?现在折言最想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女儿,然而,却是什么都没看到,这样对她来说,是一种什么样的伤害呢?
  “孩子呢?”
  没见到人,她心里是慌乱的,那孩子还那么小,在她看到一眼之后,她甚至都来不及去抱抱那孩子就离开了。
  如今到底是去哪里了呢?
  “言儿?”
  “孩子呢,夫君,我们的女儿呢?:”
  女儿,那是她的女儿啊,不管什么时候,她最是无法失去的就是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不管失去了谁,她都会觉得难过。
  这样的折言看的凰诩心里难受。
  “不要担心,孩子没事儿。”
  最终,在折言的逼问下,凰诩撒谎了,他不想看到折言难过,这样的言儿对他来说简直是有一种致命的影响。
  “真的吗?”
  “当然,孩子不会有事儿的。”
  话是这样说,但折言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孩子,她没见到孩子,心里总是不放心。
  “那孩子在哪里?”
  “和小白一起闭关了。”
  她还那么小就要闭关?折言显然是有些不相信,但对于凰诩真挚的眼神,她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对于自己的夫君,她终究还是需要付出一些信任的。
  她想,是有必要要信任的吧,这毕竟是她的夫君,有什么不能相信的呢?
  “真的吗?”
  “当然,你不相信我?”
  “相信。”
  不相信又能说什么呢?凰诩好不容易将折言哄睡着了。
  而红纱始终都没说话,心里难受的离开,独自又离开了黄皇巢山。
  她也在后悔,其实当时她真的该和小白一起,答应小白的要求,看到折言难受,她心里也不好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