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587章:对过去的抱怨

第587章:对过去的抱怨

这一次,不管夫君是揉圆搓扁她都绝对不要管了。
  
  孩子这思维太过跳跃,她真心感觉很无力,原本她的三观都很碎了,再被凰小白搅合两下,到时候不是凰小白受教育,而是她折言被凰小白给教导了。
  
  如此危险的教导方式,折言觉得自己还是要远离的好。
  
  不然到时候发生什么无法挽回的事儿,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
  
  折言就这么大刺刺的将凰小白交给了凰诩。
  
  而凰诩则是凌乱的很,看了看折言,在看了看自己的儿子。
  
  折言自小在他身边为徒,结果都教导成了这个样子,哪里知道凰小白会被自己教导成什么样子?
  
  对此,凰诩也感觉任务太过艰巨,如此几个回合之后,他们都决定,凰小白的三观是被宫奕澈给扭曲的,那就要宫奕澈负责给摆正。
  
  所以……
  
  最终折言和凰诩一致决定,让凰小白搬去魔界。
  
  宫奕澈在看到凰小白的东西大包小包被打包到魔界的时候,扶额头疼。
  
  “宫叔叔,娘亲说白色的包袱是我的上衣,红色的包袱是我的小裤子,黄色包袱是我的玩具,还有这个,是装我的蛋壳。”
  
  凰小白将东西从储物袋中全部抖出来摆在宫奕澈面前,小小的身板直接全部抖推向了宫奕澈身边。
  
  而宫奕澈在看到这些的时候。明显的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我晚上睡觉一定要抱着我的蛋壳才能入眠,当然,你抱着我睡我也是可以睡的着的。”
  
  “……”
  
  宫奕澈到现在是一句话也没说,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妖气!
  
  折言的幺蛾子这次到底是放的什么,为啥宫奕澈就听不懂呢,这凰小白上午才回去,这下午的功夫就来了,而且这次来的还这么的不一样。
  
  “这是什么意思?”
  
  他似乎是还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很是疑惑的看着凰小白。
  
  凰小白见宫奕澈那俊脸,直接是咧嘴一笑。
  
  小脸瞬间红扑扑的,完全就不像是个婴儿会表现出来的神色。
  
  那神色太*,*的让宫奕澈都招架不住。
  
  但这还算好,只是接下来的话,让宫奕澈都恨不得将折言给打死。
  
  “我娘亲是个很开明的人,即便我们没成亲,她也不反对我们住在一起的。”
  
  “……”
  
  “提前同居,也好巩固一下我们的感情。”
  
  “我们什么感情需要巩固?”
  
  宫奕澈真的怒了,这话为啥越听就越是不对劲?
  
  折言要真的是这么想的话,宫奕澈真的就恨不得将折言祖宗十八代都给弄出来侍候一番,这实在是太劲爆了,劲爆的宫奕澈竟然感觉到有些经受不住。
  
  “有有有,当然有,娘亲说要对妻子好点。”
  
  “……”
  
  折言:o__o“…她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她只是想要宫奕澈负责将自己儿子的三观给摆正了,结果这凰小白带的话,这味道变的还真不止十万八千里那么远,真心感觉很累,宝宝现在完全是没爱了。
  
  这世界,真是太玄幻了,凰小白都学会谈恋爱了,更要命的是,他还没有过婴儿期。
  
  更要命的是,宫奕澈竟然就这么果果的被凰小白给调戏了,且还是有怒发不出的那种,不管有什么委屈,都直接是憋屈在肚子里。
  
  “你娘亲真的这么说?”
  
  这句话,宫奕澈几乎是咬牙切齿,他敢相信,要是折言真的这样说了的话,他必定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他宫奕澈很正常的好不好?为啥被这个死丫头搅合的人生暗无天日?
  
  他现在才意识到,这辈子做的最蠢的事儿就是当时救下了折言,从此就让她如此祸害自己的人生。
  
  自己祸害也就算了,生个蠢萌的儿子也是不放过他!
  
  “这是怎么了?”
  
  红纱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个场面。
  
  凰小白在整理行装,而宫奕澈坐在原地完全已经到了一种崩溃的边缘。
  
  那种感觉,还真是让人不忍直视的很。
  
  “红姨。”
  
  “小白,你又来了啊。”
  
  这个‘又’字,可以看出这些天凰小白光临这魔界的次数到底有多少。
  
  而宫奕澈已经不知道要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总之就是很复杂,这复杂的还真不是一星半点。
  
  “恩恩,以后我就要住在这里了。”
  
  “住在这里?”
  
  红纱嘴角抽搐,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折言会答应小白住在这里?这不太可能啊?
  
  但看凰小白这些东西,明显就是差不多将皇巢山的东西全都搬了过来,这到底是闹哪出?
  
  折言和凰诩到底是在闹什么?自己儿子都给扔出了皇巢山?
  
  咳咳,折言和凰诩集体默认,儿子的三观已经毁灭的他们无法接受,不得已才让宫奕澈多费心。
  
  “是啊,以后我就要跟我的未婚妻住在一起。”
  
  “我才是夫的一方。”
  
  “哦,那我做你的妻子也行,你喜欢就好。”
  
  “……”
  
  红纱和宫奕澈集体默!!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眸中看到了茫然和崩溃。
  
  这凰小白说的话还真是让宫奕澈凌乱的很,直接站起身就甩袖离去。
  
  “红姨,我未婚妻走的时候为啥喜欢甩一下袖子。”
  
  红纱:o__o“…言儿这到底生的是什么熊孩子,她都差点被颠覆了,真心感觉这世界很玄幻。
  
  感情之前自己的苦口婆心都是白教导了?
  
  折言和凰诩要知道的话,原来我儿子的三观是被红纱给颠覆的。
  
  红纱很无辜,她是什么都没说的好不好,哪里知道这孩子骨子里认定的东西会有如此坚定,坚定的她都扭动不了。
  
  ……
  
  宫奕澈怒气冲冲的冲进了皇巢山,这次他手上没有抱凰小白,所以皇巢山的人自然不会那么容易放他进去。
  
  他哪里是个会解释的主儿?
  
  当即就将皇巢山守门的给揍了一顿。
  
  魔皇出手,皇巢山守门的哪里会是他的对手,宫奕澈正在气头上,所以这揍人的功夫也是毫不含糊,这动静很快就惊动了折言和凰诩。
  
  当两人赶到大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宫奕澈将他们的大门都给砸了。
  
  “魔皇,是不是要给本座解释一下这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