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579章:本宫不稀罕你儿子

第579章:本宫不稀罕你儿子

“我竟然什么?”
  
  见这女人越说越过分,宫奕澈感觉眉心都在疼痛,这个死丫头,还真是让人忍不住的想撕了她的嘴。
  
  也不晓得这张嘴到底是如何长的,竟然如此能惹人生气。
  
  现在宫奕澈真的很想,很想好好的直接将她给撕了。
  
  能将宫奕澈气成这个样子,也就折言有这样的本事。
  
  “你,你,你到底给我儿子说了什么,他为何要娶你。”
  
  “……”
  
  这话说的宫奕澈也很冤枉,他其实也没说什么。
  
  但这小白!!难道红纱没给他说的很清楚么?
  
  现在宫奕澈不想和折言说话,凰小白也好,红纱也罢,真心的是让人感觉到很是头疼。
  
  直接是想也没想的将折言给丢出了无冕宫,然后坚决的关门!
  
  看着魔界紧闭的大门,折言风中凌乱了!
  
  她没想到,完全没想到宫奕澈将自己给丢出来了。
  
  “宫奕澈我告诉你,我一定不会让小白娶你的。”
  
  “本宫不稀罕你儿子。”
  
  声音飘摇,宫奕澈也很不客气的丢下这么一句话,真心的是一句让人感觉到很是崩溃的话。
  
  “不稀罕还睡我儿子。”
  
  折言小小的嘀咕了一声,然后就很无语的走了。
  
  被丢出来了,真心的感觉很丢人,但这样丢人的一面,她自然是不会一直下去的。
  
  原本是气势汹汹的来,结果就这么灰溜溜的被扔了出来。
  
  这个时候要是不回去的话,指定不知道要被人笑话成什么样子。
  
  ……
  
  路上,折言都很郁闷!
  
  至于郁闷的程度,那就不用说,即便是看冷静起来,其实她都还是想不通为何自己儿子想要和宫奕澈在一起。
  
  “言儿?”
  
  就在折言郁闷埋头行云的时候。
  
  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叫住了她的去路。
  
  “天瑾哥哥?”
  
  郝天瑾,那次之后就很久没有见他了。
  
  再不见面的话,她估计都要忘记这号人物了。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你。”
  
  “……”
  
  看折言有些狼狈的模样,郝天瑾上下的打量了她一眼,然后很关切的看着她。
  
  “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天瑾哥哥你为何会在这里?”
  
  “我是来找你的。”
  
  也就是这个时候,折言才发现这是银狐族去皇巢山的路。
  
  “找我?”
  
  没想到好久不见的郝天瑾竟然会专门来找她,这让折言很诧异。
  
  真心的是很诧异,至于到底是差异的到什么程度也不好说。
  
  “恩,既然在这里遇到你,那我也就不去皇巢山了。”
  
  “走吧,先回去再说。”
  
  “不用,我说完就走,还有些很重要的事儿。”
  
  “……”
  
  郝天瑾这情况让折言有些摸不清了,不造是个什么情况。
  
  看着他昔日温润的脸,好像清瘦了不少,这让折言感觉到很是无言以对。
  
  “说吧,什么事儿?”
  
  既然人不去皇巢山,她而已不勉强,要知道,银狐族在妖界虽然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族,但在皇巢山面前也是不值得一提的妖精而已。
  
  皇巢山历代是神,神和妖是有本质的区别。
  
  当时凰泽和云素看不起折言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毕竟折言嫁进皇巢山在外人看来是燕王宫高攀了。
  
  但说到底,其实折言和帝羽都没有想要高攀的意思,看上的都完全是凰诩这个人。
  
  “将这个帮我带去人间,交给扇珍好吗?”
  
  “这是什么?”
  
  折言接过来一看,是银狐族的墨玉。
  
  传说,银狐族有一块祖玉墙,这是银狐族的诞生石,进过长年经久的打磨,早已沉沦为一块墨玉墙,也是镇守在银狐族,时代保护银狐子孙的一块祖墙。
  
  折言看着手里的墨玉扳指,难道这是……
  
  “你应该知道,四海八荒现在都开始有了不平静,到时候四海八荒要经受什么样的洗礼,这还不知道。”
  
  “……”
  
  “这个带在她身上,我也放心。”
  
  折言懵掉了!
  
  要是她没记错的话,上次他还和抚夙是要成亲的。
  
  要不是兮然这么一闹的话,他现在都是有妇之夫了,这关心扇珍是几个意思?
  
  “到时候都是各安天命,天瑾哥哥这是?”
  
  “……”
  
  “为何不自己交给她?”
  
  折言不懂,在这一刻,她似乎也看懂了郝天瑾对扇珍的感情,只是,为什么?
  
  既然有感情,为何两人一定要走到这样陌生人的地步?
  
  “言儿,什么都不要问,帮我,好吗?”
  
  “……”
  
  “不要告诉她是我给她的。”
  
  还不准说是他的东西?这郝天瑾的感情还真是复杂,复杂的折言甚至听不懂。
  
  不懂相爱的人为何一定要走到这一步。
  
  珍惜的不太懂,不太懂到底为何要走到这一步。
  
  “言儿。”
  
  “恩。”
  
  “这个给你。”
  
  “……”
  
  说着,郝天瑾又摸出了另外一枚扳指,虽然看上去做工不是那么精致,但折言看的出,这个应该是给她做掩护的。
  
  就告诉扇珍说和自己这是一对的,送给她也算是有个借口。
  
  但现在的折言,好像并不打算要帮忙郝天瑾。
  
  “这个在你有危险的时候,能救你一命。”
  
  “给扇珍的这个呢?”
  
  “能好好保护她。”
  
  好吧,这还真的只是个掩护的效果。
  
  其实这两枚扳指的效果是一样的,只是郝天瑾没有是说出来。
  
  银狐族的祖墙是不能遭破坏的,所以做这两个扳指的材料都是他在上面一点一点刮下来的。
  
  “那是不是抚夙也有一个?”
  
  折言语气酸溜溜的,哼哼,好歹扇珍也是自己夫君的妹妹,在这个妹妹的感情上,还是不能再撒盐了。
  
  要是扇珍知道这东西是郝天瑾送的话,原本就要扒出来的感情,估计要再一次的控制不好的陷进去。
  
  那样的感觉,不能再来了,再来一次,真的都受不了。
  
  “恩?”
  
  见郝天瑾沉默,折言很是坚持的看着他。
  
  见他依旧不说话,直接将两枚扳指都递给他。
  
  “我想,要是真的出点什么事儿的话,皇巢山不会让扇珍留在人间,夫君会好好保护自己妹妹的。”
  
  哼哼,她以前为啥就没看出来,郝天瑾的感情竟然会如此分不清呢?纷乱的让人感觉到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