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是我祖宗辈的了?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在成为自己夫君之后的师父,还是一如既往的爱自】
  
  “夫君,你比我大多少岁?”
  
  “……”
  
  忽然间,折言问了一个及其严肃的问题。
  
  不管她前世到底有多大,但她在这一世的时候,始终只是一个只有二十多的女人。
  
  可夫君就不一样的了!
  
  夫君在人间就比她大了差不多那么多吧。
  
  这历劫成功之后,他的年岁自然也是无法估量的。
  
  这样的话,折言的心肝就更加好奇自己这夫君到底比自己大多少岁了。
  
  凰诩说了一个大概的年岁,折言瞬间懵掉了。
  
  “一万有加吧。”
  
  意思就是,加多少还不知道,这下折言是整个人都不好了,一万有加,那是个什么样的数字?
  
  “是我祖宗辈的了?好像比我祖宗还要大的样子。”
  
  半响折言都没反应过来,然后反应过来后就飚出这样一句话,让原本心情还不错的凰诩瞬间就黑了脸。
  
  这丫头,还真是让人感觉到有些!!
  
  “你好像很嫌弃的样子?”
  
  “能不嫌弃吗?比我爹都大。”
  
  折言这句话绝对是没有经过大脑的,就这么追溜溜的说了出来。
  
  在说出这样的话之后,瞬间就感觉到周围的空气都降下到冰点的感觉。
  
  这个时候,折言也才感觉到自己到底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这世上,什么话都能说,但唯独不能说嫌弃夫君之类的话,这不……
  
  原本凰诩还算是温柔的,但因为折言的这句话,瞬间也是被惹怒了,当即也就不管那么多,直接将她给吃了一顿。
  
  这一次,和刚才完全是没办法比的,这一次,可以说是应折言的狠厉来形容都是不为过的。
  
  这种感觉还真是……
  
  “呜呜呜,夫君你怎么能这样欺负我?”
  
  “你不是说为夫年岁太大吗?”
  
  “……”
  
  “就让你体会一下为夫的精力。”
  
  “……”
  
  这下折言不说话了,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自己夫君,眼泪花花的,那模样看上去好不可怜。
  
  也是,这种感觉让人感觉到无法忽视的崩溃。
  
  真心的是有种让人无法忽视的崩溃了。
  
  “夫君我知道错了嘛,你以后不要这么对我。”
  
  什么不准上床之类的话折言指定是不敢说的。
  
  要是说了那样的话,指定师父是要用更加狠厉的方式来对她,那种感觉,就是想想都感觉很是恐怖。
  
  可不能再惹师父生气了,他要是真的生气的话,自己的果子一点也不好吃。
  
  “知道错了?”
  
  “恩恩,我知道错了。”
  
  “哪里错了?”
  
  “我也不知道哇……”
  
  “……”
  
  “我真的知道错了,师父一点也不老,夫君很好很年轻,和言儿很般配的。”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折言这反应也算是比较快的,这不,直接就虏获了自己夫君的心。
  
  果然,在听到折言这句话的时候,凰诩的心情也算是好了不少。
  
  很温柔的将折言的眼泪给拭去,都哭了,也知道他刚才确实是有些狠了。
  
  “既然知道错了,那以后就要乖知道吗?”
  
  “恩恩,我会很乖的。”
  
  能不乖吗?不乖的话师父就要各种的狠厉对自己。
  
  想到样的情况,折言的骨头都感觉到要碎裂了一般。
  
  人家都是御夫有术,这到了皇巢山,直接就变成了御妻有术了。
  
  这凰诩是将自己的小妻子给整治的服服帖帖的,自此不敢有半句怨言。
  
  甚至不敢有任何的想法。
  
  不敢不乖巧,要是不乖的话,师父一定是要收拾她的。
  
  想到这里,折言的心肝就紧巴巴的,觉得不管惹谁,这天下也是不能惹自己夫君生气,不然自己是如何死的都不知道。
  
  “夫君,你生气的时候是不是恨不得杀了我?”’
  
  “你怎么知道?”
  
  “不要啊,夫君我不想死的。”
  
  “……”
  
  见折言如此模样,凰诩很是满意的笑了,感觉自己这小妻子越发的可爱了。
  
  看到她紧张兮兮的模样,他就很想好好逗逗她。
  
  “呵呵,胡扯什么,就是想你给收拾残了,也不会要你的命。”
  
  折言:o__o“…这有什么区别,为啥感觉自己的夫君越加的凶残了?
  
  完全是一种让自己惹不起的姿态,折言觉得,这世上谁都可以惹,但唯独不能惹自己的夫君。
  
  就这样,折言再次的被自己的师父给收服了,且是没有任何的怨言。
  
  当然,这面上是没有,至于心里到底有些什么还真是不知道。
  
  ……
  
  在接下来的时间中,折言几乎都是跟在自己夫君身边。
  
  只是因为自己夫君说了一句话。
  
  凰诩说:“你最近老是去人间,很少时间陪为夫和孩子,这不合适。”
  
  就因为这句话,折言是什么话都不敢说,只能静静的跟在自己夫君身边。
  
  一般夫君在说这话的时候,那其实大概的意思就是,她要是再敢出去的话,那指定是没有好果子。
  
  如此计较的情况下,折言自然是不敢在这个时候出去皇巢山。
  
  “夫君,你这画的是什么?”
  
  “自然是言儿。”
  
  “是我吗?”
  
  “恩。”
  
  凰诩的画工一向比较精湛,这些年对折言的教导,他其实感觉很是失败。
  
  因为在他的手里,折言学到的除了医术之外好像就没有学到任何了。
  
  这让凰诩感觉很是痛心,觉得是自己没有将折言给教导好。
  
  以后,这必定是要多多花费功夫的。
  
  “言儿。”
  
  “恩。”
  
  “你知道,为夫觉得最失败的是什么吗?”
  
  “夫君那么优秀,绝对没有失败的历史。”
  
  折言的脑瓜子转悠的很是灵敏,一般在夫君这样温柔说话的不是深情的时候,那一定是有她承受不住的后话的。
  
  所以这个时候,绝对是要讨好自己的夫君。
  
  “呵呵,你倒是会说话。”
  
  “都是夫君教导有方。”
  
  “为夫可没有教导你如何拍马屁。”
  
  折言:o__o“…不管你怎么说,反正都是你教导着长大的,所有自己这样子,也一定和夫君脱不了干系。
  
  凰诩可是没计较这么多,只是觉得折言这丫头实在是可爱的很。
  
  不后悔,对于折言这件事,他从来不曾后悔。
  
  对她的爱,好像也是永恒的样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