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535章:多了一种病

第535章:多了一种病

云素和这个男人的修为,自然是毁坏的让人感觉到崩溃。
  
  …………
  
  皇巢山。
  
  折言将自己父王的事儿告诉了凰诩,凰诩也很是诧异。
  
  没想到,她的言儿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你的意思是,你还有两个姐姐?”
  
  “是啊。”
  
  这可是让凰诩惊诧的不小,要知道当年的那些事儿,他也是知道的七七八八,但没想到的是皇甫灏竟然将这件事瞒的如此紧。
  
  在那些年中,竟然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夫君,你说我那两个姐姐到底是长什么样子的?”
  
  “大概和言儿一样。”
  
  毕竟是一母同胞的,凰诩觉得既然是三胞胎的话,那大概就是一模一样的。
  
  只是没想到的是,这三个姐妹,还真是一人一个相貌,这也是给他们的寻找带来了不小的难度。
  
  “我也举得,就好像那些双胞胎一样,长的肯定都大差不差。”
  
  “……”
  
  “可这些年,没听说有比我还要绝美的女子在人间啊?”
  
  凰诩,默!
  
  自己这小妻子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不忘记一定要好好的自恋,这不,找个人也不忘记好好夸自己一下。
  
  有妻如此,还真不晓得这到底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折言沉静的看着眼前的一起,一时间也不知道到底该说想什么的好了。
  
  “夫君。”
  
  “恩。”
  
  “你说,我姐姐好看还是我好看?”
  
  “……”
  
  刚才某人不是已经下了定义么?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自恋。
  
  凰诩摸摸鼻子,想着自己妻子要继续自恋的模样。
  
  “言儿,我觉得你多了一种病。”
  
  “病?”
  
  “恩。”
  
  “不能吧?”
  
  折言可不觉得自己会生病,自从成为妖精之后,她就很少能生病。
  
  虽然她的厥心病还有些问题,但因为有妖气镇压,这些年也一直都没能出来冒犯自己。
  
  夫君说自己又多了一种病,那是什么病呢?
  
  “一定多了。”
  
  “什么病?”
  
  一般让人承认自己有病,那都是很艰难的事儿。
  
  折言觉得,既然自己夫君都这么说了,那一定是有,毕竟夫君的医术比自己的好太多。
  
  看着凰诩很认真的端详自己,折言心里不停的在打鼓,心道自己不会是得了什么绝症吧?不然的话,自己夫君为何会这样看着自己。
  
  “夫君,你要干什么?”
  
  “言儿,知道多了什么病吗?”
  
  “什么病?”
  
  折言自然也很好奇,夫君嘴里说的病到底是什么病,在之前,其实她都觉得还好。
  
  但被夫君这么一说之后,大概是心里作用的缘故,她瞬间感觉自己全身都有些不太舒服起来。
  
  “以前言儿是花痴的病。”
  
  “现在呢?”
  
  囧!!
  
  折言问完这句话之后瞬间都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她算是听懂了,夫君这摆明是要奚落她。
  
  至于到底为什么,那很简单,就是因为夫君太让人……
  
  “现在多了一种……”
  
  “不要说了。”
  
  “言儿知道?”
  
  “……”
  
  折言:o(╯□╰)o
  
  表示各种的不知道还有些各种的无辜好不好,真心很无辜,竟然被自己夫君这么说,不管谁也有些无法接受。
  
  尤其是折言,完美主义者。
  
  “呵呵。”
  
  见折言狠狠的看着自己,凰诩心情瞬间很好,每次他都很喜欢将折言逗的气鼓鼓的模样,这样的话,他也是比较喜欢的。
  
  “夫君你真坏。”
  
  囧懵!!
  
  明明是非常生气的话,说出来之后为啥有种撒娇的味道?
  
  不是这样的,一定不是这样的,自己没想要这样做。
  
  这下要如何是好,完全是被自己夫君给绕进去了。
  
  “呵呵,是,夫君很坏。”
  
  “……”
  
  “言儿,你要对我的坏负责。”
  
  “你坏又不是我坏,为啥还要我负责。”
  
  “因为我只是对你坏。”
  
  “……”
  
  这人的无耻新高度又出来了,每次和自己夫君在一起,折言就觉得自己很无力,真心的感觉很无力,自己的夫君竟然坏的能如此的密不透风。
  
  这让折言宝宝感觉到很是疲惫啊。
  
  “夫君,你以后要正经一些。”
  
  “正经?”
  
  “……”
  
  “为夫要是正经的话,言儿就该要哭了。”
  
  到底是谁要哭了!!
  
  对此折言感觉真心的好欲哭无泪,自己的夫君为啥就能将这问题说的如此的正经?
  
  而折言反而成为那个不正经的人了!
  
  “好了。”
  
  “夫君,你以后不准这么欺负我。”
  
  “言儿不喜欢?”
  
  “……”
  
  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凰诩的眼神都有些危险起来,那种感觉,让人感觉到很是无奈了。
  
  折言不敢说什么,反正不喜欢是要被吃掉,说喜欢也是要被吃掉。
  
  两者完全是没有任何区别的答案。
  
  所以折言默默的选择了沉默。
  
  “夫君,你要帮我找姐姐吗?”
  
  “言儿拿什么作为酬劳?”
  
  “酬劳?”
  
  折言觉得自己听错了,一定是听错了,她让自己夫君帮忙找姐姐,竟然还在找自己要酬劳,这是自己的夫君吗?
  
  这真的是自己的夫君吗?
  
  折言摸摸鼻子,看了凰诩一眼。
  
  “我嫁给你之后,你就不曾给过我零花钱,所以,我没钱付你酬劳。”
  
  “……”
  
  这话说的很是委屈,竟然不给自己钱。
  
  咳咳,在人间的时候,在药王府的时候她自然是有花不完的钱,但现在去人间买东西,钱都是她给变出来的。
  
  所以,对此折言多少还是有些怨念的。
  
  “为夫有说要用钱付酬劳吗?”
  
  “……”
  
  这意思很明显,折言的小脸很不争气的红了,虽然都是生过孩子的母亲了,但每次在说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折言还是会忍不住的脸红。
  
  可见这凰诩的无耻新高度到底是让折言有多无奈。
  
  嫁给师父,折言觉得,这辈子是什么的赚了,唯独有一点很亏,那就是夫君太强悍。
  
  随时都可能将自己吃干抹尽,这让她感觉很是无奈,不造该如何说。
  
  “夫君,我……我。”
  
  “既然死酬劳,那你就要主动的付出知道吗?”
  
  他的声音很温柔,温柔的折言感觉很不妙,小心肝都纠结在一起。
  
  真心感觉自己夫君真是有个新高度了,让人感觉到有些不造如何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