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526章:就这么给吹了

第526章:就这么给吹了

见状,折言也是从凰诩怀中出来冲向了景儿。
  
  那一口鲜血,看的出景儿是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这个男人,还真是一点风度也没有,竟然会如此的揍女人,折言直接是急红了眼。
  
  兮然看到景儿受伤,这个人更是疯狂了一般的和银狐尊君动起手来。
  
  “兮然,你走啊。”
  
  “……”
  
  受了很重的伤的景儿,在这个时候唯一能清醒的就是兮然,她不能,也不想让兮然受到任何伤害。
  
  她不知道兮然是如何出现在这里,原来折言说的都是真的。
  
  他不曾忘记自己,一直都记得,要不然的话,在她成亲的这天他也不会来。
  
  只是,这份深情,她现在好像要不起了。
  
  在她离开药王府的时候,这一切都已经是覆水难收难以回头。
  
  “真是不自量力。”
  
  兮然的功夫很好,但毕竟是凡人,狂傲是何等人,根本就不曾将这个男人放在眼里。
  
  一个挥手,就朝兮然攻击。
  
  兮然虽然没有法力,但他的身形极快,很是轻松的就避开了银狐尊君的攻击。
  
  但毕竟是凡人,这体力也是有限,几个回合下来,兮然明显的是落了下风。
  
  折言看的是心惊胆战,当即也就管不得那么多。
  
  “兮然,小心。”
  
  折言见状,二话不说的开始捏决,她虽然不能插手,但却是也不能看着兮然被狂傲给揍了。
  
  说真的,她是真的看狂傲不顺眼的很,所以这个时候自然是要帮兮然才是。
  
  一个瞬间功夫,兮然感觉到了全身力量。
  
  指尖还有些什么要破出,朝银狐尊君攻击去才知道,那是言儿的玄力。
  
  言儿原本是妖力,但因为扶摇仙子帮她恢复记忆的时候,在她的体内留下了玄力,她现在修炼的全是玄力。
  
  所以现在兮然用的是玄力在对付银狐尊君。
  
  银狐尊君在妖界虽然修为很高,但他毕竟是妖力,这对上玄力自然不是那么回事儿。
  
  “还好吗?”
  
  见兮然那边暂时不要自己帮忙了,折言将目光落在景儿身上。
  
  在看到她嘴角的鲜血的时候,原本就很美的小脸,现在看上去很是妖治。
  
  给人一种很是心疼的感觉。
  
  岛主是个绝美倾城的人,这红纱自然也是个比较好看的人。
  
  只是没想到,这命运是如此的作弄人,现在景儿是承受了那么多的那么多。
  
  “谢谢你,言儿。”
  
  “……”
  
  对于折言,景儿之前虽然和她的关系不感冒,在人间的时候,她总是觉得折言很娇气,不管什么时候都是需要人保护。
  
  也是,凰诩宠她那么多年,不舍得她吃半点苦,就是当时想要让她变强,也是将她送去巫族。
  
  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折言却是如此强大,在这关键时候,她和兮然还承了折言的人情。
  
  “不用谢我,他能来,我也高兴。”
  
  原本还以为这对鸳鸯就要如此被打散了,倒是没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候,兮然还是来了。
  
  这出现的方式未免也让人太过震惊了吧?
  
  抢婚?这之前为啥就没感觉到兮然是如此有情调的人呢?
  
  “哎哎,那是不是天瑾哥哥和抚夙也不能成亲了?”
  
  “……”
  
  囧!!
  
  因为这兮然一闹,结果这郝天瑾和抚夙的婚礼也就这么给吹了。
  
  不得不说,一举两得,看向自己夫君,折言明白了,也怪不得,原来夫君是早就有安排。
  
  不然的话,折言还真是不能相信兮然自己有本事来到这里。
  
  如此也好,如此也好,这样的话也真的是到头了。
  
  场面混乱成一团。
  
  最后,这样的摊子,自然是要夫君出面啦?
  
  不管如何,这狂傲看在凰诩圣君的面子上也不敢造次。
  
  所以原本烽烟四起的场面因为凰诩的出面阻止也就安静了下来。
  
  但这眼神中,还是暗潮涌动。
  
  现在狂傲看兮然的眼神都恨不得将兮然给刮了。
  
  而兮然看狂傲的眼神也是恨不得将他给吃了。
  
  一个是被抢了心爱女人,一个是被抢了新娘,两人的脾气都在火药味的边缘,所以谁也好不到哪里去。
  
  “过来。”
  
  在看到景儿,兮然是毫不客气的冷眼看了她一眼,那意思很明显,对景儿的做法很是不满。
  
  矫情!!
  
  折言现在就是这样想兮然的,这丫的,在见不到景儿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要死要活的。
  
  现在是好不容易见到景儿了,如今又是这样一幕矫情模样。
  
  这老男人,还真是让人看不懂的很。
  
  “景小姐,在你迈开脚步之前,本尊劝你还是先想想清楚。”
  
  “……”
  
  银狐尊君的话威胁不言而喻,原本让景儿想要走向兮然的脚步瞬间停了下来。
  
  折言怒瞪了狂傲一眼,想说什么,发现自己现在还真是找不到任何话来说。
  
  毕竟这狂傲是岛主选定的女婿。
  
  折言虽然很想要兮然和景儿在一起,但也没到那种完全不讲道理的程度。
  
  “景儿。”
  
  见景儿愣在原地,折言也不知道要如何说。
  
  见景儿犹豫,她就知道,这其中她必定是有什么苦衷。
  
  “过来。”
  
  兮然的语气依旧很冷很霸道。
  
  折言对这样的兮然表示很头疼,以为现在的景儿是以前的景儿么?
  
  人都要嫁人了,他难道就不能说点温柔的话哄哄么?不管如何,先将景儿给哄过去再说。
  
  “兮然,你真是太不上道了。”
  
  “……”
  
  囧,这心里是这么想的,折言也就不知不觉的给说了出来。
  
  这还真是,让人感觉到很是无语。
  
  可这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办?到底是要发生什么事儿呢?
  
  “言儿,我们该走了。”
  
  “啊?”
  
  夫君,你说的是真的么?折言也觉得这气压有点低,低的让她都感觉到崩溃。
  
  但现在离开真的好吗?
  
  要是没有了凰诩和折言,那兮然必定是要被打成肉渣了。
  
  “夫君,现在?”
  
  “看来这婚礼也不会继续了,走吧。”
  
  是不会继续了,但折言好像很担心兮然的感觉。
  
  很是担忧的看了兮然一眼,结果兮然一个眼神都没给她。
  
  那意思很明确,她是可以滚了。
  
  “言儿。”
  
  “恩。”
  
  “求你……”
  
  在折言就要走向凰诩的时候,景儿拉住了她,看的出来,景儿是希望她可以帮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