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525章:夫君,你不准看

第525章:夫君,你不准看

这必定是在她的下一步计划中。
  
  见折言如此一副期待的模样,凰诩哪里有不知道她心思的?不然成为皇巢山圣君还真是白做了。
  
  “这四海八荒中,还找不出不怕你夫君的人。”
  
  “真的么?”
  
  被凰诩这句话说的,折言瞬间来了精神,感觉自己的夫君真的好厉害的样子。
  
  恩恩,厉害好,就担心不厉害。
  
  话说,这天下好像还真是没有不害怕凰诩的样子。
  
  “那既然……”
  
  “言儿,收起你的心思,知道吗?”
  
  折言的话没说完就被凰诩给打断,她想要说什么凰诩自然是知道的,但这件事却是没的任何商量。
  
  在他威胁的眼神下,折言不高兴了。
  
  整个过程就这么很是无语的跟在他的身边。
  
  最终大概是看到折言和凰诩都来了,狂傲很是乖乖的去迎接了景儿。
  
  ……
  
  “夫君,今天天瑾哥哥也一起成亲吗?”
  
  “是。”
  
  抚夙,那个女子折言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她一个外人看的话,其实也是抚夙比较配的上天瑾一些。
  
  但是扇珍那么多年的感情,还真是。
  
  不好说,真心的不好说,那种感觉,真的让人感觉到有些痛苦。
  
  折言就这样淡淡的看着眼前眼前的一切,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说。
  
  喜乐让整个现场都热闹起来。
  
  加上银狐族本身就比较清凉,现场的艳舞让折言都眼角抽筋。
  
  “夫君,你不准看。”
  
  折言直接用是将凰诩的眼睛给蒙起来,那些女子实在是太过火辣,她虽然很自信,但也晓得这新鲜味道是几个意思,很担心自己的夫君被勾引跑了。
  
  所以,在凰诩要看的时候,她直接就给蒙上了。
  
  “呵呵,你这样万一伤到了你怎么办?”
  
  “不准看,也不准动。”
  
  折言就这样在凰诩的怀中,那模样看上去还真是滑稽的很。
  
  皇巢山圣君带上小妻子出席银狐尊君的成亲典礼,原本尊君和新娘是主角。
  
  结果因为凰诩和折言的出现,现场大部分的目光都被他们给吸引。
  
  “夫君,我心里好难过。”
  
  “恩。”
  
  恩,恩是个什么意思嘛?难道不帮一下自己吗?
  
  凰诩自然是知道折言在难过什么,毕竟兮然和景儿的感情也是她看在眼里。
  
  早先兮然是很混账,但这些年的深情,折言这个外人找就被打动了。
  
  只是没想到,这景儿和他终究是不曾相见,不但如此,还有了自己的生活。
  
  这要是兮然知道的话,折言知道,大概这是兮然为最伤心的。
  
  “夫君,幸好是你。”
  
  “……”
  
  “我遇上的幸好是你。”
  
  折言真的感觉自己很庆幸,就是在忘记折言的时候,也不曾娶别的女人,在他的世界中,似乎并没有那么多的无奈。
  
  可为何,兮然和景儿就不能好好在一起。
  
  “呵呵,知道我好的话,那以后就乖乖的知道吗?”
  
  夫君还真是?这就不能谦虚一些吗?
  
  真是的,让人感觉到有些无语啦。
  
  “恩恩,我会乖。”
  
  真的会乖,得到夫君全部的感情,要是她不乖的话,这天下人都要说她是没良心的了。
  
  其实,折言曾经为了凰诩也吃了不少苦。
  
  要不是真的爱的话,到底要什么才能支撑她走下去。
  
  “言儿。”
  
  “恩。”
  
  “我也很庆幸,幸好是你。”
  
  看着景儿如此就嫁给了别的男人,凰诩说真的,心底有些看不起他们这份感情。
  
  折言在艰难万分的时候,对宫奕澈亦是没有妥协半分。
  
  是他爱的女人,也是值得他爱的女人。
  
  ……
  
  浩浩荡荡的场面,舞艳四射,喜乐震天……
  
  只是这样的场面,有几个人真心的开心?
  
  景儿不开心,折言惋惜,就连尊君也是玩世不恭。
  
  狂傲带着景儿就这样一步一步去完成夫妻之间的拜。
  
  这曾经在折言眼里是那样的神圣,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讽刺,因为这两个人都不是真心在一起。
  
  真是惋惜,折言感觉到惋惜,却也是无奈,静静闭上眼,不忍心再去看那有些微微颤抖的背影。
  
  折言惋惜,景儿的心大概是痛到了极致。
  
  “嘭……”
  
  就在两队新人相拜的时候,一声巨响瞬间响彻在现场,原本热闹的场面嘎然而止。
  
  人群瞬间反应过来,慌乱的乱成一团。
  
  折言也是慌乱的抱着凰诩,一时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眼神不停的在慌乱的场面中找那个可能的人影。
  
  “兮然,兮然,那是兮然。”
  
  折言见到兮然的身影的时候,激动的尖叫起来,那兴奋的模样,似乎是比景儿还要兴奋一般。
  
  也确实,这个时候景儿是完全想不到兮然会出现在这里。
  
  而她,也真的不想兮然出现在这里。
  
  “跟我走。”
  
  兮然大步上前,二话不说的就牵起景儿的手,在看到她身上的大红嫁衣的时候,霸道的就要将她带走。
  
  而银狐族也不是摆设,在兮然碰上景儿手的那一刻,狂傲就怒了。
  
  “放手。”
  
  “……”
  
  狂傲拉住了景儿另一只手。
  
  不管他是不是喜欢这个女人,但今天,这是他的新娘,他不会让任何人带走她。
  
  在看到兮然出现的时候,直接就冷了脸。
  
  “凡人?呵呵,这事儿还真是有点意思了。”
  
  “……”
  
  “来人,带下去。”
  
  见兮然只是个樊荣,狂傲是丝毫不将他放在眼里,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很不削的就将景儿拉如怀中。
  
  景儿一个不受控制的就跌入了狂傲怀中。
  
  兮然见状,直接就要去拉景儿。
  
  “跟我走。”
  
  很是愤怒,在看到她软绵绵的倒在别的男人怀中的那一刻,兮然的怒火都到了极点。
  
  这是他的女人,在兮然心里,景儿是他的女人,他是一定不会允许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有半点牵扯。
  
  “找死。”
  
  狂傲显然是怒了,直接一个掌风就朝兮然袭击去。
  
  见状,景儿的脸色白成一片,几乎是想也没想的从狂傲怀中出来冲向兮然。
  
  结结实实的承受了狂傲的一个掌风。
  
  “噗……”
  
  狂傲是用了全力,景儿来不及接下他的攻击,就这样承受了他的伤害。
  
  “景儿。”
  
  “景儿。”
  
  见状,折言也是从凰诩怀中出来冲向了景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