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被本座给惯坏了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痛,真的很痛,越是离银狐族近一步的时候,景儿的心就越是痛一】
  
  折言心里也很不好受,曾经宫奕澈就是那样逼迫自己,而她也是……
  
  那种痛,真的是一种无言的伤害,那种疼痛,真的让人感觉到蚀骨。
  
  ……
  
  银狐族,和皎月岛一样,都是大红喜庆。
  
  浩浩荡荡的鸾车队伍到达的时候,让折言再次怒然,因为这狂傲竟然没出来迎接景儿。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折言算是明白了,这狂傲根本就没打算娶景儿。
  
  那么,他们这场浩浩荡荡的喜庆到底是要做什么?
  
  “这狂傲真的是太过分了。”
  
  “没事儿。”
  
  景儿大概也是预料到这样的结果,所以现在她是一点也不在意。
  
  只是,这是景儿一生的事儿,就算是委屈,但现在到了这一步,还得不到完美,让折言感觉很愤怒。
  
  “狂傲,你给我滚出来。”
  
  “言儿。”
  
  景儿大概也没想到折言的反应会如此的大。
  
  其实折言是不会喜欢任何人欺负自己的朋友,很无奈,这景儿就是她的朋友之一。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折言大多都很吸引女子的喜欢。
  
  至于男人,喜忧参半,比如飞刀门主要杀她,宫无尘对她没感觉,血王也想着如何收拾她。
  
  但每次都有女人化解她的危机。
  
  比如红纱会救她,苏姜会维护她,扶摇会喜欢她,龙轻轻竟然还想要和她成亲。
  
  对于男人,这狂傲是最不喜欢她的人。
  
  大概的原因其实都是因为折言曾经的那一个耳光吧。
  
  “景儿,不嫁了。”
  
  “……”
  
  “走吧,原路返回。”
  
  “言儿。”
  
  就在折言愤怒的要转身让鸾车回去的时候,身子落入一个怀抱。
  
  这熟悉的味道,温暖的感觉,无一不是凰诩对她的爱。
  
  “又胡闹了?”
  
  胡闹?折言在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瞬间就要哭出来,她没有,真的这次没有。
  
  是因为看到自己最好的朋友在受苦,她也就忍不住了。
  
  “夫君,你怎么会在这里?”
  
  “告诉我,为何如此生气?”
  
  “尊君不是个好东西。”
  
  恩恩,这是最生气的地方,要是不愿意娶的话,早些就拒绝好了,现在这是几个意思?让景儿上下不得,这个情况让折言感觉很崩溃。
  
  “傻丫头。”
  
  “……”
  
  傻吗?自己傻吗?
  
  都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夫君为啥还能如此的淡定呢?
  
  折言不懂,真的不懂,她现在真的很想将狂傲一个耳光呼死算了。
  
  可夫君这风轻云淡的绝美神色是几个意思?
  
  “忘记为夫的话了?不要多管闲事儿。”
  
  “可是景儿……”
  
  “那是他们的造化。”
  
  相对于折言的崩溃,凰诩说的很是风轻云淡,似乎是根本就不将这样的事情放在眼里。
  
  折言还是不太能明白自己夫君的做法,很显然是崩溃的。
  
  “夫君?”
  
  “……”
  
  “兮然曾经和的你关系。”
  
  “该进去了。”
  
  折言的话没说完就被凰诩给打断,直接抱着她往里面走,幸好自己几天自己来了,不然这丫头不知道还要如何修理新郎。
  
  她一向是个真性格,要是真的不顺心,那么一定是会任由自己的性子胡来。
  
  “夫君,我……”
  
  “言儿,为什么你出来就很是不乖?”
  
  恩恩,言儿也觉得自己很不乖,不过话说回来,自己的朋友被这么欺负她要是还能淡定的话那就奇怪了。
  
  最终,折言自然是抵不过凰诩的力气直接被带走了。
  
  进去后,就一脸阴沉的在找那个罪魁祸首,那模样明显的是要将银狐尊君给刮了。
  
  看着她生气的小摸样,凰诩感觉很是无奈,轻轻的哄着。
  
  “乖,景儿的事儿轮不到你做主。”
  
  “可是……”
  
  “言儿不相信为夫?”
  
  “不是?”
  
  “那就乖乖的。”
  
  “……”
  
  好吧,自己夫君都这样说了,折言自然也不能说什么。
  
  就这样依偎在他的怀中,任由他将到宴会上去。
  
  可怜的景儿,原本是想要折言寸步不离的跟在自己身边,哪里知道,凰诩圣君竟然也会啦妖界。
  
  按道理讲,一个小小的尊君,凰诩是不用来的,大概也是担心折言会闯祸的吧。
  
  “圣君大人光临,有失远迎,银狐族都……”
  
  “狂傲,你给我闭嘴。”
  
  银狐尊君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折言给打断,那怒意让凰诩静静的掐了一下她的腰肢。
  
  那力道明显是在威胁她,要是不乖的话回去皇巢山后她的日子不会好过。
  
  如此,她也几句只能很委屈的忍下自己心中的怒意。
  
  “妻子年岁太小,被本座给惯坏了,望尊君不要笑话。”
  
  “圣君严重了,你能来是银狐族的荣幸。”
  
  折言白眼给夫君,什么惯坏了,她很好的好不好?好吧,也确实是这样,自小开始就在自己夫君身边长大。
  
  犹记得从六岁开始,她就已经被宠的无法无天,不管什么都不放在眼里。
  
  而银狐尊君不管心里有再窝火,也不敢表露出来,不管折言过去到底有什么地方得罪了自己,但现在人间都是皇巢山的人。
  
  和她过不去就是和皇巢山过不去。
  
  这四海八荒的人,就是将天捅个洞,也不能惹皇巢山的人,毕竟皇巢山到底是如何强大,没人知道。
  
  “夫君。”
  
  “恩。”
  
  “他好像很害怕你的样子?”
  
  狂傲将将离开,折言就很小声的靠在凰诩耳边说道。
  
  “为何这样说?”
  
  “以前他对我说话都是眼高于顶的,刚才和夫君说话都像是孙子一般。”
  
  “……”
  
  这比喻,还真是形象,这样的话大概也只有折言自己说的出来,而凰诩却是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看着自己小妻子很好奇的看着自己,很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就好像是对一个小女孩一样,宠溺程度完全看不出来折言是孩子的母亲,看上去她比较像是孩子。
  
  “呵呵。”
  
  看折言依旧很好奇的看着自己,凰诩轻笑一声。
  
  “是不是嘛?”
  
  见凰诩不回答自己,折言着急了,要知道,这狂傲到底是不是孙子其实很重要。
  
  这必定是在她的下一步计划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