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明显的淤青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扇珍很是苦涩的看着眼前烦乱的局面,一时间不知道如何】
  
  她等了郝天瑾很多年,只是没想到,等来的结果会是这个样子。
  
  等到她见到他的时候,却是他要和别的女人成亲的消息。
  
  “对不起。”
  
  最终,千言万语,扇珍只能说这三个字。
  
  这三个字,自然是为当年那些手段说的,她是那么的伤害郝天瑾,可最后,死在了她的怀中。
  
  那一刻,她的天地似乎都变了颜色,从此在她的世界中都是血色。
  
  半夜的时候,也被折磨的鲜血中惊醒过来。
  
  那种感觉,真的好难受好难受,只是眼下,这到底是要如何说下去。
  
  到底是要何去何从?到底是要何去何从?
  
  “我早就原谅你了。”
  
  “……”
  
  扇珍的三个字,最终留给郝天瑾的是这个感情,郝天瑾回答的很是平静。
  
  不爱了,所以也就不恨了。
  
  因为没有看所谓的感情,所以才会有原谅。
  
  郝天瑾的话,让扇珍不知道说什么。
  
  到底是要说,自己等了他很久,还是说自己很爱他?
  
  都不能,扇珍也有自己的骄傲,那样的话注定是说不出来。
  
  只是眼下,这到底是要如何办?
  
  “那我先走了。”
  
  千言万语,最终只能剩下这样一句话,她在疼,心在狠狠的疼,但却无法在郝天瑾面前哭出来。
  
  扇珍当年在朝堂上都是那样的风云人物,要忍住眼泪那是很容易的事儿。
  
  她也知道,眼泪只能在爱自己的男人面前滑下,所以……她不哭。
  
  “言儿走了?”
  
  “恩,已经走了。”
  
  抚夙回来的时候,郝天瑾和扇珍还很平静的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一点也不曾有任何的动静。
  
  看着那棋盘,还是她离开时的模样,看的出两人大概是交谈了好一会。
  
  “过来。”
  
  “……”
  
  对于抚夙,郝天瑾一向都是比较霸道的,那绝美的瞳孔在看向抚夙的时候都有着淡淡的宠溺。
  
  抚夙的不好意思,让山镇的心再次疼了起来。
  
  “天瑾,我想先回去蛇界一趟。”
  
  “好,顺便将言儿的小姑子送回去人间。”
  
  “……”
  
  就连送自己,他也不愿意了,抚夙很是尴尬的看了看扇珍,最后只能静静的点头。
  
  抚夙就是这样,不管在什么时候,她都能很是平静的接受郝天瑾的一切。
  
  当然,那都是因为她相信郝天瑾,相信他不会背叛自己。
  
  所以不管做什么,她都很是相信郝天瑾。
  
  “好。”
  
  “……”
  
  最终,抚夙很是平静的答应,扇珍深深的看了郝天瑾一眼,那一眼很绝对,似乎是在决绝。
  
  那一眼,带满了眷恋,最后,最后的眷恋。
  
  她这么默默的告诉自己,这一切都结束了,在刚才的时候就结束了。
  
  最有一次放纵一次自己,他再也不是那个为了自己命都不要的男人,以后,再也不会和他有任何的交集。
  
  最后,最后一次,将自己脆弱的面色展现在他的面前。
  
  …………
  
  扇珍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人间的,一路上她和抚夙都没有任何话说。
  
  走在大街上,满大街的热闹也掩盖不了她心中的寂寥。
  
  没有了,所有都没有了,不管如何,这些都没有了。
  
  和郝天瑾的等待终于也结束了,这一切都结束的是那样干脆。
  
  原来,那些年的等待都是她一个人的一厢情愿而已,在郝天瑾心里,这一切都不算什么。
  
  都不算什么。
  
  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宫里。
  
  扇君辰见到扇珍的时候也很是诧异,谁都知道,自从郝天瑾死了之后,她不曾出自己的公主府一步。
  
  她将自己完全的困在了自己的围城中。
  
  如今,为何又突然的出来了?她到底……
  
  “河岸那边发生了水灾是吗?”
  
  “恩。”
  
  对于朝堂上的事儿,扇珍虽然是大门不出,但一般发生什么大事儿,还是让她知道。
  
  对于扇珍忽然又问道朝堂上的事儿,扇君辰有些诧异。
  
  其实不是担心她做什么,毕竟,现在扇珍现在已经是没有任何的筹码,或者说,扇君辰对这个位置也已经不再是那么执着。
  
  所以对于扇珍的问题,她也丝毫的不在意。
  
  只是眼下,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扇珍静静的站在原地,一时间也不知道到底要说什么的好。
  
  “赈灾,我去。”
  
  “……”
  
  “不要官职,我会带上公主府的财产过去。”
  
  “珍儿你?”
  
  “我只是想要自己忙一些。”
  
  “……”
  
  人在痛苦的时候,必定是要用别的事儿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扇珍就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分散自己。
  
  扇君辰大概也知道了扇珍为何会如此,毕竟她是和折言一起离开了几天。
  
  回来之后扇珍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可见这情况不是一般的糟糕。
  
  “不行,河岸现在很危险,到处都是流民。”
  
  “没关系,我去。”
  
  “……”
  
  危险吗?危险也是好的,扇珍真心的希望,自己可以死在那里也好。
  
  自杀不是她的风格行径,所以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这样。
  
  结束吧,这一切也都该结束了,扇珍觉得,这一切都该结束了。
  
  …………
  
  折言回到皇巢山后,将大概情况告诉了凰诩,表示自己对扇珍很是担心。
  
  那消息对扇珍来说必定是打击不小。
  
  “跟你没关系。”
  
  “……”
  
  凰诩一向都是比较淡定的人,现在折言焦急的不行,但他好像跟个没事儿人一般。
  
  对于她来说,这一切和折言是一点关系也没有。
  
  “夫君,我担心啊。”
  
  “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
  
  恩!!难道说自己又要出什么情况了?不带这样的,真心的不带这样的。
  
  一般夫君在生气的时候,惩罚她的方式都让折言表示很无力接受。
  
  “啊……”
  
  黄秀刚碰到她,就被折言一声尖叫给吓了一跳,表示不太懂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毕竟对于她来说,这一切都是那样的让人无法诉说。
  
  “怎么了?”
  
  “脚疼!”
  
  真心的脚疼啊,想起在那个地方,扇珍对自己做的事儿,还真是让人不得不说,真心很疼很疼。
  
  折言喊脚疼,凰诩已经脱下她的鞋子,在看到她脚背上那明显的淤青,脸上的神色瞬间沉了下来。


Ps:书友们,我是蓝小峦,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