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518章:脚肿了!

第518章:脚肿了!

当初扇珍是朝堂上的一把好手,对于郝天瑾,那可谓也是做尽了手段的事儿。
  
  “开,开心不起来。”
  
  就在折言很想礼貌的说一句开心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脚被踩住了。
  
  不用说,那个踩自己的人一定是扇珍。
  
  原本想说出来的话,她也很是淡定的改口。
  
  而扇珍,始终都很是平静的坐在哪里,丝毫看不出她到底有什么变化,心就算是碎裂了,她也真的一点没有动静。
  
  “言儿,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
  
  郝天瑾和抚夙都没想到折言竟然会如此回答,都愣了一下。
  
  折言内心:当然不是,只是小姑子这样踩自己是几个意思?有什么话自己去说啊。
  
  然,就在折言不想理会的时候,脚上的力度加大,她懵了!!
  
  “是不是我的风格,但你可知道,有女人为你伤透了心。”
  
  “那跟我何干?”
  
  “……”
  
  何干,是啊,何干。
  
  抚夙始终都站在一边,给他们到上茶,言儿的回答是在她的预料之中,不过她是一点也没有觉得有什么。
  
  只是可怜的折言啊,眼下这受到的到底是个什么罪过?
  
  “天瑾,那我跟我哥哥说一下,让他们好准备嫁妆。”
  
  好啊,这抚夙还真是大方的很,这都还没有聘礼,人都已经开始准备嫁妆的事儿了。
  
  不得不说,这还真是让人感觉到有些崩溃。
  
  而折言脚上的力度也在加大。
  
  “天瑾哥哥,你真的要和抚夙公主成亲吗?”
  
  “当然。”
  
  “能不能不要成亲。”
  
  嗷嗷嗷,快点说不会,解救一下她的小脚啊。
  
  原本还想委婉两句的,但鉴于脚上的力度是不能再加大,折言也就懒得委婉,直接很是直接的问了。
  
  果然,在这句话落之后,扇珍轻轻的放开了折言的脚一些。
  
  不得不说,这还真是让人感觉到很狂晕。
  
  “言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恩恩,我也感觉不……”
  
  后面那个‘对’还没说出来,脚上的力度再次加大,这扇珍还真是,逼的她今天是必须要做坏人了吗?
  
  只是,这对她到底是有个什么好处的说?
  
  “我是感觉你娶了抚夙公主不对。”
  
  “……”
  
  可怜的言儿,为了自己的脚,这说话完全就没有了任何的分寸了。
  
  不带这样的,真的不带这样哒?
  
  “言儿为何这样说?”
  
  “因为,因为你根本就不爱抚夙公主啊。”
  
  “……”
  
  这话说的有些不对了,其实郝天瑾对抚夙公主还真是有意,在最开始也是郝天瑾主动靠近抚夙公主的。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扇珍,好像真的已经到了单相思的地步。
  
  这还真是可怜的哇,郝天瑾还真是狠心的很的感觉。
  
  这要如何是好?如何安稳的好呢?
  
  “言儿,胡言乱语也要有个度,在抚夙面前不得乱说。”
  
  “我没有。”
  
  “你……”
  
  “好了,言儿是跟你开玩笑的,你还真是当真了。”
  
  见郝天瑾就要动怒,抚夙很是和善的化解尴尬,抚夙虽然是蛇界的公主,但身上确是一点冷血的体质也没有。
  
  不管是性格还是什么,都给人一种很温良的感觉,这大概也是郝天瑾当初朝她靠近的主要原因。
  
  “看在夙儿的面子上,不和你计较。”
  
  “……”
  
  吼吼!!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天瑾哥哥竟然是看在另外一个女人的份上不可自己的计较了?
  
  以前可不会遇到这样的情况,现在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折言不懂,真的有些不太懂了,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
  
  不然的话,为何会……
  
  “天瑾哥哥,你?”
  
  “言儿,你长大了,也是圣君夫人了,可不会再需要我对你的迁就。”
  
  “……”
  
  懵!!
  
  其实郝天瑾这样说其实也是在将折言从扇珍脚下解救出来。
  
  意思就是,不管折言说什么,也不会改变他的心意。
  
  果然,在郝天瑾说了这话之后,折言脚上没有了力度。
  
  只是可怜的她,觉得自己必定是被踩肿了,她现在有一个冲动,那就是赶紧的离开这里。
  
  不然的话,接下来发生的事儿可不是她能抵抗的住的。
  
  “那个,天瑾哥哥,我要先回去皇巢山了,我好像有些不太舒服,你帮我送小姑子回去人间。”
  
  “……”
  
  真心是太辛苦了,折言直接是站起身,只是脚上的伤还真是有些疼痛,疼的她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
  
  “言儿我送你吧。”
  
  “……”
  
  没想到,真心没想到抚夙会主动的要送自己,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正在不解的时候,抚夙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抚起她就要离开。
  
  可怜的折言,在抚夙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离开。
  
  自己到底是造了个什么孽,竟然是好着来,就这么悲催的离开。
  
  “你还好吗?”
  
  见折言一瘸一拐的模样,抚夙很是不解,刚才扇珍那小动作她哪里有不知道。
  
  折言很不好意思的看了看眼前这个温柔的女子。
  
  “刚才的事儿对不起。”
  
  原谅她吧,那还真不是她想那样说的,都是被逼的,被扇珍给逼的,她这个宝宝是真心的很无辜,真的很无辜很无辜。
  
  在接下来的事儿中,她是真的已经到了一种无辜的地步。
  
  嗷嗷嗷,真心的让人感觉到很是无奈了。
  
  “没关系,我相信他。”
  
  “……”
  
  相信他?自然说的是郝天瑾,没想到,这抚夙还真是给予了天瑾哥哥百般的信任。
  
  明明是看出了扇珍对天瑾哥哥的意思,但还是很放心的将空间留给了两人。
  
  或者说,她很清楚是将这件事交给郝天瑾自己去处理,至于处理不好的时候,她大概也是会干涉的吧?
  
  只是眼下这个情况,还真心的让人感觉到有些。
  
  “抚夙公主,你和天瑾哥哥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三年前。”
  
  三年前?意思就……?
  
  嗷嗷嗷,这扇珍,看来是要独自痛苦了。
  
  这个时候的折言也终于理解了自己夫君为何不让自己扇珍前来,原来,在她的世界中,早就输的彻底,郝天瑾再也不会爱她了?
  
  会吗?真的会吗?
  
  …………
  
  当棋局只有彼此二人的时候。
  
  扇珍很是苦涩的看着眼前烦乱的局面,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