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是渣男的感觉!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折言很是礼貌的朝抚夙笑了笑。
  
  “这位就是本宫经常给你提到的折言,我很喜欢的一个妹妹。”
  
  “原来你就是言儿,幸会。”
  
  抚夙得到郝天瑾的解释后,很是落落大方的朝折言伸出手。
  
  折言伸出自己的手,感受到她手里的冰若无骨。
  
  蛇都是冰冷的,冷血动物,呵呵……
  
  “她现在也是皇巢山凰诩圣君的夫人。”
  
  “圣君夫人,抚夙失礼了。”
  
  一听皇巢山圣君,抚夙对这丫的态度更加温柔了几分,恭敬的眼神中带着淡淡的疏离。
  
  而到了这一步,郝天瑾竟然还没发现扇珍,折言感觉很懊恼。
  
  见郝天瑾的腰上系上的那枚玉佩,很好看很好看。
  
  折言一时间也不晓得到底是要说什么的好。
  
  “这位是我夫君的妹妹,扇珍公主。”
  
  折言不得已,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让扇珍出场。
  
  “扇珍公主。”
  
  抚夙很是得体的笑容,刺痛了扇珍的心。
  
  不过不管如何,她还是强壮镇定,或许是自己误会什么了。
  
  这样告诉自己,也就很是努力的朝抚夙笑了笑。
  
  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份笑意到底是有多么的苦涩。
  
  她的心狠狠的沉重在一起,那种感觉真的好难受好难受,但谁能告诉她,爱上一个人,就要承受这些。
  
  ……
  
  接下来的时间,被抚夙给巧妙的化解了尴尬场面。
  
  暖阁中,摆上的是一副玲珑局。
  
  “让你见笑了,我对棋艺原本就不精通,如今这玲珑局,我更是无法藏拙了。”
  
  “没关系,我教你。”
  
  郝天瑾就坐在折言的对面,对于折言的尴尬,抚夙倒是很大方的提议。
  
  而后的局面就是,抚夙在折言的右边指点棋局,而扇珍就静静的坐在折言的左边。
  
  折言或许也是好的,感谢折言没有立刻离开,她也不甘心就这么离开。
  
  只要有折言在身边,她就能很好的找到机会和郝天瑾单独的时间,然后将自己的疑问全部问出来。
  
  “抚夙,你的棋艺真不错,被你这么一指点,我好像好了很多。”
  
  “夫人见笑了。”
  
  自从知道折言是皇巢山的圣君夫人后,抚夙就对她很是恭敬客气。
  
  要知道,这皇巢山的人可没能得罪的起。
  
  “珍儿,你来下一盘吧,我有些累了。”
  
  折言很是巧妙的将自己退下来,在她的世界中,扇珍可是一个很会下棋的女子。
  
  就是不知道这棋艺比起抚夙到底有多好。
  
  “好。”
  
  扇珍也不扭捏,接替了折言的位置,然后就静静的和郝天瑾下棋。
  
  知道扇珍之后,郝天瑾的情绪一直都很平静。
  
  但折言还是感觉到,他的心病不是很平静。
  
  若真是平静的话,他也不会刻意的不去理会扇珍。
  
  只是接下来的话,让折言才真切的意识到,当年的事儿好像比自己想象中的要严重许多。
  
  “言儿,你应该知道我哥哥的婚事儿了吧?”
  
  “恩,自然是知道的。”
  
  对于景儿这件事,折言还是很遗憾的,兮然也不知道是不是得到消息了。
  
  凰诩让她不要理会这件事,说什么他会处理。
  
  但想了想,兮然毕竟是凡人,那么逃婚的事儿必定是落在了扇珍的身上。
  
  可她会吗?上次相见的时候,好像她是根本没那个意思。
  
  “你见到景儿了?”
  
  “是。”
  
  见到了,所以才会为这两个人感觉到叹息。
  
  郝天瑾在人间的时候就一直知道兮然在找景儿的事儿。
  
  只是没想到自己哥哥竟然会娶景儿。
  
  “你如何看?”
  
  “我?”
  
  “你不是一直都在帮那个人找她吗?现在找到了……”
  
  怎么看?问的很是含蓄,其实郝天瑾是在问折言会怎么做吧?
  
  “这件事……”
  
  “言儿,我希望你不要管。”
  
  “……”
  
  这话说的是双从意思,折言哪里有听不出来的道理,他说的是不要管银狐尊君的事儿,但话中暗含的意思也是在对她今天的责备。
  
  将扇珍带来这里,他在警告她。
  
  折言委屈的看了他一眼,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是有意的。
  
  “我哥的婚礼你会来吗?”
  
  “当然。”
  
  就算是和银狐尊君有再大的过节,也必定是要来,折言觉得,郝天瑾好像是在借助这事儿要告诉自己什么。
  
  只是,他到底是想要说什么呢?
  
  在接下来的时候,折言算是明白了。
  
  “抚夙,我们和哥一起成亲,好吗?”
  
  “啪嗒……”
  
  郝天瑾的话落,棋盘上就发出一阵很是刺耳的声音。
  
  原本还算平静的扇珍,手中的棋子很是不受控制的落下,他的这句话,让她瞬间僵硬在原地。
  
  “好,好啊。”
  
  “……”
  
  “只要是你的决定,我都没意见。”
  
  没意见?可扇珍有意见啊,折言也有意见。
  
  扇珍很是痛心的看着郝天瑾,她在等,等一个给他解释的机会。
  
  可他,好像这唯一的机会也不愿意给她的样子,就这么沉静的给她判了死刑。
  
  折言很担心的看了扇珍一眼。
  
  刚才说是误会,那么现在呢?现在和亲自许诺抚夙的婚姻,这到底又该如何说?
  
  折言真是要被整疯掉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天瑾哥哥?”
  
  好半响,折言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完全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
  
  他就那么平静的当着扇珍说出自己要和另外一个女人成亲的事儿。
  
  瞬间,折言觉得自己的郝天瑾哥哥好陌生。
  
  以前那个温润如玉的男人,瞬间变的……
  
  他可是知道,扇珍这些年为他到底是吃了多少苦。
  
  他为什么就能如此平静的说出自己要娶另外一个女人的话来,丝毫不故意扇珍就在场的事儿。
  
  “言儿,为我开心吗?”
  
  “……”
  
  开心个毛啊,她现在是站在小姑子这边的好不好。
  
  为啥有种天瑾哥哥是渣男的赶脚?
  
  咳咳,其实折言不知道的是,扇珍之前对郝天瑾到底有多渣。
  
  这也是为何郝天瑾在离开人间后,再也不愿意去回想自己和扇珍的点点滴滴。
  
  而扇珍现在承受的,根本就不是郝天瑾当时的十分之一,这算什么,当初扇珍是朝堂上的一把好手,对于郝天瑾,那可谓也是做尽了手段的事儿。


Ps:书友们,我是蓝小峦,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