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516章:抚夙公主

第516章:抚夙公主

什么都不知道,一味愚昧的等待着,那中感觉真的让人很难过。
  
  她也想要结束这等待的日子,无奈自己陷入的太深,早已无法抽身。
  
  ……
  
  最终在扇珍倔强的眸色下,同意了折言和扇珍一起去银狐族,还告诉折言,不管在什么时候一定要好好保护扇珍。
  
  折言只是回了一嘴。
  
  等到将人交给郝天瑾后,她就什么都不管了。
  
  “扇珍,我总是觉得,天瑾哥哥可能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
  
  在路上,折言终于还是忍不住的说道。
  
  不然的话,她觉得夫君没必要这么坚持的要阻扰吧?
  
  虽然这话可能会伤害到扇珍的心,但觉得,还是在这之前让扇珍知道一些比较好。
  
  不然到手措手不及就不好了。
  
  “言儿,不管如何谢谢你。”
  
  “……”
  
  折言现在倒是不想要得到扇珍的谢谢了,毕竟在她看来,这一切还真是……
  
  这大概也是她最后一次兑现给扇珍的承诺。
  
  “扇珍,要是天瑾哥哥有喜欢的女人了,你打算怎办?”
  
  这是折言想知道的答案。
  
  扇珍在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候,眸色沉了沉。
  
  “如果是哥哥喜欢上别的女人,你会怎么样?”
  
  “倾尽一切也要将他抢回来。”
  
  “……”
  
  折言说的很是坚持,必定也是这样,对于凰诩的爱,她可是毫不含糊。
  
  扇珍听了,也是了然一笑。
  
  这就是她的答案,对于自己爱的人,她和折言一样,也绝对不会放手,不管如何也不会放手。
  
  这就是她的答案。
  
  ……
  
  一路到银狐族,折言一直都心里很是忐忑,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到底是什么。
  
  在接下来的时间中,折言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言儿见过尊君。”
  
  “……”
  
  见到的第一个人,并非是郝天瑾,而是银狐尊君狂傲。
  
  在见到折言的时候,尊君自然是没多少感冒。
  
  但鉴于折言的身份,也不好有什么不满表现出来。
  
  “圣君夫人有礼了。”
  
  “……”
  
  咳咳,没想到,一段时间不见之后,折言的身份到现在已经是比银狐尊君的还要高一些。
  
  这也是让银狐尊君很是崩溃的地方。
  
  “凡人?”
  
  “不要闻。”
  
  “……”
  
  听银狐尊君的话,折言几乎是下意识的说道,然,这句话一出,尊君瞬间脸色黑了下来。
  
  原本还可以装的礼貌,在这一刻瞬间坍塌了。
  
  想起第一次,折言是那么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摔在他脸上,当时这件事在六界还传出了不小的笑话。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扇珍和天瑾哥哥是朋友,你这样不尊重人。”
  
  “……”
  
  折言想了想,给了他一个比较中肯的答案。
  
  想着之后扇珍可能和郝天瑾有的结果,她也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让他们不好相处。
  
  所以也就只好给出这样一个中肯的答案来。
  
  “哼。”
  
  最终,尊君被折言气的也懒得崩什么面子了,直接是一个很傲娇的神色给了折言,心道这算个什么事儿。
  
  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调戏了。
  
  折言也不在意,直接是拉着扇珍的手就走。
  
  “走吧,我们去找天瑾哥哥。”
  
  “……”
  
  扇珍任由折言牵着自己的手往前走,对于她来说,在妖界现在是来去自如,毕竟大家都是要看凰诩的面子,所以也没人敢真的拦着她什么。
  
  银狐族中的风光虽然及不上皇巢山,但也是难得的山清水秀。
  
  看着眼前的一切,扇珍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动起来,等了多少年了,她几乎是将女人最美好的时光都花在了朝堂上和等待郝天瑾的是时光中。
  
  那些年,因为母妃的缘故,她最想做的就是将念游之扶上那个位置。
  
  而后来,她以为自己不会爱,在出现宫奕澈的时候,她是绝对的想要征服那个男人。
  
  但完全没想到的是,在遇上郝天瑾的时候,她的心就如此沦陷……
  
  原本是想要和郝天瑾就这么在一起的,结果,在她就准备放弃那一切的时候,那个噩耗,是她这辈子都无法接受的。
  
  她折磨自己,将自己一次又一次要折磨的死掉。
  
  最后念游之很是怜悯的丢给她一个消息,让她停止折磨自己,而后的这些年她一直都在等待中度过。
  
  这样一等待,就等了那么多年……
  
  现在就要见到了,她就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般,期待着自己在他面前,给予他惊喜。
  
  “喜欢这个吗?”
  
  在一个假山后面,折言看到郝天瑾的背影,就要带上扇珍冲冲故去的时候。
  
  却是在那份冲动中瞬间终止了脚步。
  
  “喜欢。”
  
  “那送给你?”
  
  “好。”
  
  那女子的声音是那样轻柔,轻柔的让人听着都很是温柔,很容易就沉醉在那样的声调中。
  
  当然,这份沉醉,不包括折言。
  
  池塘边上,是一对看上去很是和谐的背影。
  
  “天瑾哥哥?”
  
  在那个女子就要将一块碧玉系上郝天瑾腰带上的时候,折言的声音打断了他们之间微妙的关系。
  
  听到折言的声音,立刻转身看向她。
  
  “言儿?你怎么来了?”
  
  那速度太快,几乎是所有眼神都在折言身上。
  
  而在他们转身的那一刻,扇珍也很清楚的看到了那个日思夜想的容颜,可是……也多了一个人。
  
  在看到那个长相及其娇俏的女子的时候,她的心狠狠跌入谷底。
  
  那女子长的很好看很好看。
  
  扇珍也是个很美好的女子,只是在和这女子相比的时候,却也有了些许的逊色。
  
  “言儿?”
  
  “啊?”
  
  见折言不反应,郝天瑾再次喊了她一声,从始至终都不曾将目光落在一边山镇的身上,确切的说,他是真的没看到她。
  
  这样淡漠的表现,让扇珍觉得自己心口的位置瞬间空了一块。
  
  他没有看到自己,眼里没有自己,呵呵,那心里的话,也更加是没有自己的位置了。
  
  看到眼前的一切,扇珍……
  
  “天瑾哥哥,这位是?”
  
  “抚夙,蛇王的妹妹。”
  
  原来是抚夙公主?怪不得如此完美的让人无法忽视。
  
  折言很是礼貌的朝抚夙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