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512章:从此天涯,不悔!

第512章:从此天涯,不悔!

“没人知道我们是皇巢山的人。”
  
  “那又如何?”
  
  “如何?你一个皇巢山太子,就这么去皎月岛,你认为,没人知道你是谁?”
  
  “……”
  
  折言可以想的到,云素是那么的反对他们去皎月岛,那么这其中必定是有一些危险因素存在。
  
  现在的凰十音不管如何说,都是皇巢山的太子,更重要的是,他和凰诩还有阴阳血牵扯。
  
  虽然凰诩嘴上不说,但折言知道,这阴阳血的另一方出事儿的话,那代表的是什么。
  
  “那二娘的意思是什么,让我眼睁睁的看着荣儿就这么离开,然后什么事儿也不做?”
  
  “……”
  
  “你以为,就你一个人知道爱是什么吗?不,你都不懂别人的爱,你怎会知道爱是什么样子。”
  
  “闭嘴。”
  
  见凰十音越说越过分,折言没好气起来。
  
  好歹自己也是他的长辈。
  
  这晚辈当的也真是有些俏了!要是让人知道夫君的侄儿是对自己如此说话,那说出去必定是非常没面子的事儿。
  
  折言可不允许凰十音如此没礼貌。
  
  “没说不让你去,只是现在不是时候。”
  
  “……”
  
  “皎月岛的小姐和银狐尊君的婚礼就在最近,那个时候是个好时机。”
  
  话落,折言也不再看凰十音一眼就离开。
  
  对于他们来说,凰十音是真的爱着樊荣,之前樊荣还不是她义妹的时候就被凰十音深深的爱着。
  
  不计较身份,不计较地位,不计较背景如何,就这么深深的爱着。
  
  那份感情,说不让人感动是假的。
  
  果然,在听到这个机会的时候,凰十音没再那么冲动,毕竟,在找到樊荣之前,他必定不能让自己出现任何意外。
  
  “荣儿,等我……”
  
  等,这是唯一的办法。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找樊荣这条路上到底有多辛苦。
  
  他就算是到了月光柱面前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到哪里去找樊荣。
  
  她对他始终都不曾真的放下心防。
  
  将这么大的事儿告诉折言,也不曾告诉自己,可见在她的心里,到底是有多么的倔强。
  
  大概也是知道,要是凰十音知道的话,必定不会让她就这轻易的离开。
  
  ……
  
  人间三月天。
  
  折言再次出现在了扇珍公主府,夫君骗了她。
  
  扇珍根本就还在府上,跟本就不曾去银狐一族。
  
  不禁有些懊恼,当时自己为啥就忍不住的被夫君给惹的说了实话呢?
  
  现在感觉,自己的夫君还真是有些狡猾的很,竟然让她就这么不知不觉中进入他布置好的圈套中。
  
  那怀中感觉,真心的有些让人感觉到不可理喻。
  
  “你是来带我去见郝天瑾的吗?”
  
  “当然。”
  
  折言回答的很是干脆,见扇珍还在,她觉得自己有必要旅行自己的义务。
  
  在看到落月的时候,心里也有些恍惚。
  
  “你呢?跟我走还是要回去他的身边?”
  
  “跟你走。”
  
  在这件事上,落月回答的很是坚持,天涯海角,不管是去到哪里,她都不愿意再回去他的身边。
  
  这个回答让折言有些为难了,毕竟对于她来说,这可不是个什么小事儿。
  
  这要是真的出点什么事儿的话,她是万万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可在看到落月眼底的坚持,她一时间也不晓得到底该说什么。
  
  “好。”
  
  “……”
  
  “只是,未来后悔的话,我可是帮不了你。”
  
  “……”
  
  后悔吗?自己会后悔吗?落月一遍又一遍的问着自己,离开扇君辰,她会后悔吗?
  
  不,不会,那个男人带给她的只有痛苦。
  
  就算是离开了他,她这辈子也不会觉得后悔,反而会觉得很是解脱。
  
  如此很好很好,只要不面对扇君辰就好了。
  
  只是为什么,在听到折言说要是自己后悔她也帮不了自己的时候,她的心会狠狠的就在一起?
  
  到底是谁,竟然让她和扇君辰走到这样覆水难收的地步。
  
  往事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放,他对自己的温柔,霸道,占有……
  
  那些有美好的,也有痛苦的,尤其是想到他在那些女人之间,她的心就好痛好痛。
  
  “从此天涯,不悔!”
  
  几个字,掷地有声,到底是什么样的痛苦,竟然让落月会如此的伤心欲绝。
  
  尤其在给出这个答案的时候,折言明显的感觉到了她的犹豫,但也只是短暂的时间,而后她也就再也不曾有任何。
  
  “……”
  
  折言不知道如何说,但让她就这么带走落月是不可能的。
  
  兮然和景儿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她知道,要是这个时候带走落月的话。
  
  那么按照落月肚子里的孩子来看,很可能会演变成最后的景儿和兮然那样的结局。
  
  那样的痛苦,兮然是清清楚楚有的感受到,其中各种滋味,景儿也是最清楚。
  
  在皎月岛见到景儿的时候,折言明秀安的感觉到了景儿对兮然的不舍和痛苦。
  
  但能有什么办法?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回头的路早就被堵死。
  
  …………
  
  折言最终没有直接带走扇珍和落月,而是找了个借口说是要去给云素选一些东西避开。
  
  大街上,依旧是她离开时候的那种不平静,除了热闹之外也很紧张。
  
  到处都有找落月的画像,可见这段时间,扇君辰也是疯狂一般的在找她。
  
  只是对于折言这样一个妖精来说,她要带走落月必定是分分钟的事儿。
  
  可她不会那样做……
  
  巍峨宫阙中,和以前是完全不一样。
  
  “我终于知道落月姑娘为何会离开你。”
  
  “……”
  
  听到折言要见自己,扇君辰放下手里所有的事儿,想起之前他和折言的牵扯,会心一笑。
  
  很羡慕念游之,因为折言这个人本身就是个笑点。
  
  和她在一起会感觉很轻松,不会压抑。
  
  但和落月在一起,不管如何痛,他也是要在一起,这就是爱,不管如何,即便是折磨也是要在一起。
  
  那种坚持,没人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爱,也没人明白到底为何要如此坚持。
  
  “有她的消息了吗?”
  
  “……”
  
  扇君辰依旧不说话,提起落月,他的心就狠狠揪痛在一起。
  
  折言在进到宫里的时候就感觉到后宫的各种脂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