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509章:不那么爱我了

第509章:不那么爱我了

但没想到,她也是没想到景儿的身份竟然还有那一层。
  
  眼下觉得,要是那个谁在不知道的话,金额果然指定就要嫁给别人了。
  
  被夫君吓的,她到底是帮谁的忙都记不得了,可见这凰诩生气的时候,在折言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形象。
  
  那形象,实在是让人想象都感觉到毛躁的很。
  
  “知道你还去?”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
  
  凰诩也是被折言这句话弄的说不上话来,她说的对啊,她是回来了,但她可知道,这样做到底是有多危险?
  
  皎月岛是什么地方?那简直是比去魔界还让凰诩担心。
  
  皎月岛的一切看上去都是很美好的,但也只有了解的人才知道其中的诡异之处,只要一个不小心,完全就可能会送命。
  
  “夫君,你就不生气了嘛,好不好嘛。”
  
  折言在皎月岛的那几天何尝会不知道其中的意思,可是,这虽然是很了解,但也相信,这其中的一些关键在。
  
  “你见到皎月岛主了?”
  
  “恩,见到了。”
  
  既然夫君都知道了,折言哪里还敢有半点隐瞒,可恶的是,之前明不知道哒!!
  
  就被他这么一个惊吓,然后什么都给说了出来。
  
  嗷嗷嗷,不带这样的,真的不带这样啊。
  
  “伤到了吗?”
  
  在听到她见到皎月岛主的时候,凰诩脸上的神色更加不好起来,推开折言将她上上下下都检查了个遍,看她是没受伤也就放心下来。
  
  “夫君放心吧,我没有受伤。”
  
  是真的没受伤,但看到自己夫君如此紧张自己,折言的心里说不开心那是假的。
  
  他一直都是将她捧在手心里长大一般,所以,这份感情,比正常的爱要深很多很多。
  
  失去,是他们彼此根本就无法承受的事儿。
  
  不然,折言在那三年中也不会一直沉睡,那是因为已经到了万念俱灰的地步,这一切都是因为凰诩。
  
  “那你……”
  
  “我也见到了景儿。”
  
  终于,找了这么多年,也总算是有了景儿的真实消息。
  
  只是,这个消息是好消息,但也是坏消息。
  
  折言在凰诩审视的目光下,将见到景儿到结束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当然,这其中也是有孩子这回事。
  
  这些都是说的清清楚楚。
  
  听到折言说这些的时候,凰诩说不出自己是个什么样的情绪。
  
  就是觉得这一切,真心的让人感觉到好难受的样子。
  
  “言儿。”
  
  “恩。”
  
  “兮然很辛苦。”
  
  “恩,不过以后不需要他为景儿操心了。”
  
  “……”
  
  囧!!
  
  折言说的是实话,该为景儿操心的,自然是景儿的丈夫,但现在看来,景儿完全是没有退路的,至少在折言看来,景儿是没有退路。
  
  “你是这样认为?”
  
  “不是我这样认为,景儿也是有她的难处,我见到她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她对兮然还有感情。”
  
  “……”
  
  “只是夫君,现在兮然和景儿之间横着的已经不是一个雪妃妹妹那样简单,而是皎月岛,皎月岛主我见过了,那是个冷厉的人,对于景儿来说,这大概也是无法跨越和兮然复合的鸿沟吧。”
  
  折言说的是事实,兮然现在和景儿就算是有情。
  
  但皎月岛岛主那个人,不是任何人都能敌得过的。
  
  兮然和景儿,完全是没有那个力量。
  
  再说,景儿对兮然有情,要是想见他的话,指定是早就回去见他了。
  
  她给孩子的名字是叫怀兮,这一切都说明了一个问题,她的心里放不下兮然。
  
  “算了,不管他们了。”
  
  “不管了吗?”
  
  “你管的了吗?”
  
  “可是夫君你管的了啊。”
  
  折言不高兴了,心道,这个时候,真心的是一对有情人被拆散的感觉。
  
  可这些能有什么办法?
  
  兮然和景儿的感情,不必折言和凰诩的少,只是他们之间爱的方式不太一样而已。
  
  “言儿,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皮痒了?”
  
  “没有。”
  
  回答的很是老实,那语气也是无比的认真,表示自己真没的没有皮痒。
  
  对于夫君忽然的发飙,折言赶紧的解释,哪里有皮痒,要是夫君收拾起人来,她可是吃不消的。
  
  看着他星辰般的眸子里星星点点的怒意,折言很是麻利的朝他怀中靠了靠。
  
  每次都是这般,在他很生气的时候,折言就躲在他的怀中。
  
  “这样就以为我能轻饶了你?”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这比喻还真是形象,呵呵。
  
  但折言也说的对,她死死的抱住凰诩的腰不松手,只要她不从他怀中出来这凰诩就绝对是拿她没有办法。
  
  但她好像低估了自己夫君的力量。
  
  “当真是这样?”
  
  “……”
  
  “言儿,除非你躲在我怀中一辈子,否则这次的事儿,休想我轻饶了你。”
  
  “……”
  
  人夫君毒这么说了,折言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
  
  悻悻的从凰诩怀中抬起头,水润般的眸子看上去很是无辜。
  
  折言觉得,自己就是管闲事,这闲事儿管的,还真是……
  
  “夫君,你答应我要轻点。”
  
  那委屈的模样看的人心都软了不少。
  
  凰诩看着这样的折言就想到了他们过去的点点滴滴,尤其是他还是她师父的时候……
  
  “师父,我觉得,成亲之后你对我就没有之前那么好了?”
  
  “怎么说?”
  
  聪明,在这个关键时候还晓得用旧账来解救自己,真心的是也是不容易。
  
  “以前我闯祸的时候,夫君都是帮我,从来不会罚我。”
  
  “……”
  
  “现在每次我都要被惩罚,你就是不那么爱我了。”
  
  这话说的凰诩心里咯噔了一下,被翻旧账的感觉真心是头疼的很。
  
  只是,在凰诩面前耍心眼,折言真心还是耍不过他的,毕竟人家是师父级别的。
  
  “以为这样说我就能轻饶了你?”
  
  “……”
  
  完了!言下之意不管折言说什么,都是要先惩罚一番再说。
  
  看着凰诩的架势,折言直接将小手更加紧张的环在凰诩身上。
  
  “那夫君答应我要轻点。”
  
  “出来。”
  
  “我不要。”
  
  折言现在死死的抱住他的腰肢,根本让他没办法得逞,人虽然是在怀中,但也只能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