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502章:会不会掐死我?

第502章:会不会掐死我?

她的心就在痛,痛的几乎都是无法呼吸一】
  
  “不要告诉他,面对他,我会死,我真的会死……”
  
  “……”
  
  会死吗?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让落月竟然如此的畏惧再去回到他的身边,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爱。
  
  为何会让她畏惧到如此地步,情愿自己一个人带上孩子离开也不要回到他的身边。
  
  “你只是个弱女子。”
  
  “我只是求你,不要让他知道我的下落。”
  
  “……”
  
  “折言,不是每个人都有你那么好命,让先皇那么无条件的爱着,且还是一心一意的爱着。”
  
  一心一意的爱着?落月的话说到这一步,折言也总算是晓得她和扇君辰的感情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既然到了如此地步,那也真的是太可惜了,这样下去,真的好吗?
  
  就这样失去,真的值得吗?
  
  在未来的某一天要是想起来,是否会很后悔?
  
  “好。”
  
  毕竟是人家的事儿,为了安抚落月的情绪,折言也只能答应下来,毕竟落月对她来说也相当于是个不错的人。
  
  这个人,是她也不太愿意伤害的,只是这弱女子,真心的让人感觉到了心疼。
  
  “谢谢。”
  
  “不客气。”
  
  折言和落月的关系并不是多亲密,毕竟之前折言为了打消辰王的算计,当时落月对折言还有些误会。
  
  如此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相处在一起多少也是有些尴尬。
  
  折言该走了,毕竟她这次的目的地是皎月岛。
  
  “你好好的,我必须要离开了。”
  
  “好。”
  
  哐当……
  
  “殿下。”
  
  就在折言起身的时候,门被外面大力的推开,樊荣进来的神色看上去是有些着急,很是担忧的看了落月一眼。
  
  那一眼很明确,有事儿!!
  
  “出什么事儿了?”
  
  樊荣虽然是大大咧咧的,但一向做事儿也是比较有分寸的,如此冒失的话,那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儿。
  
  现在除了皎月岛,到底什么能让樊荣如此?
  
  “那个,现在满大街都是扇君辰的人,还带了落月姑娘的画像,看那阵势是要将她掘地三尺。”
  
  “……”
  
  掘地三尺?如此找人方式,可见扇君辰心里这落月的位置到底有多重。
  
  在听到这话的时候,落月脸上的神色明显是有些不太好了。
  
  原本就没有血色的小脸直接白的通明,那种感觉,让人看着很是心疼。
  
  “你还好吗?”
  
  “没事儿。”
  
  没事儿吗?但看她的脸色就知道她现在很不好,这不好的程度折言也不好说,只是觉得落月真心的让人感觉到了心酸。
  
  明明扇君辰是爱她的,为何会将她逼的这种地步?
  
  “折言,你会帮我吗?”
  
  “你要我如何帮你?”
  
  “我要离开这里。”
  
  离开?她是想要走的远远的吗?
  
  折言对这样的情况表示很扶额,为啥盛兰的女人给她的感觉都很是喜欢离家出走?
  
  比如兮然和景儿,惹毛了,景儿就离开好几年都不回来,让兮然找的肝肠寸断,现在好不容易得到景儿的下落,折言也打算是要前去了。
  
  结果现在落月就直接的要提出离家出走。
  
  且要的还是她帮忙离开这里。
  
  “那个,扇君辰要是知道的话,会不会掐死我?”
  
  “……”
  
  囧!!
  
  不是折言开玩笑,当初在辰王府的时候,她做了那些事儿之后,辰王那个时候是真的恨不得拧断她的脖子。
  
  要是被扇君辰知道自己将他的月儿给偷出了盛兰的话,那估计直接是要砍死自己。
  
  折言这句话,让落月半边天都没反应过来。
  
  “求你。”
  
  最终,她只能将求救的目光看向折言,如今她是真的不想回去,想到那个男人做的一切,她就心好痛好痛。
  
  她真的很害怕自己回去后会承受不住那一切。
  
  “好吧。”
  
  在落月祈求的目光下,折言最终还是答应了她的要求。
  
  不管扇君辰如何爱落月,但将一个女人逼的离开身边的那一步,那么也就是说那份爱是存在很大的问题。
  
  既然是问题爱情,折言觉得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言儿,师父要知道你对爱情的见解如此深,会不会直接将你绑在腰带上,以防你那天脑瓜子失灵就离开了?
  
  “只是,我现在有重要的事儿,将你带出盛兰可能不太可能。”
  
  “……”
  
  “这样,我将你带去扇珍公主府,我和她有些约定,我相信她也会答应我的请求,等我办完事,十天之后我就来接你可好?”
  
  “……”
  
  折言的话让落月犹豫了。
  
  扇珍,在辰王府的时候,她就知道扇珍这个名字在扇君辰的心里很是敏感。
  
  毕竟,那些年扇君辰想要称帝,而从中作梗的一直都是扇珍公主,她一心的是想将皇位留给自己的哥哥。
  
  那种感觉,还真心的是让人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好。”
  
  想了想,落月最终还是答应。
  
  不要问为何,因为扇君辰可能会想到任何人,但他一定不会想到自己藏身在扇珍公主府。
  
  那个女人是他最敏感的人,如今大概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你要答应我,你一定会来接我。”
  
  “当然,我要是不来的话,除非是我出了大事儿,已经在生死边缘。”
  
  “……”
  
  这话说的落月心里咯噔,她也会面临生死边缘吗?
  
  她不是可以能有办法控制天下人的生死吗?就是要死的人也可以救活过来,为何自己也会走到那一步。
  
  落月不知道的是,折言在生孩子的时候就已经到了生死边缘,要不是凰诩及时想起了她的话,那么她大概也真的只能落的转世的份儿了。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我的命一向都是非常大的。”
  
  “折言,我不希望你有事儿。”
  
  在折言大大咧咧之下,落月终究是说了这么一句话,她是真的不希望折言有任何的事儿。
  
  这个女人她不算熟悉,但她却是愿意相信。
  
  那种相信,与生俱来,让人莫名的就感到安心的一种人,那种感觉,真的很好很好,好的让落月都不知道这份信任到底是从何而来。
  
  ………
  
  扇珍公主府,在看到折言去而复返,脸上的神色有了些许的松动,她自然是以为折言用了最快的速度将郝天瑾的消息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