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495章:这是我家,我家!

第495章:这是我家,我家!

如今这人就在她的身边,这种感觉很好很好,红纱几乎都要感觉自己要不自觉的沉沦下去。
  
  听到红纱淡淡的回应,宫奕澈上前一把将她搂进怀中。
  
  在魔界,他们的关系一直不曾公开,所以今天的寿辰之宴,红纱也不曾出席,宫奕澈一直都以为她是忘记了。
  
  但没想到……
  
  “谢谢你。”
  
  “不用,想来,你也不需要。”
  
  就在宫奕澈感动的时候,就听到红纱冰冷的声音,而后退出他的怀抱,将那碗面直接丢了出去,那力道之大,瓷碗摔在外面瞬间发出刺耳的声音。
  
  突然的举动,让宫奕澈的心瞬间冰到极点。
  
  “你干什么?”
  
  刚才回来还好好的,为何就突然改变了态度?
  
  宫奕澈不明白女人的心为何会如此的善变,以前折言是这样,现在红纱又是这样,那份变化让男人根本就措手不及。
  
  折言还好,不管心里有什么事儿她都是装不住的,不管如何都是要说出来心里才好受。
  
  但红纱生性性格就很是淡漠冷厉,如今在看到那抹红唇印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真的好傻。
  
  “你走吧。”
  
  “你……”
  
  “我不想看到你。”
  
  她等了一个晚上,等到他的到来,却不禁看到他依旧上那会豁然入目的红印,不用说,那是女人的唇印。
  
  在看到那么清晰的印在他的衣襟处的时候,她的心狠狠抽了一下。
  
  笑话,自己现在真的就想死个笑话一般,这种笑话真的是很糟糕,红纱自然是不会让自己太糟糕,也不会想要宫奕澈看到自己眼里的狼狈。
  
  明明是那么期待,可是……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当她心里的结一步一步化开后,等待她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瞬间有种被人狠狠甩了一巴掌的感觉。
  
  “你到底怎么了?”
  
  见红纱脸上的表情变化,似乎有伤痛有失望,还有的是痛心……
  
  那种感觉,让宫奕澈在这个时候更加不能离去。
  
  “不要你管,你滚啊。”
  
  “你让我滚?”
  
  “……”
  
  “这里可是魔界。”
  
  “那我滚。”
  
  红纱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就要离开这里,真心的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一分钟都不想,真的感觉好难过。
  
  甩开他的手臂大步流星的就要离开,却不想,在她转身的那一刻,手腕幕的被握紧。
  
  他们之间很少有亲密接触,就是刚才那个拥抱,也是在魔界中很少有的。
  
  如今这拉手的动作,更是突然的让红纱慌乱。
  
  “你放手。”
  
  “到底在闹什么?”
  
  家红纱如此动怒,宫奕澈更加的感觉这个女人不可理喻,尤其是他在喝了酒的情况下,就更加的判断力薄弱。
  
  红纱这态度转变的太过突然,突然的让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准备,女人,果然都是善变的。
  
  “你放开我,不要碰我。”
  
  红纱越是挣扎,手腕上的力度就越是大,根本就不曾给她任何挣扎开的机会。
  
  最终,在红纱不断的挣扎中,宫奕澈也没能放过她。
  
  她……终于还是在门主和宫奕澈之间做出了选择。
  
  其实在很久很久之前就有了心灵上的变化。
  
  只是她自己没有察觉到而已,如今和宫奕澈同住一个屋檐下,享受着他给予自己的宠,红纱心里就很是痛苦。
  
  她感觉很罪恶,对不起自己死去的亲人,但无奈,却也抵不过自己心的变化。
  
  …………
  
  皇巢山圣君殿。
  
  折言这段时间都很是细心的保护自己的蛋蛋,每天都在那个蛋上面亲了又亲,可是不管她如何亲亲,这蛋就是不破壳,这倒是急坏了折言。
  
  转眼见,这个蛋蛋都被她生出来了三个月了。
  
  无奈,孩子到底长什么样子折言到现在也不知道。
  
  从上次给兮然送信回来后,折言就一直在想,到底要如何去皎月岛,无奈的是,这段时间凰诩好像很少提起这件事。
  
  她觉得,凰诩是不是忘记了兮然这号人物?
  
  “殿下。”
  
  “恩。”
  
  “我和十音去找云素娘娘,你去吗?”
  
  “不去。”
  
  对于樊荣的话折言是想也没想的拒绝,说真的,她是真的很不想见到那个女人,每次她都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
  
  折言不是个会看人脸色的人,只要人家稍微对她不好,她就不想见到那个人,恨不得聊死不相往来。
  
  从折言将休书丢在云素脸上开始,云素也晓得折言的脾气是很极端的,所以,折言就算是再不懂规矩,她也是忍受下来的。
  
  “殿下,你不要这样嘛,你住在皇巢山的这段时间云素娘娘不也没有说你什么吗?”
  
  “这是我家,我家……她能说什么?”
  
  “……”
  
  樊荣这下不知道如何接话了,折言说的也没错,这皇巢山原本就是凰诩的地盘,她是凰诩的妻子,这里原本就是她自己的家,她住在这里,那些人需要说什么?
  
  但她也知道,这只是嘴巴上的干劲了!!云素在凰诩心里那可不是一个扇珍那么简单。
  
  “可是殿下,你这姑嫂关系,你难道不要好好处理吗?”
  
  “没时间,我宝宝还没破壳呢。”
  
  不管如何,折言就是不想去见云素,说真的,她其实不想去招惹那个女人。
  
  以前人都说的是这云素娘娘的脾气是如何的温和,如何的有涵养,如何的让人敬佩。
  
  但第一次见面之后,折言就对她再也没有好感。
  
  “樊荣,你应该不会不知道,要不是我这个包包,她根本就不会让我回家。”
  
  “……”
  
  好吧,这一点折言倒是真的一直都记得的,不管如何,她都是知道的,这一切都不那么简单。
  
  要不是因为这个孩子的关系,那云素还真是做的出让凰诩在她和自己之间做出选择。
  
  折言虽然知道自己在凰诩心里的位置,但该死的是,她很讨厌有选择这个字。
  
  所以,无奈,这云素现在折言心里,那地位简直就是可恶的很。
  
  …………
  
  在折言无论如何也不要见到云素之后,樊荣自然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拉上凰十音一起去了云素的殿里。
  
  来的目的自然是很简单。
  
  樊荣是想去皎月岛,当然,她知道,因为自己殿下的关系,这云素对自己的感觉自然也好不到那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