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491章: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第491章: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所以这辈子他完全就是来还债的,在人间还没有记忆开始就对她在还债。
  
  到最后,他真的已经爱,这种深爱比上辈子还要多,因为那个时候欠下了折言太多太多。
  
  “夫君?”
  
  “恩。”
  
  “不想说就算了,其实我也没那么想知道。”
  
  折言看出来了,凰诩是真的一点也不想告诉自己。
  
  这一夜,凰诩对她很温柔,很是怜惜,一直以来他的爱对折言都很深,如今好不容易两人回到了原点上,他自然是要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第二天折言醒来的时候,凰诩已经不在了。
  
  如今住进了这皇巢山,樊荣和她在一起的时间也比较多了一些,毕竟在凰十音这件事上,樊荣是真心的感激折言。
  
  如今两人住在一个山头上,樊荣是有事没事都要往折言这里跑。
  
  凰十音很生气,折言来了,即便是不出现也是给他造成了很大了困扰,抢走了自己的樊荣。
  
  但偏偏的,自己还什么都不能说,谁让折言……竟然高出自己一个辈分,是自己的二娘呢!!!
  
  “殿下,接下来是不是一直都要住在皇巢山了?”
  
  “恩,怎么了?”
  
  “很好,那我以后想见你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大老远的跑了。”
  
  “……”
  
  这丫头,这句话折言可是不相信的,自己在魔界那些年,她不也是没有来找过自己么?
  
  现在这是个什么话?
  
  “你那些年有想见我?”
  
  “当然。”
  
  折言可不相信,其实真还不能信,一般樊荣在说这话的时候,无疑的就是可能是有重要的事儿找自己。
  
  这丫头的事儿,折言一直以来都帮不上什么忙,因为她的思维折言有很多时候都不是很理解。
  
  “殿下,我有一个忙。”
  
  “……”
  
  “你能不能帮帮我?”
  
  看吧,折言就说,这丫的一定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不,直接就找上了自己。
  
  就算自己不接招,那也是逃不掉的。
  
  “我上辈子欠你吗?”
  
  “不欠。”
  
  “那不就得了?不帮。”
  
  “殿下……”
  
  见折言如此,樊荣瞬间着急了,这丫的都没听自己说到底是什么忙直接就拒绝了,不得不说这折言还真是难以搞定的很。
  
  但眼下樊荣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如何办了,这件事只能告诉折言,甚至凰十音她都不敢说。
  
  “说吧,真是欠了你祖宗十八代了。”
  
  “恩,你欠我祖宗十八代,所以这个忙你一定是要帮的。”
  
  “……”
  
  这人还真是蹬鼻子!!
  
  接下来,樊荣说了一帕拉折言听不太懂的话,这些话,折言听的是懵懵懂懂,当然,樊荣自己说的也有关系,折言的理解也有一定限度。
  
  因为她说的那些折言根本就没听过,所以……
  
  就造成了樊荣说的很带劲,而折言,压根就什么都听不懂。
  
  那种感觉还真是不好的很,真心的不好的很。
  
  “殿下,你听懂我说什么了吗?”
  
  “没有。”
  
  “哎呀,我的意思就是,我原本不是你的侍女樊荣,我也不是这里的人。”
  
  “这点我是听懂了,只是……为什么?”
  
  “……”
  
  恩恩,其实樊荣说的折言是真的听懂了,只是这是为什么呢?她说的这些又都是什么意思呢?
  
  繁荣急的都快哭了。
  
  “意思就是,我是穿越。”
  
  “穿越是什么东西?”
  
  不要怪折言理解能力太差,是因为她根本真的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这样的字,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所以这理解能力有些不太一样。
  
  樊荣见折言懵懂的模样,整个人都有些糊了!!
  
  在平时看来觉得自己的殿下是个很聪明的人,但现在看来,好像也不咋滴。
  
  “穿越就好像是你从人间到妖界一般,妖界和人间本身就不是同一个世界,这叫穿越知道吗?”
  
  “……”
  
  好吧,被樊荣这样说的时候,折言好像是理解了一丢丢,不过还是不是很明白,表示有些不太懂。
  
  “你这样说的时候,我倒是能理解一些。”
  
  绝美精致的小脸上因为樊荣这样解释,总算是划开了一下。
  
  不过还事很纠结,纠结的是樊荣为何要将这事儿告诉她。
  
  还有就是,不就是不一个世界么?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告诉我这个是什么意思?”
  
  “……”
  
  总算是理解了那么一点,樊荣谢天谢地,谢谢折言能够理解,要是再不能的话,她几乎都要暴走了。
  
  更加关键的是,这件事她没有去找凰十音,而是将折言放在了第一位。
  
  “殿下,你是能随意的穿越在这时空中的人。”
  
  “不是,至少我天庭是去不了的。”
  
  “……”
  
  折言说的是实话,但这话却是让樊荣瞬间找不到方向,心道自己殿下也真是的,哄一下自己不好吗?
  
  现在她差不多都要到绝望的边缘了,为啥这殿下就如此狠心呐?
  
  咳咳,其实这和折言狠心不狠心真没关系,她没那么多心思,只是实话,到现在为止,她还是不太懂樊荣将这事儿告诉她的主要目的。
  
  樊荣精致的小脸焦急的在原地打转,好像那个不安慰自己的折言就是罪魁祸首一般。
  
  “殿下,其实我告诉你的目的是要说,我想穿越回去。”
  
  “那你穿回去就是,不用通知我。”
  
  言下之意就是,能帮忙的也就那么多了,至于接下来的事儿,折言是爱莫能助。
  
  在听到折言这话的时候,樊荣真的要哭了,这什么嘛……
  
  “以为谁能都和你一样,随意都能穿越去任何地方啊。”
  
  “我说了,我没那个本事,至少天界我是穿越不了的。”
  
  “……”
  
  不能正常沟通了,樊荣觉得真的是不能正常沟通了。
  
  或者说,其实在樊荣提起这件事最后,折言就已经想到了樊荣的目的,那么至于她到底为何有这反应,很简单,那就是因为,真的是爱莫能助的感觉了。
  
  “殿下,其实我是有事儿求你。”
  
  “……”
  
  “我来到这里之后,就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所以,所以……”
  
  “这里不好吗?凰十音对你不错呀。”
  
  原来折言在回避樊荣问题的主要目的其实还是凰十音,毕竟,凰十音在她的心里,是她的侄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