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489章:早就吃过了

第489章:早就吃过了

虽然破解很讨厌,但折言还是希望自己可以住在婆家,至于为什么,那自然是因为……自己的夫君。
  
  总是不能让彼此二人都连家都不能回去吧?
  
  如今这样很好,既然她接受自己了,那也就好办多了。
  
  “还不赶紧回去是要做什么?”
  
  彼此对视一眼,最终想了想,还是先回去皇巢山的好。
  
  再次踏入这里的时候,折言没想到是用这样的方式。
  
  当然,依照凰泽和云素对自己的看法,她能回来这里已经不错。
  
  千年前,她在皇巢山大家的心里就是开心果,大家都以为她能和凰诩圣君好好的在一起,但谁又知道会出那种事儿。
  
  ……
  
  “殿下,殿下,我总算是再次看到你了。”
  
  樊荣在折言生下孩子后就离开了,咳咳,那丫头,只要折言没有遇到危险她是不会出现的。
  
  毕竟对于她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陪在凰十音身边。
  
  “小没良心的,也都不好好陪我。”
  
  “需要吗?”
  
  对于折言的话,樊荣撇撇嘴,心道这是个什么情况嘛。
  
  在她的人生中有一条绝对不会去做,那就是电灯泡,绝对不要做电灯泡的人。
  
  “你说呢?”
  
  “我也很想陪在你身边,陪在小宝宝身边,可是我怕呀。”
  
  “怕凰十音吃了你?”
  
  “早就吃过了。”
  
  折言:“……”
  
  这樊荣一向说话都是没轻重也是个口无遮拦的,这不,一下子就暴露了她和凰十音的真实关系。
  
  其实,在樊荣已经是燕界小公主后,这凰泽还是不同意凰十音和樊荣在一起的。
  
  至于为什么,那大概的原因其实还是因为折言。
  
  好在,凰十音对樊荣也很认真,所以不管自己爹到底出什么幺蛾子都一定不会放手。
  
  “殿下,这是宝宝么?”
  
  “恩。”
  
  “还没破壳呢?”
  
  破壳,哪里会有那么的容易,折言现在是不管去哪里都抱着一枚蛋,那模样看上去真真是滑稽的很。
  
  樊荣很是好奇的瞅着她怀中的大金蛋。
  
  真的很想知道这里面的孩子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殿下,你说这蛋壳里面到底是凤凰还是燕子?”
  
  “你什么意思?”
  
  “……”
  
  自己的孩子当然是个婴儿了,为啥樊荣这句话让折言感觉到了不安?
  
  难道说?
  
  啊啊啊!!
  
  不要告诉折言,这蛋壳破了之后是一直小鸡一般的东西,那简直……
  
  想到那个场面,折言好不容易淡定面对一枚蛋的心情再次不淡定了。
  
  “殿下,圣君是凤凰,你是燕子,自然是有些不太一样的。”
  
  “……”
  
  “你说,会是燕子头凤凰身子的呢?还是会变成凤凰头燕子身子的?”
  
  “……”
  
  “或者说,鸡爪子凤凰身子的?要么是凤凰身子长鸡毛的。”
  
  “别说了。”
  
  樊荣每说一种可能的时候折言就会想到一个画面,一个怪物的画面,鸡毛凤凰身子的那是什么样的?
  
  那样的画面在折言的脑海中简直有些不忍直视,真的不忍直视的很,折言现在都不晓得该说些什么好了。
  
  想到那个画面,她整个人的神经都开始错乱了。
  
  “殿下你也不要担心,幻化成人之后,就还是个人,至于长的什么样子,那一定是很好看的你放心。”
  
  “……”
  
  “你和圣君都长的这么妖孽,孩子一定不是比你们更加妖孽。”
  
  妖孽,这两个字在折言心里立刻变成了怪物一般。
  
  想到那画面,折言直接就感觉不忍直视,真的不忍直视的感觉了。
  
  啊啊啊,不要这样,真的不要这样啊!!
  
  要不要这么劲爆,真心的让人感觉到有些疯狂了。
  
  ……
  
  折言和樊荣就在抓狂中度过,而另一边的凰诩和云素在书房中。
  
  凰诩自然说了一下自己接下来要去的地方。
  
  “你说什么?去皎月岛?”
  
  在听到凰诩说要带上折言去皎月岛的时候,云素整个人都有些慌乱了,不准,一定不能去。
  
  那个地方,对她来说就是个痛。
  
  “恩。”
  
  “我不准你去。”
  
  “姐?”
  
  “诩,你要是还当我是姐姐的话,就一定不要去那里。”
  
  “……”
  
  云素的反应很是激烈,坚决的不准凰诩去皎月岛,那个地方,每次想起来对云素来说就是一种痛。
  
  过去很多很多,想要忘记却是无法忘记,想要原谅却也是无法原谅,那种心情真心是让人感觉到很是慌乱。
  
  如今这件事都过去了那么多年,云素还是没能放下。
  
  “你怎么了?”
  
  见云素如此反应,凰诩有些慌乱,面前的人必定是自己在乎的姐姐,但皎月岛他也必定是要去的。
  
  就算是他不去,折言也一定要去,他自然是无法放心折言一个人去。
  
  兮然对他们两人来说不是一般的人。
  
  “我没事,诩,我只要告诉你,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不管你,但是皎月岛,不行。”
  
  “……”
  
  云素在这件事上很是坚持,似乎很不想凰诩去皎月岛上面。
  
  想起那些过往,云素不能原谅,怕是这件事在皎月岛岛主心里也是一根刺,她痛恨岛主,岛主又何尝不想将她给千刀万剐?
  
  在云素情绪不对的时候,凰诩自然是什么都没说的离开了。
  
  ……
  
  回到圣君殿后,见到折言嫣哒哒的模样,眉心蹙了蹙走过去。
  
  看她呆呆的抱着怀中的蛋发呆,凰诩就觉得很是心疼。
  
  “言儿,怎么了?”
  
  “夫君。”
  
  见到凰诩,折言直接就去了他怀中,这些年早就已经习惯了在凰诩怀中。
  
  好像只有在她的怀中,才会很安全的感觉,如今事情变成这个样子,折言自然也是要好好的和他在一起。
  
  “怎么了?”
  
  见折言如此慌乱的模样,凰诩眉心蹙的更紧,在他的思维中,自从自己出了那事儿之后,折言自己就一直很是坚强。
  
  如今这突然的软弱让凰诩感觉到很是慌乱了。
  
  “夫君,你说我们的宝宝会是什么样子的?”
  
  “……”
  
  “我是燕子,你是凤凰,你说我们的宝宝会不会是个怪物?”
  
  “怪物?谁告诉你的?”
  
  “哇呜……没谁告诉我,我自己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