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473章:有景儿的消息吗?

第473章:有景儿的消息吗?

“那要是挑不到呢?”
  
  “……”
  
  樊荣直接是惊恐了,真的很想说,王,不要冲动啊,殿下现在是打死也不会相亲的。
  
  这相亲相的不好的话会害了殿下一辈子,自然这样的话樊荣是不敢说出来。
  
  “哼,妖界这么多男人,哪里会挑不到?他……他凰诩算什么,竟然这么对我女儿。”
  
  “算是圣君。”
  
  “……”
  
  这下帝羽无语了,心道妖界真的很缺男人吗?为何自己女儿就喜欢上一个神?
  
  这下好了,受到伤害的只会是她一个人,这下要如何是好?
  
  “你们不要吵了。”
  
  就在大家为明天的相亲捉急的时候,也以为折言要一度消沉下去的时候,她总算是出现了。
  
  只是这出现让大家都很是惊恐了。
  
  原本以为她会气色很不好,哪里知道,她整个人看上去都是很精神的。
  
  如今这模样,更是让大家感觉到惊恐了。
  
  “你们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言儿,你没事吧?”
  
  “是啊,殿下你不要吓我们。”
  
  “……”
  
  苏姜始终不说话,很是仔细的打量着折言,在看到她气色还算不错的时候,也就淡淡的放心不少。
  
  只是眼下这时候,真心的让人感觉到很是苦恼。
  
  越是没事,看上去也就越是让人担心。
  
  “我像是有事的人?”
  
  折言不满了,很是无聊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怎么都感觉很是光滑没有任何问题啊?
  
  为啥大家都是这样一副表情看自己?好像自己受到了什么大的伤害一般。
  
  折言的沉静,让大家都沉默了下来。
  
  一致的认为折言太过反常肯定是有事儿。
  
  “殿下,你要是心里难受的话,不用……”
  
  “父王,我要认樊荣为妹妹,你给六界下一份碟书吧,以后樊荣就是我的妹妹,燕界的小公主。”
  
  “恩。”
  
  “……”
  
  樊荣的话没说完就被折言给打断,惊恐的看着她,没想到这件事她还记得。
  
  当即,原本想说点什么的樊荣,眼眶瞬间湿润了起来。
  
  帝羽自然是没有任何的意义,不管折言说什么,有什么要求,他都会尽可能的满足。
  
  就比如现在,他自然是要自己女儿开心就好。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尽可能的学习燕王宫事物,为父王分忧。”
  
  “言儿你……”
  
  “太无聊的日子,容易胡思乱想。”
  
  折言的声音说的很淡定,但是任谁都能听出她语气中的落寞。
  
  她是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一味的去选念游之,她的心会受不了。
  
  真的会受不了,那种痛,真的很痛很痛。
  
  “好。”
  
  见折言如此,帝羽也没说什么,他知道自己女儿心里难受,故此也就放下心来。
  
  只要她能想办法忘记这一切就好,不管用什么办法。
  
  殊不知……
  
  折言不是要忘记,而是在想凰诩这件事上,真的很心痛很心痛,痛的她都已经无法去承受。
  
  感觉时间真的过的很慢,度日如年的感觉,那种感觉不好。
  
  所以她必须要可能的找一些事儿来打发自己,这样才能更好的做接下来的事儿。
  
  ……
  
  “苏姜,陪我回去人间一趟吧。”
  
  “你想去哪里?”
  
  “……”
  
  想去哪里?以前只要有念游之的地方就是她的家,不管是药王宫还是药王府,还是琉璃的国师府,这些地方都充满了她的回忆。
  
  只是如今,回去人间她又是要去哪里?
  
  “就去药王宫吧。”
  
  那个地方承载了她和念游之十多年的感情,也是那个地方将她彻底变成了妖。
  
  在灵越拿剑指向自己脖子的时候,那一次,她就再也无法回头的成为妖。
  
  “好。”
  
  苏姜自然是愿意陪在折言身边,看着她难过,她心里也不好受。
  
  在看到折言如此伤痛的时候,其实她心里也就好了不少,毕竟,对于她来说,宫奕澈给予的伤痛还真算不得什么。
  
  如今的折言才真的是需要疼惜的那个人。
  
  折言带上苏姜一起到了药王宫。
  
  在众人看到她的时候,都哗然了,要知道,大家早就将她当成了药王宫的女主人。
  
  如今是药王见不到人,这药王妃也见不到人。
  
  没有他们,大家都觉得空空的感觉。
  
  “王妃。”
  
  芙蕖得知折言回来了,赶紧过来,在看到折言消瘦的脸颊的时候,她心里已不是滋味。
  
  毕竟,是看着她一直幸福的人,如今突然不幸福了,还真是让人跟心疼。
  
  “兮然呢。”
  
  “听说王妃回来了,正在回来的路上。”
  
  现在药王宫,最最想见到折言的莫非就是兮然了,见到折言就证明要得到一些消息。
  
  只是,听到兮然在回来的路上,折言有种立刻拔腿就跑的冲动。
  
  不要问为什么,这丫的写的信差点害死了她。
  
  当兮然见到折言的时候,满脸的希望,让折言都很是不忍心了。
  
  “王妃,有景儿的消息吗?”
  
  “……”
  
  这哪里是想折言,完全就是在想折言给他带来的消息。
  
  见到折言后,他满脸都是焦急的问着,等待着折言给出的答案,他多希望,哪怕是关于景儿的一个字也是好的。
  
  自从失去景儿后,那偏偏玉公子的兮然早已经让人感觉到消沉,如今强撑这一切,大概也是在等待心爱之人。
  
  想要等她回来,好给她一个极其温暖的家。
  
  只是可怜的兮然,你可知道,景儿现在……
  
  “对不起。”
  
  好像除了这三个字之外,折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果然,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兮然的双肩都垮了下来。
  
  折言看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们这些人的命运还真是握在老天爷手中把玩的一般。
  
  当初,景儿是那样爱着兮然的,可谁知道,伤害景儿最深的也是兮然。
  
  “兮然,你该知道,当初我们去巫族后,药王说过,景儿逃走了。”
  
  “是,可是她去了哪里,并没有回来人间。”
  
  现在整个天下都要被兮然翻转过来,只是无奈,根本就找不到景儿的任何身影。
  
  对于此,折言心里也很是担忧。
  
  要是没在人间的话,那就一定在妖界了。
  
  妖界,景儿没有任何的修为,那必定是寸步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