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这是道理吗?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即也就顾不得那么多去找凰诩圣君了。
  
  她也是实在是看不下去殿下被这样折腾,如今事儿变成这样,真的都是殿下一个人的错吗?
  
  不,不是这样的。
  
  ……
  
  沟鸿万丈,千石嶙峋,烟霞共舞,莺飞啼鸣……
  
  皇巢山始终都是这样处于万千美景之中,让人沉醉其中的一块四海八荒宝地。
  
  圣君殿中,凰诩一袭白色长袍,发丝随风而起,都说男人绝美如画……
  
  殊不知……
  
  他就是一副画,一副毫无挑剔的画。
  
  只是如今,他的眉宇间却是有着淡淡的忧虑。
  
  自从折言从这里离开后,他的心绪一直都很是不平稳。
  
  “来人。”
  
  “是圣君。”
  
  “让太子过来。”
  
  “是。”
  
  在人间的那些年,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燕公主会用一副如此受伤的表情看自己。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他伤害到她了一般,真的很不好很不好。
  
  但这一点凰诩自然是不太想承认。
  
  他一点也不记得这个女人的存在,但看到她伤心,他的心里会很难过,在东海听到她有孩子的时候,他会感觉到很不适。
  
  如今,她说那个孩子是自己的,那么……
  
  是吗?真的是吗?可在他的印象中,她和那个女人可是一点关系也没有。
  
  很快,凰十音来了。
  
  “二叔,你找我。”
  
  “坐。”
  
  凰诩盘坐在凉亭中,面前摆上了一副棋盘。
  
  凰十音对面坐下,在看到面前的棋局的时候,眉心微蹙,很显然,这棋局已经到了死局。
  
  “会下棋吗?”
  
  “会。“
  
  “陪我对弈一盘。”
  
  凰诩手中一枚白子,始终不知道要如何落下。
  
  而凰十音和他也一样,现在双方势均力敌,都被对方吃的死死的,不管走哪一步都是个死。
  
  凰十音很是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是如今这情况到底是要如何冷静?
  
  “折言,和你熟悉吗?”
  
  “熟悉。”
  
  对于折言,凰十音原本是不熟悉的,只是自从在魔界之后,他对这个女人就比较关心一些,加上这几年樊荣也经常在他耳边提起折言这个女人。
  
  所以他也就越加的了解了这个女人的存在。
  
  “和我讲讲她吧。”
  
  “啊?”
  
  凰十音几乎是认为自己听错了,从二叔回到皇巢山后,他就一直不曾关心任何事儿任何人。
  
  对于女人,他几乎是完全拒绝的一般,不管自己爹爹给他找来多少女人,最后都是无疾而终。
  
  他好像在等待谁,但他自己却都不知道。
  
  “折言是个很好的女人。”
  
  听了樊荣这么多,凰十音给折言的综合评价也就只有这句话,是真的很好很好,为了爱什么都肯去做的女人。
  
  为了念游之放下身份去求人,为了念游之的要求她不惜被血王打的半死也要变强,为了不让念游之受到伤害独闯魔界救出自己。
  
  这就是她,一个让人感觉到敬佩的女人。
  
  “二叔,你知道,她为何会在魔界沉睡三年吗?”
  
  “为何?”
  
  这件事凰诩自然是知道的,在知道折言这个人之后,他就很是好奇这件事。
  
  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他也不曾去查背后的原因。
  
  “因为我当时被宫奕澈困于魔界之中。”
  
  “为了救你?”
  
  “是,也不是。”
  
  “……”
  
  凰十音的话,让凰诩微微蹙眉,她为了救十音独闯魔界?然后沉睡三年不醒。
  
  看他的表情凰十音就知道凰诩是误会了。
  
  “你知道,凤族世代阴阳血,她当初救我,也是因为不要让她心爱的人受到伤害。”
  
  “……”
  
  “在那之前,他心爱之人也因为受到魔界的困扰,不得已强行冲破一些力量,必须是要阴阳血的牵引。”
  
  凰十音话说到这个份上,凰诩也就明白了,阴阳血是会被融合,是救下了人,但也是牵制了人。
  
  她之所以不顾一切的要救下凰十音,其实就是因为担心自己心爱的人被凰十音连累。
  
  “之后呢?”
  
  凰诩很想知道,她为何会在魔界沉睡是三年,还有那三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一切的一切,让人感觉到有些无法护忽视的痛。
  
  在听到她的这份勇气这份不顾一切的时候,他的心也是莫名的撞击在一起。
  
  “之后,她不顾一切的救出我,然后自己被魔军围困,至于后来的事儿就不知道了……”
  
  “……”
  
  “我是出来了,她却是从那之后沉睡在魔界无冕宫。”
  
  那三年,宫奕澈想了不少的办法,都都是没有任何效果,也只能任由她沉睡。
  
  听到这些,凰十音虽然说的很是平静,但凰诩听着,心里还是很不是滋味。
  
  原来,她是如此的有勇气吗?为何会让自己置身在如此险地?
  
  “二叔,这棋局是你摆下的吗?”
  
  “……”
  
  “你可知道,这棋局现在就像是你和折言,不管你们如何迈出一步,都是会被对方困死?”
  
  凰十音一针见血,现在不管凰诩承认不承认,他都在心底为折言着急。
  
  至于为何会如此紧张这个女人,他大概自己也是不知道的。
  
  只是如今到了这一步,真心的让人感觉到很是难过。
  
  …………
  
  燕王宫,苏姜和樊荣都一度的以为折言就要如此颓废消沉下去。
  
  帝羽也是焦急的不得了。
  
  “早知道就不要让她出去了,去什么皇巢山,就知道那小子没良心。”
  
  “……”
  
  苏姜和樊荣都保持沉默,看着帝羽各种的发飙。
  
  当初他去找凰诩一起去救言儿的时候,他就看出来了,那个小子没良心,不要他的言儿了。
  
  如今折言去了一趟之后回来变成这个样子,帝羽就更加的没好气了。
  
  “王,圣君是因为忘记了殿下所以才会……”
  
  “哼,忘记了这是道理吗?”
  
  咳咳,是没道理,但他好像忘记了,当初就是因为他忘记了白灵,以至于和白灵现在生死相隔,那种感觉自然是不好受的很。
  
  只是现在到底要如何呢?
  
  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不管如何,凰诩就是记不得折言,这也是让大家最为头疼的地方。
  
  “本王明天就将妖界最优秀的男人全部找来,随言儿挑。”
  
  “那要是挑不到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