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孩子是你的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很显然,在知道折言孩子的事儿之后,凰诩到现在的气还没消。
  
  看着他如此对待自己,折言的心是痛的,念游之之前从来都舍不得折言对待她。
  
  如今这样,她的心真的很痛很痛,但也是强忍自己不准哭出来,她也有她的骄傲。
  
  自然是不会允许自己在念游之面前有丝毫的懦弱。
  
  在他无限溺爱的时候,她是个软弱的在他怀中的人,当个他对自己冰冷的时候,她亦是能坚强的立足天地间。
  
  “不要为难他们,我说几句就离开。”
  
  “……”
  
  折言丝毫不顾他的怒意,径直就坐在他的对面,环顾了四周一眼,有不少的侍女,这和念游之的时候还真是有些不同,以前念游之是很喜欢清静的,只要有他的地方都几乎是没人。
  
  “接下来我要说的话,可能不适合外传,你确定要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
  
  “都下去吧。”
  
  既然折言都这样说了,凰诩自然也不好将这些人留下,绝美的脸上依旧是有些怒意,很显然这个时候她是不想见到折言的。
  
  对于他的这个态度,折言也丝毫不在乎,就那样定定的看着他好一会。
  
  当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凰诩脸上有了些许的不耐。
  
  明明对她不是这样的,但为何还是忍不住的要去排斥呢?
  
  对此,凰诩很不懂,不懂自己。
  
  看着他不耐的神色,折言也不多做纠缠。
  
  “我怀孕了,我相信,在东海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恩。”
  
  凰诩不会承认,就是因为知道她怀孕了,这些日子才该死的很难受,他心里真的很难过,不知道为何,他很不喜欢她怀上别人的孩子。
  
  到底是如何的深爱,在完全忘记后,竟然还有如此深的感觉。
  
  “这个孩子是你的。”
  
  “什么?”
  
  折言这句话,让凰诩脸上满是震惊,更多的是不解和迷茫,虽然,在听到那几个字的时候他心里是真的很高兴。
  
  但随后,脸上是更多的阴鸷。
  
  “燕公主这是什么意思?最好是有个解释。”
  
  在解释两个字上,凰诩咬的很重,当然他不是不承认,而是不相信,完全的就不相信。
  
  在他的意识中,他连这个女人都不认识,何况是和她有孩子呢?
  
  他的这个反应也是在折言的预料之中,虽然知道他失忆了,但心里还是揪的很疼。
  
  将事情的经过全部都告诉了他一遍,也说明了这个孩子为何到现在才成长起来。
  
  念游之听的显然更加迷茫。
  
  折言说,他们在人间是一对很相爱的夫妻,折言也说,这个孩子是他们分开之前就怀上了,而后她遇险落入魔皇手中自此昏睡不醒。
  
  “在那段时间,你保证魔皇没碰你,你确定这孩子不是魔皇的?”
  
  “你什么意思?”
  
  在听到念游之这样质疑的话,折言的心更加痛起来,她不断的告诉自己,他失忆了,是失忆了才会这样对自己说。
  
  但该死的,心里还是很难过,真的很痛很痛。
  
  痛的她几乎都已经无法呼吸了一般。
  
  “燕公主……”
  
  “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你的态度。”
  
  凰诩的话没说完就被折言给打断,她其实是担心自己会从他的口中听到更加可怕的话来。
  
  那些侮辱的话,她是没办法面对。
  
  就算是知道他是失忆了,她还是无法面对,原谅她吧,原谅她的承受力。
  
  “要真是魔皇的孩子,他也就不会放我出魔界一步了。”
  
  在走到大门的时候,折言还是很不甘心的留下这句话,然后离去。
  
  痛,真的很痛很痛。
  
  这个孩子是他的啊,他忘记了自己,所以连带这个孩子也一起的不承认了吗?
  
  一直都在告诫自己,因为他失忆了才会这样对自己,可就在刚才,她得知她是和孩子一起被抛弃的时候,心里真的好痛好痛。
  
  眼泪强忍在眼眶不肯滑下,心更是揪的疼痛,压抑的情绪得不到舒缓,所以心就会更加的疼起来。
  
  ……
  
  折言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去燕王宫的,樊荣见她的情况不对劲,也陪着她一起回来。
  
  见她失魂落魄,苏姜很是担忧的上前拉着她近乎冰凉的小手。
  
  “言儿,还好吗?”
  
  “没事。”
  
  没事,但心好疼,身上没有伤口,但疼痛却不流血的伤口更痛。
  
  折言沉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这么沉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殿下,你和圣君到底说了什么?”
  
  一路上,樊荣都不曾问出这个问题,如今回到燕王宫,她也才更加担忧起来。
  
  尤其是在折言出皇巢山的时候,那感觉就像是失去生命的娃娃一般,在她身上完全感觉不到半点生气。
  
  “我没事。”
  
  “……”
  
  她不知道该如何去说自己内心的痛,只能用没事来掩盖,可真的没事吗?
  
  疼,真的很疼很疼的感觉。
  
  她径直就上了床,然后将自己卷缩在床上。
  
  樊荣见折言如此,想要上前安抚一番却是被苏姜拦下来。
  
  “让她静一静吧。”
  
  此去一看她的模样就是没得到什么好的果子,不然也不会让自己如此的失去生命一般。
  
  爱而不得的痛,苏姜最是了解,但折言的痛她还没体会到过。
  
  毕竟,她和宫奕澈,因为宫奕澈始终不爱她,她体会的也仅此是爱而不得的痛。
  
  但折言却是不同,自小到大,她几乎都是在念游之的手心中长大,成为他的新娘,将万千宠爱都集于一身。
  
  如今突然发生这样的事儿,她的心里自然是不好过的很。
  
  “圣君为何要这样对殿下?殿下难道不好吗?”
  
  “傻丫头,他是忘记了言儿,要是记得她,才舍不得她受如此大的伤害。”
  
  苏姜说的是实话,要是没忘记折言,凰诩断然是让自己去承受那份痛苦也不会让折言受到半分伤害。
  
  要是有记忆,他情愿那个失忆的人是自己,受伤害的人是自己。
  
  “要是凰十音刚这样,我一辈子都不会理他,殿下还真是好。”
  
  “……”
  
  折言倒是什么都不想说,樊荣却看不下去巴拉巴拉的抱怨起来。
  
  当即也就顾不得那么多去找凰诩圣君了。


Ps:书友们,我是蓝小峦,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