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466章:她有了我的孩子

第466章:她有了我的孩子

而折言更无辜,现在有道视线是让她想要忽视都不行。
  
  全场都因为这个消息骚动了,看向折言的目光也不善起来,那意思很明显,就像是在皇巢山的时候,那些侍女就是防贼的眼神。
  
  而进,这些人大概也是在防贼了。
  
  不但如此,就是龙王和龙母也是这眼神看了折言一眼。
  
  “爱妃,将轻轻带下去。”
  
  “好。”
  
  这里这么多的宾客,让轻轻公主在这闹下去也真不是办法,龙母直接就要将她给带下去,这个女儿是她最心疼的小女儿。
  
  但无奈啊,这个女儿也真的让人感觉到很操心。
  
  “不要,我不要。”
  
  “来人,将这个姑娘也一并带下去。”
  
  龙母无奈,只能将折言一起带走,一听到自己也要被带下去,折言更加蹉跎了,看向凰诩的目光那就是在求救。
  
  而凰诩也是因为那句孩子的事儿,看着她的眼神都冷了几分。
  
  这眼神,折言的心神瞬间不宁起来。
  
  最终,凰诩的稳坐泰山,折言不得已也被带了下去。
  
  “圣君,你要救救殿下,殿下……”
  
  “闭嘴。”
  
  樊荣的话没说完就被凰诩给怒声打断,她……她明明说喜欢自己,那为何会有孩子?
  
  那孩子的父亲是谁?现在凰诩完全是这样的想法,很想知道,她怀的到底是谁的孩子。
  
  “圣君,殿下是爱你的,她不会和别人……”
  
  “可她怀孕了。”
  
  这到底要如何解释?一边说喜欢自己,一边身怀有孕,这到底是要如何解释。
  
  樊荣一时间也找不到更好的理由来解释这一切,毕竟,殿下现在身怀有孕,这就是最没办法的说法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也真心的让人感觉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
  
  折言被带下去后,和龙轻轻在一起。
  
  龙母很是严厉的看了折言一眼,那严厉的眼神让折言都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母后,我要和言儿成亲。”
  
  “不行。”
  
  “不行。”
  
  折言和龙母的声音几乎是异口同声,无疑的,龙母自然也是看不上折言,而这折言也看不上东海。
  
  龙轻轻现在给折言的感觉就是无理取闹。
  
  “可她有了我的孩子母后。”
  
  “……”
  
  囧!!
  
  折言觉得,这公主真的是疯掉了,为啥这么说呢?现在这情况孩子很是让人感觉到有些棘手。
  
  不晓得到底要如何才能好好的稳住这公主。
  
  但眼下看来,这情况必定是稳不住的。
  
  龙母在听了这话,脸上的冰冷瞬间龟裂,很是诡异的看了看折言,然后再看了看龙轻轻。
  
  “你不用为她说好话,那孩子不是你的。”
  
  “是我的,那就是我的孩子,言儿的就是我的。”
  
  “……”
  
  折言扶额,她怎就不知自己还有让女人痴心绝对的体质呐?这不好,真的不好,即便是知道自己有孩子了还如此。
  
  折言觉得,这私下中,龙轻轻一定会想办法打掉她的孩子。
  
  这女人,看似对自己很情深,其实也是个危险的,折言可不敢让自己和孩子一起冒险,那太危险了,她不敢,真心的不敢啊。
  
  “轻轻,你就是为她说好话,也要有个度,这孩子你就不要往自己身上顾了。”
  
  “……”
  
  “你没那个功能,没有让女人怀孕的功能。”
  
  懵!!
  
  龙母,你确定这样说话很合适吗?折言和龙轻轻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小脸都是一红,表示有些不知所以。
  
  不带这样的,折言觉得,虽然平时和樊荣开玩笑的时候也是荤素都来,但龙母毕竟也是个长辈啊。
  
  一个长辈在小辈面前如此说话真的合适吗?真的合适吗?
  
  折言很怀疑,这龙母身上是否真的有长辈的体质,不然怎么会说一些让人有些羞怯的话来?
  
  “你是帝羽的女儿?”
  
  “是。”
  
  “你爹是个痴情的人。”
  
  这是在夸自己爹爹吗?恩恩,她也觉得自己爹爹是个好男人,对自己母后那绝对是痴心的很。
  
  可有情人,并不一定是要眷属的,也会有中途夭折的,比如她的爹爹和母后。
  
  想来,其实自己爹爹和母后也是一对有情的苦命鸳鸯。
  
  “但本宫更希望轻轻是个女儿,所以……”
  
  “我明白,我和我爹也一样是个痴心的人。”
  
  “……”
  
  这是夸自己吗?恩恩,是的,她觉得自己也是个痴心的人,至少对凰诩是始终如一,绝对不会有半点的移情别恋。
  
  但想到刚才他那冰冷的目光,折言就感觉到无措。
  
  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她自己也不知道,那么接下来,她要面对的又是什么呢?
  
  “轻轻公主,你该知道,我爱他,所以……求你成全我们。”
  
  “言儿,我比他更爱你。”
  
  “这世上,最难懂的就是爱,不能因为你更爱我,我就要跟你在一起,那么以后要是有更爱我的人,比你还要爱我,难道我也要和他在一起吗?”
  
  “……”
  
  “我们,不合适。”
  
  真的不合适啊,这是实话啊,只是折言这话一说,预料中的,龙轻轻再次嚎啕大哭起来,那声音是那样的凄凉。
  
  好像是被自己心爱之人抛弃了一般。
  
  折言很无辜,对天发誓自己从未对龙轻轻动情,所以这绝对不存在负心抛弃之类的。
  
  ……
  
  折言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出了东海。
  
  反正今天这个寿宴因为她的出现搅合的是乱七八糟。
  
  全东海的人都不欢迎她了。
  
  尤其是龙王和龙母,看折言的眼神那简直就是十恶不赦的模样。
  
  折言也不跟他们计较,毕竟在她的心里,最重要的不是他们,而是自己的夫君,只是现在,她的夫君好像……
  
  凰诩果然是没有等待她一起出来。
  
  然后自己走了。
  
  “殿下?”
  
  刚出龙宫大门,就迎来了樊荣,樊荣很是担心的看着折言,将她上下都打量了一遍,在确定她身上没有受伤后,她也就放心了。
  
  折言微微一笑,表示自己没事儿。
  
  “他走了吗?”
  
  “恩。”
  
  “是不是不太好?”
  
  “脸色非常的不好。”
  
  对于折言,樊荣很是好心的提醒到,这次怀孕风波,让凰诩圣君很显然的不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