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460章:被龙轻轻附身

第460章:被龙轻轻附身

“十音,我想我们今天下午还是回去东海吧。”
  
  “……”
  
  龙月见折言弱鸡一般的挂在凰诩身上,完全就找不到任何动手的机会,于是乎,就将目光转向了凰十音。
  
  在来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是来和凰十音定亲的,无奈,这凰十音好像也不喜欢自己。
  
  既然不喜欢,是不是就该在自己来之前和自己说清楚?难道说清楚真的就有这么难吗?
  
  事情闹到现在这个样子,龙月自然也就认为自己和姑姑是被耍了。
  
  可怜的姑姑就知道哭唧唧的,让人感觉到很是心烦意乱。
  
  “恩,回去也好。”
  
  哪里知道,凰十音现在也是恨不得两人赶紧的滚蛋。
  
  要是自己父王出关的话,指不准会出什么大事儿。
  
  樊荣这好几天都不理会他了,他自然也是着急的很,这不,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自然是早点走的好。
  
  “不行,我不要回去。”
  
  “你留下来干什么?”
  
  对于自己姑姑的话,龙月表示很无奈,很想怒吼一句,人都不要你,你丢人现眼的做什么?无奈这是自己的姑姑,她不敢……
  
  “要走你自己走,反正我自己不走。”
  
  龙轻轻是铁心的不要离开,反正就是要在这里。
  
  对此,龙月很是扶额,而折言在听到龙轻轻这话后,几乎是啥也吃不下去了,就这么静静的,很是不客气的挂在凰诩身上。
  
  “燕公主,放手。”
  
  见折言一直抱着自己的手臂,凰诩感觉很是不舒服。
  
  折言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很是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内心独白,没看你媳妇都已经在被女人纠缠了么,你丫的竟然还能如此的淡定,真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你媳妇。
  
  “夫君,你以前都叫我言儿的。”
  
  “本君不曾成亲。”
  
  “……”
  
  这话说的很是伤人,现在倒不是龙轻轻要哭了,而是折言要哭了,折言真的要哭了!
  
  以前他从来不会这样对自己说话,如今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为何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说到就做到,这不……
  
  折言和刚才的龙轻轻一样嚎啕大哭起来。
  
  “……”
  
  这一幕看在众人眼里,瞬间感觉是被龙轻轻给俯身了,樊荣觉得,自己这殿下为啥就这么丢人呢?
  
  哭就哭吧,还紧紧的抱着凰诩圣君,这看上去怎么都像是非常委屈的样子,其实说真的,折言真的很委屈。
  
  很是怀念念游之的那个时候。
  
  如今变成凰诩圣君后,对她很是无情,虽然做的不明显,但在折言看来,真的很是无情,无情的她整个人都有些受不了。
  
  “你先放开我。”
  
  见折言哭的如此厉害,凰诩心里也是一阵柔软,很是无奈的抚上她的小脸。
  
  这动作,看在龙轻轻眼里瞬间再次红了眼,爱哭的人和折言一样,嚎了起来!
  
  瞬间这个歌圣君殿都充斥在女人的嚎啕大哭声中,外面的侍卫都面面相窥,心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为啥哭的如此凄惨呢?
  
  不用说,如此吵吵的声音,折言和龙轻轻都被扔了出来。
  
  可见成为凰诩圣君的念游之,脾气还不是很好。
  
  “殿下。”
  
  被扔出来的折言,直接被樊荣捡回了院子,看着折言哭唧唧的模样,樊荣觉得很可怜的,但因为龙轻轻的前车之鉴,她也不敢多哄哄折言,很担心她被龙轻轻俯身然后对自己纠缠不清。
  
  “你说,他怎么能多自己这样狠心呢?”
  
  “殿下,不是狠心,而是因为他只会对你一个人好。”
  
  “可他刚才将我扔出来了。”
  
  想起他暴怒的让人将自己扔出来的时候,折言几乎都感觉到万念俱灰了。
  
  难道他真的将自己忘记的一干二净了吗?难道说……
  
  想到合理,折言的心就疼了起来。
  
  “驸马是不记得你了,要是记得的话,一定不会忍心这样委屈殿下。”
  
  樊荣说的是实话,都是失忆惹的祸,要不是失忆的话,折言也不会受到这么多的痛苦。
  
  折言还是很委屈,但想到,他是失忆了才会这样对自己,心里也就放宽了一些。
  
  ……
  
  接下来的日子中,龙轻轻直接是被龙月给拧着回了东海。
  
  可怜的龙月,原本是该自己依靠姑姑的,哪里知道姑姑是这德行,还让她不断操心的感觉。
  
  “殿下……”
  
  “恩。”
  
  忽然,樊荣很是惊恐的看着折言,那眼神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折言不懂,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这不看就算了,这看到后,她也是吓了一跳。
  
  “怎……怎么回事?”
  
  翅膀,白色羽翼,只有在怀孕才会出现的白色羽翼,为何会这么长在了自己的背上?
  
  这不是要怀孕才会长出来的吗?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殿下,你,你是不是背着驸马做了什么?”
  
  “什么做了什么?”
  
  折言明知道这樊荣说的是什么意思,但眼下还是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她确定从魔宫回来后一直都清白的很,在魔宫的时候,也是清白的。
  
  只是,如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你……”
  
  “不要瞎想,这一生,除了他,我就不曾有过别的男人。”
  
  “可是你们……”
  
  折言很想说,你就是来到皇巢山和驸马做了那事儿,也不该那么快就怀上孩子啊?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孩子是在来皇巢山之前,可是,在来之前,折言一直都昏睡不醒。
  
  樊荣在脑海中翻找任何信息,可都是没有。
  
  而折言也更加疑惑了,自己和念游之在一起做那事儿已经是三年前的事儿了,为何突然怀孕了?
  
  “我也不知道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
  
  “什么?”
  
  折言崩溃了,殿下你是在说,你不知道为何会怀孕吗?还是说,你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这要是折言知道樊荣内心的想法的话,指不定会这么的怒吼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折言很是着急,努力的回想发生的一切事儿。
  
  但现在唯一想的是,可能,会是宫奕澈的?
  
  难道说,在自己昏迷不醒的时候,他竟然还对自己做出那样的事儿来?
  
  不能吧?那人如此骄傲,不会做出那样的事儿吧?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