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454章:觉得很光荣

第454章:觉得很光荣

很是惊愕的看着折言,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被折言给打了。
  
  刚才那一掌虽然不重,但却是打在他的心口上,呵呵,都能攻击到他的心口,不得不说,折言哈真实有两把刷子。
  
  只是如今折言似乎也真的是一点不跟他客气。
  
  “过去这么多年,还有点本事了?”
  
  “过奖了,继续。”
  
  折言将凰泽打上了,心里倍爽,虽然自己也很狼狈,但想到这凰泽的修为和年岁,打了他就觉得很光荣。
  
  当即也就打上瘾了。
  
  “殿下,小心啊。”
  
  见凰泽瞬间再次狠了起来,樊荣很是担心的看着折言,真的很担心她会受到伤害。
  
  对于樊荣的话,凰泽直接是瞪了她一眼。
  
  “吃里扒外的东西。”
  
  “你原本就不承认我。”
  
  “荣儿你少说两句。”
  
  凰十音很不喜欢樊荣惹怒自己的父亲,毕竟,他想要和她顺利的在一起,那么无疑是要得到自己父亲的承认。
  
  但樊荣说的是也是实话,你根本就不承认我,我哪里吃里扒外了?
  
  更重要的是,要是殿下和凰十音两个人,她指定选择的是自己的殿下,不要问为什么,跟殿下的感情好过了凰十音。
  
  折言是个很灵活的人,知道自己和凰泽硬碰硬得不到任何好处,当即也就不那么客气的,在他发狠的时候,她就躲,也不在意自己是不是孙子,不管凰泽如何骂她,她都不接招。
  
  等到凰泽有些体力不支的时候,她上去就狠狠的揍!
  
  这样的折言看在樊荣和凰十音心里,还真不是一般的彪悍。
  
  “殿下打的好。”
  
  “荣儿!”
  
  见樊荣这样,凰十音很没好气的怒瞪了她一眼,对于这一眼,樊荣丝毫不在意。
  
  “你父亲就是不讲道理,就该让殿下教教他。”
  
  说真的,在这樊荣心里,这凰泽还真不是一般的不讲道理,幸好自己殿下不是那么好的软柿子,这不,没捏的好,直接捏了一手的血。
  
  “你闭嘴。”
  
  不管凰泽是什么样的人,但在凰十音心里都是非常值得尊敬的父亲,自然是看不惯有人如此说自己的父亲。
  
  对此,樊荣表示很无辜很委屈。
  
  “你和你父亲过一辈子吧。”
  
  “你说什么?”
  
  “……”
  
  “你再说一次?”
  
  这丫头说话是越来越没轻重了,想到刚才折言说自己父亲喜欢男人,如今这丫头如此说,凰十音自然是没好脸色给她。
  
  看着她脸上满满的都是委屈之色,凰十音很扶额。
  
  一边的折言和凰泽打的是没有方向感,两人的身上都不是很好,当然,折言的巧妙灵活,让凰泽受到了更多的伤。
  
  就在两人打的难分难舍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制止了两人的搏斗。
  
  “住手。”
  
  果然,这个声音是很有威慑力的,凰泽瞬间就停手,折言一个没收的住,一拳就揍在了他的脸上,打的他鼻青脸肿。
  
  那力道之大,凰泽一个不防直接被揍的摔到了地上。
  
  “你……”
  
  “不好意思,没忍住。”
  
  这天下要是知道,凰诩圣君的哥哥凰泽神君被折言一只小妖精修理了,咳咳,估计这皇巢山都要沦为这六界的笑话了。
  
  在看到凰诩的时候,折言也不顾自己身上的狼狈,直接就蹦跶到他身边。
  
  “夫君,你总算出来了,他欺负我。”
  
  “……”
  
  几个人都是一脸的黑线,尤其是凰诩和凰泽。
  
  刚才他出现的时候,明明就看到折言一拳打在了凰泽的脸上,如今她在说什么?说凰泽欺负她?这样真的好吗?这样真的说的过去吗?
  
  但看着她一脸无辜外加告状的小眼神,凰诩不知为何,心里就一阵柔软。
  
  但他很确定,他不认识眼前这个女子,她叫自己夫君,那软糯的声音让人听的很是心疼。
  
  就好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一般。
  
  其实,他不记得折言,这才是折言最觉得委屈的地方。
  
  “夫君,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
  
  见凰诩什么话都不说,折言心里很是打鼓,她似乎一时间忘记了这个男人已经将她忘记的干净,只是觉得比起之前,他现在的反应不是一般的冷漠。
  
  如此,折言感觉到心里疼疼的,那种感觉很不好受,在来的路上她其实就已经做好一切准备,只是没想到真的面对的时候,心里还是会如此的疼痛。
  
  “本君不认识你。”
  
  “……”
  
  见折言期待的眼神,最终凰诩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中,折言都不晓得,在听到那句话的她,当时是如何过来的。
  
  只是眼下,她感觉自己的心都被掏空了一般,瞬间让她有些找不到方向,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儿,更加不知道,这天下到底怎么了。
  
  “你说什么?”
  
  “……”
  
  她不敢相信,一点也不敢相信念游之会这样跟她说话,说不认识她,这在之前她是从来不曾想到过的问题。
  
  在来的路上,她一直都在想她和年与之见面的场景,但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如今这样,到底是怎么了?她到底要如何说?
  
  “燕公主,你将本君的皇巢山毁成这个样子?”
  
  “诩,让她滚出皇巢山。”
  
  凰泽见自己的弟弟已经完全忘记折言,当即也就不放过任何机会将折言赶走。
  
  在他的心里,这折言真的是个很难缠的人,只要将她赶走,这一切都好办了。
  
  “我不会走的。”
  
  “……”
  
  “我是你的娘子,你想要将我赶去哪里?”
  
  对于凰泽的话,折言丝毫不在意,定定的看着凰诩,这是她的夫君,虽然已经不是念游之,但她还是清楚的感觉到,这是她的游之。
  
  游之,但是,如今这是凰诩,再也不是那个对她宠上天的念游之。
  
  凰诩的心里是有一个心爱的女人,但那个人,绝对不是折言。
  
  甚至可以说,他其实也不记得自己心底的那个女人,意思就是……不管是折言的前世还是现在,他都一概不记得。
  
  当初那两年,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会忘记折言?为何会丝毫都不记得了?
  
  “燕公主,我想你的情绪不是很好,离开这里吧,回去该你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