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442章:对她放手

第442章:对她放手


  
      cpa300_4();第443章:对她放手
  
      只要是身形在透明状态的时候,那就是要灰灰湮灭的时机。
  
      看着她忽明忽暗的身形,宫奕澈整个人的心都狠狠的揪在一起。
  
      不能,不能让她羽化,要是她羽化了,他这辈子都要在悔恨中度过。
  
      “言儿,不要死。”
  
      “……”
  
      妖精死,那是比凡人还要厉害的失去,她要是就这么死了,那不用说,必定是不会再回来。
  
      要是她羽化也好的,但就担心她会灰灰湮灭,那么,这世上,就连她的转世也不会有。
  
      那样的结果实在是太沉重。
  
      他虽然现在已经认清楚自己的心,但看着她去死,他还是做不到,毕竟曾经是他最为心爱的女人。
  
      “言儿,你醒来,醒来,醒来我就放你自由,成全你和念游之。”
  
      “……”
  
      其实这句话很可笑,即便是得不到他的成全,两人也是一度的在一起。
  
      只是,要是宫奕澈不成全的话,他们也是没好日次过。
  
      如今,他终于想通,放手!!
  
      “你醒来吧,醒来我就对你彻底的放手。”
  
      “……”
  
      “你说的对,我不爱你,我不爱你了,所以我放手。”
  
      原来,放手两个字是如此的轻易就能说出口。
  
      或者说,其实他根本不曾爱上折言,在玄冥宫的那些日子,他也是对她动心过,只是无奈,这个丫头啊,最终还是离开了。
  
      而他也随之的各种不甘心,以为那是爱,不断的争取,不断的占有……
  
      可也不否认,他或许是深爱折言,爱到一种成全的地步。
  
      看着她痛苦,他的心里其实也是那么的不忍心,最后还是忍不住不的妥协,成全吧。
  
      “你要是不醒来的话,我就杀了念游之,让你再也见不到他,本宫要让一个人灰灰湮灭那是很简单的事儿。”
  
      “……”
  
      “言儿,你要试试吗?”
  
      后面这句话他说的很是痛心,是因为他真的在担心折言会死,要是她真的死了,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痛,真的很心痛,心痛的无法呼吸了一般。
  
      若是真的不爱的话,或许,就不会心痛,但现在,他心在痛,真的很痛很痛的地步。
  
      见折言始终不醒来,宫奕澈很无奈的离开。
  
      或许,他在她身边,她反而是不愿意醒来,毕竟,这一生,他给予她的,太多太多的伤害。
  
      多的她估计都很想躲起来,再也不和他有任何的交集。
  
      ……
  
      无冕宫
  
      是折言在这里的住处,不管什么时候来到魔界,这无冕宫都像是她的家一般给她留着。
  
      无冕宫很大,是魔界最大的宫殿,也是魔界最为奢华的宫殿,当然,是在宫奕澈寝宫之下。
  
      无冕……这其中的寓意也不知道是为何,宫奕澈的心思一向都比较难以琢磨。
  
      红纱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说。
  
      只是就这样沉静的看着。
  
      “言儿。”
  
      一个很是清美的红影出现在她的床边,看着黑色大床中央那雪白的人儿,红纱心里很是心疼。
  
      这丫头,一向都很是招人喜欢招人心疼。
  
      曾经,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一次又一次的对她出手相救,无奈,她就是那么的喜欢她。
  
      那个冰冷的杀手,嗜血的心,残忍的心,最终是无法对折言袖手旁观。
  
      “你已经沉睡了三年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
  
      三年!!
  
      转眼折言已经在这无冕宫中沉睡了三年。
  
      这三年时间,从最开始宫奕澈是经常的过来。
  
      只是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很少出现,或者他说的对,是该放手的人。
  
      最终,他也明白,自己出现对折言的病情一点好处也没有。
  
      这三年来,外面发生了太多太多,翻天覆地的变化……
  
      折言一无所知,不管是她的游之,还是她自己,最终这些都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她在魔宫的消息被宫奕澈全面封锁起来,凰十音说折言肯定是在魔界。
  
      但是无奈……这三年的时间都不曾有人来接折言。
  
      “你知道吗?你的夫君念游之,竟然是皇巢山圣君凰凰诩。”
  
      “……”
  
      “他已经是圣君了你知道吗?他还活着,你赶紧醒来去找他,要是没有你,他一定会感觉很伤痛。”
  
      “……”
  
      这几年,红纱几乎是每天都会来,不管她在她耳边说什么,折言就像是失去知觉的人一般,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也确实,她就要这么沉睡着,三年时间过去,她一点反应也没有。
  
      身上的伤早就好了,在倒下那一刻,她心里到底是如何的万念俱灰,竟然都不想再醒来?
  
      “只要宫奕澈不愿意,就没人能进来魔界,你呀……你要是再不出现的话,他会发疯的知道吗?”
  
      “……”
  
      没有反应,没有任何反应。
  
      不管红纱说什么,折言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而红纱自然不敢说的是,其实念游之一年前就成为了凰诩圣君,但是无奈的是,他根本就不曾找折言。
  
      至于为什么,红纱不知道,她也不敢在折言面前提起这样的事儿。
  
      到底是为什么?
  
      他竟然都不曾找折言?他不是很爱折言的吗?这份爱如今到底算什么?
  
      红纱看着一点反应都没有的折言,最终也只能无奈离开。
  
      ……
  
      刚出了无冕宫,就遇上了一个红纱最不想见到的人。
  
      或者对她来说,是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对的人。
  
      “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吗?”
  
      “恩。”
  
      这三年来,宫奕澈虽然不曾进到里面,但却是时常会问起折言的情况。
  
      每次红纱带来的消息都是让人绝望的几乎。
  
      折言不曾有半点转醒的还迹象,好像对这世界都绝望了一般。
  
      听到红纱每次出来都一样的答案,宫奕澈也几乎都绝望了,对折言的这反应绝望了。
  
      “为何凰诩圣君对她一点也没反应?”
  
      “不知道。”
  
      这件事,宫奕澈也不曾去打听,他甚至故意放出消息折言在魔界,可无奈的是,皇巢山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念游之的这个反应,让他有些迷糊了,难道他也是对折言放手了吗?
  
      呵呵,要真是如此的话,言儿就算是醒来,那也是痛苦的。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