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441章:救出凰十音

第441章:救出凰十音


  
      cpa300_4();第442章:救出凰十音
  
      “要是一会发生什么情况的话,你不要管我,自己回去皇巢山知道吗?”
  
      “你……”
  
      “你不要误会,我对你没那个意思,我不能让你受伤,是因为我想好好保护他。”
  
      “折言。”
  
      “你也不要误会,我是有底线的人,你的话我听明白了。”
  
      “……”
  
      “记住,一会不管发生什么,我会带你安全突围出去,你走。”
  
      对这一点,折言很是坚持,不管如何,先让他离开才是,凰十音不再说,很是沉静的,看着折言的眼神也有些变幻起来,任由折言将自己带离。
  
      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念游之看上的这个女人,没看走眼。
  
      她为了念游之什么都可以失去,要是实在守护不住自己,她可是可以不要命,但唯一要做的,就是要守护住自己心爱的男人。
  
      随着结界的破除……大批的魔卫也蜂拥而至势必要拦住她们。
  
      折言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游之……你是否曾经也知道我要面对这一切,所以才狠心的让我去巫族承受那魔鬼一般的训练。
  
      在那迷幻之境中一次又一次的狼狈,到最后是理所应当的面对这一切。
  
      那个时候,难道你就知道她有一天要独自面对这样的场面吗?
  
      这个时候,折言甚至是庆幸血王那无私的教导,也才让她真的强大起来。
  
      迷梦琴曲再次响起,那音魂能攻击很多人,当然,意志不坚定的也会被折言的琴声带入自己的梦幻。
  
      只是,这如此浩大的场面,难免也会不受到她的控制。
  
      “你赶紧走。”
  
      “言儿。”
  
      “人太多了,我担心会撑不住,你赶紧走,宫奕澈不会对我怎么样。”
  
      折言很是坚定的说道,不管如何,先让凰十音离开才行。
  
      看着她如此坚定的背影,凰十音知道,她坚持,一定也不会让自己出手,因为她绝对不希望看到他受伤。
  
      只是将她一个人留在这里,一个大男人自然也做不出这样的事儿来。
  
      “我不会离开。”
  
      “十音太子,你要是真的想帮我的话,出去后就去找我父王,帮我找到他。”
  
      “可是你……”
  
      “我说了,他不会伤害我,当是我求你。”
  
      听到琴曲的魔卫大部分都被折言控制,但也难免有控制不住的,毕竟她的修为不深,现在唯一能保护凰十音离开。
  
      “走啊。”
  
      见凰十音始终不离开,折言心里慌乱了,要是他不走的话,她就无法安心对付这些人。
  
      最终,凰十音很是不忍的看了一眼折言,他不得不离开,因为他知道她的心思。
  
      折言一路掩护凰十音到了六界大门。
  
      樊荣真的还等在哪里,在看到凰十音的时候,满脸都是欣喜,但在看到如此大的困境立刻满是警惕要去帮忙。
  
      “樊荣,先带他离开这里。”
  
      “那殿下你呢?”
  
      “你们先走。”
  
      “可是……”
  
      “滚!!”
  
      迷梦琴曲也因为折言的心神不稳功亏一篑,全部魔卫已经朝她们而来,折言无奈,只能和他们纠缠起来。
  
      “赶紧滚啊!”
  
      “可是殿下你……”
  
      “樊荣,不要让我想杀你。”
  
      “……”
  
      折言愤怒痛恨的声音,让樊荣很是惊诧,在最后,不得已只能将凰十音带走,她知道,不管折言做什么,都是有她的道理。
  
      见到两人离开,折言也就放心下来的对付这些魔卫。
  
      碧月弯弓一出,很多魔卫都倒在了她的箭术下。
  
      但神器,始终是需要有修为支撑的,比如折言的修为原本就不高,想要好好支撑迷梦琴曲和碧月弯弓完全是不可能的事儿。
  
      要是一直用神器的话,这人太多了,受到损伤的只会是她自己。
  
      当即收起弯弓,和这些魔卫缠斗起来。
  
      不下片刻功夫,她满身狼狈……
  
      分明是可以搬出自己魔后的身份压制他们,不管如何,也不管折言是不是愿意,但宫奕澈却是在全魔界面前都承认她是魔后的。
  
      只要搬出这个身份,就没人敢再对她怎么样。
  
      但她也有自己的坚持,即便是危险万分,她也不想用有关宫奕澈的身份,这就是她在这条路上唯一的坚持。
  
      最终,她几乎是用尽全力……
  
      争取了凰十音和樊荣的离开,而她,却已经无法顺利脱身,即便是死,也要撑住。
  
      可她似乎低估了这些魔卫的狠劲,她身上已经是遍体鳞伤,动作也缓慢下来。
  
      眼看着其中一魔卫的魔刃就要落在她的身上,而她却是没有力气再继续下去。
  
      死……好像是她唯一的出路。
  
      眼睁睁的看着那魔刃逼近自己,而她,却是无能为力的闭上眼,认命吧……从出药王宫那一刻,从遇上宫奕澈的那一刻,她就注定了在这是上的坎坷。
  
      如今也好……结束吧,这一切都该结束了。
  
      其实就这样结束,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她不用再去承受什么。
  
      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没传来,紧随而来的,是宫奕澈的暴怒,她怒了,怒不可解。
  
      “滚!!”
  
      在这最后时刻,折言也已经完全失去意识落在他怀中,他出现的那一刻,她甚至已经没力气睁眼去看他一眼。
  
      “言儿,言儿……”
  
      “……”
  
      “找死。”
  
      伤到了折言,在宫奕澈心里,这些都是该死的人。
  
      他是无论如何也舍不得伤害她半分,如今,伤害折言的却是他手底下的人。
  
      统领千寻在看到宫奕澈满脸愤怒的时候,面色亦是如死灰一般。
  
      “尊,她私闯五叶石带走了凰十音,此女……”
  
      “滚!!”
  
      千寻是魔界的至高统领,宫奕澈真的很担心,担心自己一个忍不住就直接杀了这个人。
  
      这么多人,都在对付她,刚才远远的就看到她是那样的倔强那样坚强的和这些魔卫对峙。
  
      他真的很担心,要是自己不来的话,她是不是就要死!!
  
      难道,死也不要用自己给予她的身份吗?
  
      她只要亮出她是魔后的身份就好,难道用他给的身份就那么难吗?
  
      ……
  
      无冕宫中。
  
      折言的身子一度的陷入透明中,谁都知道,妖精也好,神仙也罢,只要是身形在透明状态的时候,那就是要灰灰湮灭的前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