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439章:要嫁给易煜?

第439章:要嫁给易煜?


  
      cpa300_4();第440章:要嫁给易煜?
  
      真是让人感觉到很是无法容忍,折言也不敢去回想那画】
  
      他是那么的疯狂,自己在他手里就像是个玩偶娃娃一般,完全没有任何生气的任由他摆弄,在她没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他终于是忍无可忍。
  
      “走吧。”
  
      “去哪里?”
  
      自然是五叶石,不然你认为我忍受这么多是为了什么?
  
      折言不是那种老实的人,如今发生这么多事情,她自然想的是赶紧的离开这个地方。
  
      但在她离开之前,那一定是要带上凰十音。
  
      “殿下,宫奕澈。”
  
      “你先去打探他的消息,我直接去五叶石,要是他在魔宫的话,你想办法拖住他,我们在六界大门处汇合。”
  
      “好。”
  
      “还有,要是没等到我,就不要等了,直接去皇巢山。”
  
      “可要是你……”
  
      “放心,我不会有事,也会将凰十音带回去。”
  
      “……”
  
      樊荣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相信自己的殿下,但现在。好像除了相信殿下之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最终,两人以最快的速度分头行动。
  
      折言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瞬间来了灵感,将自己的头发全部散乱下来。
  
      她自然不会变成宫奕澈的样子,她的修为根本不是很深,要是变成宫奕澈很容易就被看穿,倒是不如在自己身形上给别人一种幻觉假象。
  
      ……
  
      五叶石,不是折言那么好找的,但她依照自己在书上看到的记忆还是很熟悉的朝那个方向去。
  
      在这一刻,折言似乎应该感谢自己的博览群书。
  
      以前在人间只是为人的时候,她虽然最喜欢的是医术,但对天下地理分布的书也看的七七八八。
  
      很难想象,对地理分布很是清楚的折言……竟然还是个不折不扣的路痴。
  
      但这一次,她心里却是那么的明了。
  
      或者是成为妖之后,这份地理路痴就有所改观了,至少现在不会跟无头苍蝇一般。
  
      樊荣去找宫奕澈,但意外的是,宫奕澈竟然出了魔界。
  
      这对她们来说可算是个好消息。
  
      人间飞刀门。
  
      红纱和以前一样,始终都是一身红衣的她,将她身上的杀气悉数掩盖起来。
  
      回到人间之后,她就很是喜欢坐在莲池边上发呆,心事重重的模样,让人看着很是心疼。
  
      呵呵,曾几何时,那个让人干额居到冷硬的女子,也会让人有如此心疼的一面出现。
  
      “你要成亲了?”
  
      “……”
  
      猛然,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红纱惯性转身,入眼的就是那个让她挥之不去的讨厌身影。
  
      眸子里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很难相信,这一切看到的是真的。
  
      这是宫奕澈,宫奕澈……
  
      “你,你怎么来了?”
  
      “回答我,你要成亲了?”
  
      “……”
  
      他的声音依旧是那样冰冷,好像认识宫奕澈之后,她一直感觉到的都是他的冰冷。
  
      如今,这霸道冷硬的语气到底又是为什么?
  
      红纱静静的看着眼前绝美的男人,心里一时间也说不上什么情绪。
  
      原来,她是真的会心动的吗?可为眼前这个男人心动,她感觉到了耻辱,她不能的,一定是不能对这个男人动心的。
  
      到底是为什么,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该死的情绪,让她感觉到慌乱的情绪。
  
      “这跟你没关系。”
  
      “再说一次?”
  
      呵呵,和自己没关系吗?宫奕澈也觉得是没关系,但该死的是,他好像是疯了,竟然会在意这个女人的情绪。
  
      真的是该死的疯了,在听到这个女人要成亲的时候,他竟然是忍不住的找来。
  
      这份急切不是疯了,怎么会做出这样不可理喻的事儿来?
  
      “难道不是吗?宫奕澈,我要成亲了,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难道是真的?”
  
      “……”
  
      真的?他到底知道了什么?她什么时候要成亲了?
  
      红纱不知道的是,折言什么都看的明白,其实她对宫奕澈动心了,而宫奕澈也对她动心了。
  
      但无奈的是,她的动心是那么的让人感觉到耻辱,宫奕澈害的她失去了一切,失去了那些家人的温暖。
  
      所以这份动心,让她感觉到自己很无耻。
  
      而宫奕澈的思维一直都停留在玄冥宫有折言的那段时间,他一直都认为他是爱折言的,到底是爱而不得的不甘心,还是原本就不曾开始的不甘心,他现在也已经说不清自己的心思。
  
      “和你没关系。”
  
      “你真的要嫁给易煜?”
  
      “是。”
  
      “不准。”
  
      “和你有什么关系?”
  
      对于宫奕澈的霸道,红纱真的要疯狂了,在她的世界中,这到底是和他有什么关系?为何她总是会……
  
      这一刻,宫奕澈甚至已经没时间去问自己到底为何要如此计较她成亲的事儿。
  
      总之就是心底有一个声音在说……不准,不准让红纱嫁人,至于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
  
      折言很是顺利的摸到了五叶石,利落的解决掉了那些魔卫。
  
      见到凰十音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懵了。
  
      原本觉得,这凰十音会满身是伤狼狈不堪,哪里知道这丫的竟然是完好无损。
  
      “你没事吧?”
  
      “你看本宫像是有事的人?”
  
      “……”
  
      不像,真的是一点也不像,那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她的游之到底?
  
      折言环顾四周,并没发现念游之的身影,这倒是让折言感觉到崩溃了。
  
      以为是太远没看的清楚,上前将凰十音上下打量了一番,但发现这人真的没有一点外伤,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呢?
  
      “不要看了,本宫是受伤了没错。”
  
      “怪不得。”
  
      折言就说嘛,这丫的要是真的完好无损的话,那她的而有之到底又是为什么会受那么重的伤,那么的痛苦。
  
      “那你现在还有事吗?”
  
      “没有。”
  
      “那你为何不自己逃出去?”
  
      “你认为可能?”
  
      “什么意思?”
  
      “……”
  
      折言被这凰十音的话说的有些不明白了,不可能吗?她进来的时候是很顺利的好不好?
  
      为啥这人就不容易出去呢?
  
      这是几个意思,到底是几个意思。
  
      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着凰十音也不像是受到什么伤害的人,这折言就更加有些不明白了。
  
      “这个地方是进来容易,出去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