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437章:凰十音在魔宫

第437章:凰十音在魔宫


  
      cpa300_4();第438章:凰十音在魔宫
  
      折言都会毫不犹豫的避开。
  
      但对于宫奕澈,她想要正面的面对一次,即便是在巫族操练了两年她依旧知道自己不是宫奕澈的对手。
  
      可她不畏惧,哪怕是被打死,她也是没有半分的畏惧。
  
      在没有念游之的时候,她是活都不想活下去了,何况是和这宫奕澈出手。
  
      “凰十音在魔宫。”
  
      “你说什么?”
  
      “不想让念游之有事的话,最好是听本宫的话。”
  
      “……”
  
      魔宫,凰十音!!凰十音为何会在魔宫?皇巢山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凰十音在魔宫?
  
      这突然的变故让折言瞬间失去了判断的理智,凰十音是如此厉害的人,为何会在魔宫。
  
      “你一定很好奇本宫为何会关押他吧?都是因为你……你害了他。”
  
      “……”
  
      “不过本宫也感谢他帮了念游之,如今……”
  
      “你卑鄙。”
  
      折言是怒及了,到底为何会变成这样,到底是为什么?为何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原本是气势汹汹的要射杀这宫奕澈,但最终吗,折言不得不收起手里的碧玉弯弓,她不能,这个人,扼住了她的软肋。
  
      她不能对他出手,这个男人啊,最终是拿住了她的命脉吗?
  
      呵呵,这个男人还真是的,这样,真的好吗?如此这样对待她,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吗?
  
      如果是的话,她能说什么?
  
      “跟我回去吗?”
  
      “……”
  
      去吗?去魔宫吗?要是不去魔宫的话,她能怎么办?
  
      不是她多在乎凰十音,而是因为……凰十音的生死是和念游之联系在一起,她现在不知道念游之到底是去了哪里,是生是死她都不知道,唯一能做的是就是拖住宫奕澈,保护凰十音,给他争取更长的时间。
  
      游之,你到底在哪里,你需要我做什么?
  
      在这一刻,折言感觉到很是无奈,真的很无奈。
  
      “殿下,殿下,殿下……”
  
      远处,樊荣几乎是从云上狂奔到折言面前,扑通一声跪在折言面前。
  
      即便是如此柔软的云朵,也感觉到了樊荣心情的沉重。
  
      “殿下,你救救十音……”
  
      “……”
  
      救十音?呵呵,到底发生了什么,樊荣为何会有这样的反应,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儿。
  
      为何这一切对她来说都是那样陌生,这段时间,她在巫族的那段时间,到底是出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儿?
  
      “殿下,求你,求你……”
  
      “你先起来。”
  
      “殿下,你一定要救救十音太子。”
  
      “你和他……”
  
      “我和他,我和他,殿下。”
  
      “……”
  
      后面的话樊荣就是不说出来,折言也知道到底发生什么,这个小丫头片子啊,和她一样动了人间的情愿。
  
      但她很好,竟然恋上了那个无情的十音太子,这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言儿,跟我回去。”
  
      “宫奕澈,可以告诉我,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停下你邪恶的手段吗?”
  
      “邪恶的手段?”
  
      “……”
  
      是啊,这一切对折言来说,是那么的邪恶,那么的无情,那么的冷酷,那么的嗜血。
  
      在人间开始,他的一切传闻都不是那么的干净,这一切,当真是已经到了让人无法忽视的地步。
  
      宫奕澈,真的很疯狂!
  
      “言儿,你知道,我要你。”
  
      “那红纱怎么办?”
  
      “你不是说,她喜欢宫无尘吗?”
  
      “你也信?”
  
      “……”
  
      信吗?呵呵,那段时间,他是那么的冷漠,好像自从苏姜和无尘的婚事开始,他就有意无意的折磨红纱,似乎是认定了她心里有宫无尘一般。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何会如此在意。
  
      难道真的是吗?不,不可能,不可能,他爱的是折言,一直都爱的,不会被折言以外的任何女人牵动情绪。
  
      只是现在该死的,为何会心里难受。
  
      “她的生死,和本宫一点关系也没有。”
  
      “那她要是嫁给飞刀门门主呢?”
  
      “……”
  
      嫁给飞刀门门主?折言一般这样说的话,那一定是得到了什么消息,她不会平白无故的说出这样的话,只是,那个女人要嫁给谁跟他有什么关系。
  
      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会在意?
  
      宫奕澈被这样的情绪弄的很是烦躁。
  
      “跟我,无关。”
  
      无关这两个字说的很重,但中是感觉到少了几分底气,宫奕澈懊恼,但终究是将折言先带回去魔界再说。
  
      这个时候,就算是宫奕澈不让折言去魔界,折言也会去的,毕竟她要想办法保护凰十音。
  
      凰十音要是受伤的话,念游之也会受到伤害,否则的话,她根本就不会多看凰十音一眼,呵呵,这人啊,都是这样。
  
      只要是和自己的有关系,就不会袖手旁观,折言亦是一样,为了念游之,细心的要去保护一个人。
  
      ……
  
      无冕宫中,宫奕澈将折言带回来就要离开,却是被折言叫住。
  
      “还有什么事儿?”
  
      “你将我带回来,自然是做你想做的事儿。”
  
      “……”
  
      折言来到他身边,看着他冷漠无情的脸,她终于明白,宫奕澈是真的不爱她了,将她千方百计带回来,除了他的执念之外,还有一份不甘。
  
      对,就是不甘心,从宫奕澈生出来开始,这世上怕是就没有他得不到的,这折言是唯一的一个人。
  
      如此,他也就不甘心,费尽心思,竟然是没能得到,也让他心底的默念加深。
  
      “念游之在哪里?”
  
      “不知道。”
  
      “那你要如何才能放了凰十音?”
  
      “……”
  
      只有放了凰十音,才能保证念游之在这段时间不受到任何伤害,只要回到皇巢山,可能凰十音也就安全一些。
  
      折言不敢让他留在这无冕宫中,担心宫奕澈发疯起来就将他给杀了。
  
      虽然她知道,凰十音亦是不是那样容易受到伤害的人,但能被宫奕澈给关起来,被宫奕澈给伤到的话,那她就不敢冒险。
  
      “那就看你要如何做了。”
  
      看着折言皙白如玉的小脸,宫奕澈的手指缓缓抚上那曾经痴狂的小脸,他眷恋过,很深很深的爱过。
  
      只是如今,他看着这张脸的情绪有些复杂,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还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