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作对到底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第437章:作对到底
  
      这是帝羽最主要的原因,他现在不放心折言一个人在人间,他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总是觉得,这其中是有什么大事儿要发生了,到底是什么竟然让他都感觉到了危险?
  
      “父王,你先回去,我要在这里等他回来,哪里也不要去,我现在不要去任何地方,我要在这里等他……”
  
      折言死死的坚持着,他现在只要等待自己的夫君,要在自己家里等待,哪里也不要去。
  
      短短的时间,她就这样从那个活跃的小公主变成了这样的落寞。
  
      爱,当真是个害人的东西,折言啊折言,难道你也就这样栽在这份爱上面了吗?
  
      其实不然,折言是早就栽在这上面了,如今……
  
      ……
  
      最终,折言的坚持,帝羽自然是没能带走她,只是让折言没想到的是,第三天的时候,摄政王扇君辰登基为帝了。
  
      “他不打算回来了吗?”
  
      “这是他交代的。”
  
      登基大典后,扇君辰就接到折言要见他的消息,毕竟是游之的妻子,他自然是恭敬一些的对待,她的声音很轻很轻,轻的没有一丝杂质。
  
      没人能知道她心底到底是如何的翻江倒海,语气中的平静却是难掩她语气中的落寞。
  
      她在痛,真的很痛很痛,痛的她几乎都是无法呼吸了一般。
  
      “那他可有说,他到底去了哪里?”
  
      “不曾。”
  
      什么都交代了,但唯独不曾交代他的去向,更重要的是,他竟然也没对折言做出什么交代。
  
      可能是担心,交代的太明显,他就无法顺利的离开。
  
      知道折言的性子,一定会死也要和他在一起吧?
  
      “那他可有说我该在什么地方等他?”
  
      “燕王宫。”
  
      “他告诉你的?”
  
      “不,是他告诉你的。”
  
      “……”
  
      这一点,折言倒是不知道,但辰王知道,在最后的时间中,念游之什么都不和折言说,唯独让她回去燕王宫。
  
      他是不敢交代的太清楚,折言……却到现在没能明白他的用心。
  
      “好,我知道了。”
  
      知道了,她也该离开这里了,原本就是有念游之的地方才是家,如今这里……她亦是不觉得这里还能成为自己的家。
  
      看着她落寞的背影,扇君辰终究不忍。
  
      “你会等他吗?”
  
      “当然。”
  
      不管等多久,折言也是要等的,这是她和念游之的感情,这份感情的路上她是那么的坚定,自然会好好的等待他的归来。
  
      只是,她会回来吗?念游之,你可记得你的折言是个什么脾气的人。
  
      就这样将她放下,难道真的不担心她会出什么事儿吗?
  
      他相信,太相信折言,而折言在听到他离开的消息后,消沉了好几日。
  
      终究,她不曾回到燕王宫,而是满六界的找他……
  
      “言儿。”
  
      “恩。”
  
      “要等他知道吗?”
  
      “不,我去找他。”
  
      终于,折言还是忍不住的说到,等……不是她的风格,她要去找念游之,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他。
  
      她要当面问他,为什么,这世上到底是有什么,是不能告诉她的,竟然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将她给支开,难道他就不知道,她会痛的吗?会伤心的吗?
  
      甚至,因为他这份刻意的保护,她会恨他吗?
  
      不告而别,对一个女人来说伤害到底有多大,难道他真的一点也不知道吗?
  
      折言狠狠的沉痛在一起,却是什么也说不得。
  
      就算说了,他现在也听不到了不是吗?
  
      “好,那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毕竟你要去的地方,都是朕无法……”
  
      “我知道了。”
  
      在这世上,真心保护折言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念游之,或许还有一个人,那就是红纱。
  
      和两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但曾经都是那么完好的保护自己,这份保护,折言心里很是感动,但最终,这一切好像都是无法回头的箭。
  
      过去了,终究就是过去了,再也得不到未来的那种。
  
      ……
  
      折言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开那个让他们曾经甜蜜相拥的挽月宫,总之,那个地方,他们是回不去了。
  
      她不想回去燕王宫,她很想快点找到她的师父,找到她的夫君,不管是上天入地,她都不会放弃这份寻找。
  
      就是那一转身,然后就再也见不到。
  
      念游之,你是最不忍心伤害折言的,但这一次,是何其的残忍,让她一个人去承受这一切。
  
      刚出人间不久,在那云层之上,折言再次见到了一个让她感觉阴魂不散的人物。
  
      这个人无疑就是宫奕澈,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折言很害怕见到他,每次见到他都会让人感觉到有大事要发生。
  
      “怎么?现在知道痛了?”
  
      “……”
  
      痛?呵呵,这人还真是什么都知道吗?从念游之不见之后,折言就一直是在人间不曾去哪里,难道这他也是知道的吗?
  
      对于折言的沉默,宫奕澈面上勾起一抹很是醉人的笑意。
  
      今天他不是一个人,后面还跟了大队的魔卫,十足的魔皇气势……
  
      “我的魔后,怎么?见到我不高兴?”
  
      “……”
  
      魔后吗?呵呵,折言从来不曾承认这个身份,该死的还很讨厌,她是一点也不喜欢有宫奕澈的地方,现在她就只是想要见到念游之。
  
      不管如何,她只要找到自己的夫君。
  
      眼前的人,她是一句话也不想和他说。
  
      小手摸向腰间……
  
      将血王亲自别在她腰间的碧玉弯弓拿在手,很是精准的对准了宫奕澈。
  
      在她平静淡然做这一切的时候,宫奕澈始终淡笑的看着她,倒是没想到,血族的碧玉弯弓在她手里,这小小的神器威力无比,更重要的是让人感觉到很是难缠。
  
      折言,没想到,万万没想到,这血王会将如此好东西给你。
  
      “言儿,你这是要跟本宫作对到底吗?”
  
      “……”
  
      作对?呵呵,他不出现在自己面前什么都好,只要出现在折言眼前,折言就忍不住的想要杀了他算了。
  
      宫奕澈,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将折言逼的出手的地步。
  
      “让开。”
  
      冰冷的吐出两个字,不管今天是谁挡在折言面前,折言都会毫不犹豫的避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