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飞刀门主,红纱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第433章:飞刀门主,红纱
  
      不,没有错,只是那个榆木,可能到现在还没认清自己的心思,这样也好。
  
      这样他现在有多绝情,未来可能就有多绝望。
  
      红纱虽然是人间女子,但也有她的骄傲,可不是谁都能任意践踏,在宫奕澈身边,她承受到的太多太多,多的都已经不知从何说起。
  
      “在想什么?”
  
      一个很是冷傲的声音在红纱背后响起,彻底打断她的思路。
  
      听到这声音,红纱几乎是头也不曾回,就那样静静的站在莲池边,静静的看着满池莲花清秀不妖。
  
      “你还在怪我?”
  
      红纱不说话,他依旧是自顾自的说道,在这件事上,其实他最是自责,没人知道他更想杀了宫奕澈。
  
      飞刀门门主易煜,谁都不知道他的名字,谁都不知道他长的如何,但没想到,竟然是个可以和念游之媲美的男人。
  
      一袭青衫随意披在身上,露出精装胸膛能让人万分沉迷,一头青丝随意披散,没有任何的束缚,看上去是那样绝色而随意。
  
      他真的是个让人沉醉的男人,飞刀门的女人无疑都是被他迷醉的没有方向。
  
      这么多年,他从来不曾出飞刀门,世人都知道飞刀门是有名的杀手组织,只认钱不认人,但谁知道,这只是他们的掩护,真正的真相……而是仇恨。
  
      宫奕澈那些年残酷嗜血杀结下不少仇怨,飞刀门就是利用这一点,收留的尽是一些和宫奕澈有仇的人。
  
      他们的功夫都不浅,比如红纱……比如左翼。
  
      这些都是飞刀门数一数二的杀手,而她们除了要扮演江湖杀手的角色,更多的精力是要杀了宫奕澈。
  
      宫奕澈对飞刀门的每一个人都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红纱不敢。”
  
      “不敢?呵呵……好一个不敢,红纱,我最恨有人说谎。”
  
      “……”
  
      说谎吗?红纱何曾骗过任何人?只是宫奕澈早就不是玄冥宫宫主,他是凡人的时候都没人能动的了他,而今他是魔,谁还能有得手的机会?
  
      “红纱无能,再也无法完成这个任务。”
  
      这些年,飞刀门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要杀了宫奕澈,到现在为止还是没能避免这个话题,但谁都知道,现在要完成这个任务,却是没那么简单了。
  
      “无能?红纱,你是在跟我说笑吗?当初在南璃的时候,你可是最有机会得手的。”
  
      “……”
  
      他说的是宫奕澈死的那个时候,其实那个时候已经死了不是吗?飞刀门每个人都高兴坏了,但谁知道,当初的药王妃到了南璃之后,宫奕澈却是莫名其妙的复活了。
  
      药王妃的名号大家自然知道,从妖星到世人敬仰的羽翼仙子。
  
      那个曾近飞刀门也追杀的女人,但谁知道……再也无人能动她?
  
      “你是心软了下不了手,还是无能?”
  
      对于这件事,飞刀门的每个人都是耿耿于怀。
  
      红纱静静的看着易煜,这个绝美的无可挑剔的男人,在她转身那一刻清楚的感觉到他身上的杀气。
  
      双眸中亦是溢满泪水,是啊,是心软了下不了手还是无能,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你当初为了折言背叛飞刀门,这件事我也不跟你计较了,但你不该对宫奕澈如此手下留情。”
  
      “你当初也不曾对我手下留情。”
  
      红纱说的是折言那件事,当她三番五次的放过折言后,飞刀门亦是对她不曾手软。
  
      曾经一度差点死在了这个男人手里,要不是宫奕澈出手的话,这世上哪里还有红纱这个人。
  
      “你在怪我?”
  
      见到红纱眼里的泪水的时候,易煜感觉到心里一阵烦躁,从来不曾有女人在他面前哭泣,倒是没想到,红纱如此冷硬的女人也有掉眼泪的时候。
  
      曾经,在经受那些痛苦的时候,她亦是不曾哼一声,如今这是怎么了?为何会变的如此脆弱?
  
      “红纱不敢。”
  
      “你最好是不要,红纱……你知道,那个时候我每次做的用意,都不是要杀了你。”
  
      “……”
  
      “这一点,我希望你可以认清楚。”
  
      “但你确实让人对我下了杀手不是吗?”
  
      那个时候,红纱是亡命天涯的日子,她没想到易煜是真的会对她下如此狠手,让她根本是无从可以逃离。
  
      她身上的伤是一波又一波的起来,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那个时候,易煜难道想说,他是真的没对自己下杀手?
  
      “你要这么认为也可以,以后……宫奕澈这件事不要你再插手。”
  
      “我也没那个能力了。”
  
      宫奕澈,如今的他谁能杀的了?哪怕是折言哪怕是念游之可能都很难得到他的命,那个男人啊,最终还是那个江湖传言的灌世高手。
  
      红纱静静的看着眼前绝美的男人,曾经,她可能为这个男人动心过,和左翼一样对他动心,但最终,在那次追杀中,他的毫不留情,将她曾经行动的那些情愫全部给扼杀。
  
      如今剩下的,只是对这飞刀门最后的情谊,对他……再无心动。
  
      “红纱,我希望有一天要是必须要杀了他的话,你能清醒一些。”
  
      “我一直比较清醒。”
  
      “如此甚好。”
  
      “……”
  
      话落,那绝美无双的身影转身离去。
  
      看着那冷酷的背影,身上的杀气亦是和宫奕澈不相上下,易煜啊易煜,你可觉得,要是你亲自出手的话,宫奕澈可能也没有机会成为魔。
  
      这一切的自负,你是太相信这飞刀门的势力了,所以也就放任了宫奕澈。
  
      …………
  
      折言这段时间都在人间,在她的世界中似乎是真的没什么事儿了一般,只要好好陪在自己夫君身边就好。
  
      这份惬意是她这辈子都梦寐以求的,从出了药王宫后,好像这样的日子就很少很少。
  
      如今好不容易有这么写时间,她自然是要好好的把握每一天。
  
      “言儿。”
  
      “恩。”
  
      “其实,要是在人间百年也很好。”
  
      这个时候的念游之,真的不想自己和言儿一样成为不死之身,长时间的岁月要是需要经受很多的话,他倒是情愿和折言就这么在一起一辈子。
  
      “恩,我也是这么觉得,长时间,在不同的世界要经受各种的变故,都不能好好生孩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