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427章:你……找死

第427章:你……找死


  
      cpa300_4();第428章:你……找死
  
      “不行,半个月太久】”
  
      不管折言说什么,念游之都很是霸道的说道,反正就是不答应,一定要让折言跟在自己身边才放心。
  
      折言很是纠结的看着自己夫君,到底什么时候开始,这念游之也开始粘人了?
  
      其实折言不知道的是,自从她从药王宫离开之后,他就一直都变的很是粘人,很担心,似乎很担心折言随时会离开自己一般。
  
      那种感情很复杂,强烈的一种没有安全感。
  
      “那你说多久?”
  
      “今晚就回来。”
  
      “……”
  
      这人,要求还能再过分一些么?意思就是自己现在去跟父王过一天,晚上就要马不停步的赶回来?咳咳,身为妖的她,这速度自然是没什么说的。
  
      只是,自己也书有好长时间没见父王了,父王肯定也会说让她在燕王宫住两天才是。
  
      “好吧。”
  
      最终,在念游之的坚持下,折言没能反驳任何,只能暂时的答应他。
  
      得到这样的答案,念游之笑了,他就知道他的言儿不会丢下他的。
  
      到底是什么时候,他竟然如此的担心折言会丢下自己?她不会的,永远都不会的不是吗?
  
      不行,这样下去可不行,他是要好好的多给一些信任折言。
  
      他们两人的感情,不会像是那些一催击破的感情,所以根本就无需太过担心。
  
      ……
  
      折言收拾好一切之后就离开了。
  
      一路直接到燕王宫方向,和念游之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她是什么都没问,但是不代表她就什么都不在乎。
  
      其实,在两年前,念游之和帝羽要将她送去巫族的迷幻之境的时候,她就知道,这其中肯定不是那么简单。
  
      这次回去燕王宫,最主要的还是要了解最近的情况。
  
      只是没想到的是,在半路的时候,就遇上了一个她最不想见,但也最害怕见的人,宫奕澈!
  
      两年时间不见,他的变化不是很大,唯独变化的就是,在他身上感觉到更深的魔气,也就是说,两年时间不见,他便的更加强大了。
  
      看着眼前一袭大红衣裙的折言,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她也是喜欢如此艳丽的颜色。
  
      妖娆的红色穿在她身上一点也不显的妖娆,反而红色在她身上身上感觉多了几分灵气。
  
      她更美好了,整个人绝美的天地都好不出比拟之人。
  
      “言儿,两年时间不见,你去哪里了?”
  
      这两年,宫奕澈一直在找折言的下落,对于折言的这份执念,他似乎更加的深了。
  
      如今这个时候,要是问宫奕澈是否爱折言,他可能自己也搞不清楚,唯一的执念就是要找到她,将她禁锢在身边。
  
      “跟我回去。”
  
      见折言不说话,宫奕澈一步一步走向折言,云层之上,他没走一步,都散发出浓浓的寒意。
  
      而他经过之处,也是立刻就结冰。
  
      如此……
  
      最是强大的寒冰之法,折言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人的功力还真是强大的无法去诉说。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
  
      宫奕澈一步一步来到她身边,而他的身后,因为她的经过也形成了一座很是宏伟的冰桥。
  
      一身白衣的他难掩身上的帝王之气,谁能想的到,如此一个谪仙般的人物,竟然是墨。
  
      “回去?为何你会有如此自信?”
  
      在他的手就要触碰到折言的时候,折言嘴角上羡起一抹很是醉人的笑意,但那眼底却满是讽刺之意,这种感觉就像是扼住了宫奕澈的脖子,让他感觉呼吸都很是难受。
  
      折言避开他,不想和他有任何的接触。
  
      要是能选择的话,她是这辈子都不想见这个男人的,在他身上,折言付出的感情很是复杂,或者是付出了,却也收回的及时。
  
      以至于现在这份感觉都是那样的复杂,但心底唯一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一定要离他远点,一定要远点。
  
      “折言,难道你真的要等到跪在我的面前,一定要等到那个时候才会后悔吗?”
  
      “……”
  
      “你现在伤我越是重,到将来的一天,你也会越是痛苦。”
  
      折言不知道这人在说什么,但是感觉到啊眼皮跳动的厉害,很是担心这人到底是要做什么。
  
      反正就是这样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一时间,也不知道到底是要如何说。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千言万语,她是什么都不能说,她想要劝说,但却也明白,这个男人是那样的自负,哪里是她能劝说的了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远离这个男人,对,一定是要远离。
  
      “宫奕澈,从你成为魔的那一刻,或许我们之间就彻底的成为了对立面。”
  
      “……”
  
      “或者说,其实在你伤害念游之的时候,你在我心里所有的美好都被打碎了。”
  
      “……”
  
      “做不成夫妻,我们是连朋友也做不到,只能做仇人。”
  
      一字一句,折言说的很是坚决,似乎也是在对过往的回顾,或者说,也是在最后的决绝。
  
      在玄冥宫的那段时间,她或者是有一些动心的,但那份动心,终究是被宫奕澈全部扼杀掉。
  
      至于现在那份感觉,她亦是早就想不起来。
  
      而苦苦守护那份唯一薄弱的动心,也只有宫奕澈一个人,或者他的守护,原本也不是爱了,只是不甘心而已。
  
      “折言,你会为今天说的话后悔。”
  
      “我不会后悔。”
  
      “你……找死。”
  
      不后悔,这三个字彻底的惹怒了宫奕澈,带满攻击力的掌风就朝折言而去,折言感觉到魔气的味道,一个闪身就避开,她的身形极快,这也是功一次没想到的,大概他也师妹想到折言的身形会快到如此地步。
  
      更重要的是,折言似乎根本就对他没有任何的畏惧。
  
      其实折言的修为在宫奕澈面前完全就是个弱渣,唯一能弥补这份遗憾的,也就之后速度。
  
      还有,就是近身搏斗,这当时血王也是看到了她这些弱点,所以才让她这两年主修的是速度和体力。
  
      “呵呵,两年时间不见,变化不错。”
  
      见折言很是情谊的就避开自己的攻击,宫奕澈心里更是一种怒然,当即就再次和折言纠缠起来。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