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426章:水性杨花的女人

第426章:水性杨花的女人


  
      cpa300_4();第427章:水性杨花的女人
  
      “自己人,就不要如此多礼了。”
  
      被兮然叫皇后,还行如此大礼,折言多少有些不习惯,毕竟兮然在念游之心里是很特殊的人。
  
      更重要的是,这人和自己在药王宫也好,药王府也罢都是有些渊源,所以她也不想搞的太生分。
  
      “坐吧。”
  
      兮然应声,在折言的对面坐了下来,看他的神色有些急切,折言就知道,他来指定是为了景儿的事儿。
  
      但他不问,折言也不说什么,越是想这件事,她就越是委屈。
  
      做信使做到这般委屈的份上,大概也就折言一个人了,这天下,还真是难以找出第二个人来。
  
      “娘娘,景儿她……”
  
      “没见到人。”
  
      这两年折言在巫族哪里有时间出去,莫说,还真是,不是在迷幻之境就是在闭关,反正就是根本没给她任何时间出来。
  
      反而是她因为这封信,刚拿到手的时候就被念游之修理了一顿,然后又引起血王的误会。
  
      心道这兮然和景儿还真是,非常让人的感觉恼怒啊,真的恼怒的很,现在……
  
      “没见到吗?”
  
      “这两年我人虽然是在巫族,但却不曾在巫族有半点时间的空闲,也不曾见过景儿。”
  
      听到折言的话,兮然整个人都颓废了一般,狠狠的耷拉着。
  
      甚至从他的眼里看到了绝望。
  
      “四年了,四年的时间了,她到底去了哪里?”
  
      “……”
  
      这几年,兮然一直不曾停止找景儿,但却始终都不曾找到,这人间差不多都被他掀的天翻地覆,却从来不曾找到她。
  
      唯一的解释,那就是她已经不在人间,那么她在哪里?巫族吗?
  
      “娘娘,这……”
  
      “这件事我怕是帮不了你了,你的那封信害的我现在估计都和血王决裂了。”
  
      她知道兮然想说什么,但这个时候,她指定是不能再去巫族了。
  
      血王刚走,她要是这个时候去的话,指定会引起不小的误会,血王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自然是知道。
  
      他的那句狠话说的一点也不从,他说……早知道就该打死她。
  
      她也相信,血王做的出那种事儿,刚起巫族的时候她可不是就差点被打死了吗?
  
      ……
  
      看着兮然绝望的背影,折言终究是不忍。
  
      “我会让樊荣去看看的。”
  
      “真的吗?”
  
      “当然,你将景儿的画像给我,我让樊荣去看看。”
  
      “多谢。”
  
      “不客气。”
  
      对于兮然和景儿的事儿,折言在最开始的时候,她认为这是兮然活该,但现在看来,其实这个男人也不是那么的罪不可赦。
  
      兮然长的也很好看,谪仙般的外表,也怪不得景儿当时会为他神魂颠倒,但一个人再是如何的爱,若是被伤到极致,那也是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离开。
  
      ……
  
      这一天,念游之似乎是特别忙的一天,一直到晚上在回到挽月宫。
  
      回来之后,折言就被他狠狠的揉进怀中,被这突然的动作,折言表示很莫名其妙。
  
      “夫君,你怎么了?”
  
      说真的,被念游之这么一抱的时候,折言下意思的就是反应双腿都颤抖。
  
      不要问折言为什么,每次这丫的惩罚都根本不顾及她是否承受的住,反正就是会让她好看就是了。
  
      以至于她现在有种恐惧就是他脱衣服。
  
      “言儿,你可听到六界的传言了?”
  
      “什么传言?”
  
      折言在人间是绝对不会去理会妖界的事儿的,最近樊荣也不晓得跑到哪里去了,自己都回来人间了,这丫头还到处乱跑。
  
      “血王的传言。”
  
      囧!!
  
      传言啊,这传言就是不说,也晓得血王那丫的没城府的,指定是大喇叭的到处宣传,但是她就不明白了,这是他自己丢脸的事儿,为啥他就能让六界都知道了呢?
  
      折言不知道的是,这血王现在是六界公认的嘴可怜的人,而折言则是成为了那个恶毒的拐带良家妇男的水性杨花的女人。
  
      而血王则是最委屈的那一个。
  
      “都说你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勾引了血王然后又不要他了。”
  
      “……”
  
      咳咳,血王能这样将他弱智变成这个样子,也真是比较有才的,但是这件事,折言也该生气的好不好。
  
      真的,折言这个时候就是非常生气的。
  
      什么叫勾引了他,什么叫不要他了?
  
      搞的她现在就像是负心女似的,欺负了他然后又不要他了。
  
      这个男人的嘴巴,怎么就能如此的毒呢?这麻麻到底是怎么生出这极品的?
  
      “那夫君你相信吗?”
  
      “不相信,但你还是要给我点好处,不然我就相信。”
  
      “……”
  
      这什么逻辑?啥都不用说了,今晚指定也是个不眠之夜,折言感觉自己小腰都很疼,很疼很疼,真的很疼的感觉。
  
      为啥就能发生这样的事儿呢?
  
      好吧,这是她的错,真的是她的错,她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给兮然带信,这封信没带到,还给自己招惹了这么多事儿。
  
      这一夜,念游之又将折言折腾了,反正折言在外面有什么让他不爽的传言,他都会在折言身上压榨回来,一直压榨的他心里舒服了为止。
  
      可怜的折言,这个快递员当的可怜的。
  
      ……
  
      回来人间这么多天,一切也都告一段落,折言自然是要回去燕王宫,将自己这两年的问题交代的清楚。
  
      更重要的是,谁能能误会她,但是燕王不能,所以这不……传言出来先安抚了自己的夫君,这巴巴的都要回去安抚自己的父王。
  
      “什么时候回来。”
  
      昨晚折言就将自己要回去燕王宫的事儿给念游之说了,他当时哼哼也没说什么,这不,早上刚起来就忍不住问她的行踪。
  
      看着自己娇小的妻子,他真的恨不得将她装在自己口袋中,哪里也不准去。
  
      “住个半个月吧。”
  
      “你……”
  
      说着,念游之就很不服气的将折言抓过来,然后狠狠的吻上那让他生气的小嘴。
  
      他不想和她有一天的分开,这丫头倒是好,还想回去燕王宫住半个月,想的美。
  
      “我不准。”
  
      “我就回个娘家,又不是不回来了,你着急什么?”
  
      “不行,半个月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