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425章:一脑门子灰

第425章:一脑门子灰


  
      cpa300_4();第426章:一脑门子灰
  
      她还记得这封信让念游之变成了野兽,没完没了的要自己。
  
      如今,这是几个意思呢?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呢?
  
      “看到了?你还说,你要回来休了念游之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了?”
  
      这下折言很不自然了,整个人都感觉很是凌乱。
  
      而念游之,也和折言好不到那里去,静静的将折言往自己怀里带了带,很是霸道的宣布主导权,那眼神似乎还在说,你误会了。
  
      是真的误会了啊,这封信,原本是兮然写给景儿的,然后呢,被念游之误会的差点就撕了折言。
  
      如今这血王更是拿着这封信说折言要休了念游之。
  
      这样戏剧性的一面,还真是可爱……
  
      折言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这真相也大白了,觉得这血王如何伤心也无法挽回。
  
      哪里知道,血王在听了这真相后,摸了摸鼻子,说了句非常之狠的话。
  
      “早知道,在巫族我就打死你算了。”
  
      “……”
  
      这下折言和念游之都沉默了,感情这血王还决定的是,折言每次从迷幻之境出来后都狠狠的揍一顿,让那些原本是假的伤,全部变成真的。
  
      然而,因为这封信,血王对折言是异常的手下留情,这不,也就折言是完好无损的离开了巫族。
  
      更重要的是,血王以为折言对他有那个意思,还将碧玉弯弓给了折言。
  
      巫族的人都知道,碧玉弯弓虽然小巧,但威力却是非常强悍的神器,折言学有所成,只要有她的迷幻琴就好。
  
      然……因为这场误会,血王将自己的宝贝都给了折言。
  
      如今,这是要开口找折言拿回来吗?当然,他是做不出那样的事儿。
  
      “折言,本王到现在才知道,和你牵扯的人,大部分都是会一脑门子灰。”
  
      银狐尊君就是最大的例子,而后,他也是毫无防备的掉进了这误会的温柔陷阱。
  
      对于血王这说法,折言也感觉很是无辜,表示自己真的没有,真的是什么都没做,结果就变成了这样。
  
      如今事情变成这个样子,当真是让人感觉到难以诉说的崩溃。
  
      ……
  
      好不容易将血王给打发走了,折言以为万事大吉?错了,念游之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的。
  
      血王刚走,折言就被念游之扎实的给压榨了一整天。
  
      虽然这丫头什么都没做,但他还是很崩溃,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儿,哼哼!需要好好的修理一顿才是。
  
      “夫君,这真的不是我的错。”
  
      在念游之还要惩罚自己的时候,折言欲哭无泪了,他真的是一点也不累的吗?
  
      但现在她是累的很,也很委屈,这件事原本就不是她的错,结果是要被这样的惩罚,她心里自然是不好受的很。
  
      所以,当即也就很是控诉的看着念游之,一副你再敢动我试试的表情。
  
      “不是吗?那他为何要你休了我?难道之前就没有一点预兆?”
  
      “没有啊。”
  
      其实是有的,当然,折言是不敢说的,当时她也是觉得这血王真的莫名其妙,也没将他说的话放在心上。
  
      哪里知道,他竟然会找到人间来,看来这血王因为那封信误会的不浅。
  
      兮然啊!!你没事写个什么信啊,害的折言简直因为这封信差点骨头都要碎裂了。
  
      “你要是以后再敢去招惹桃花,你给我试试看。”
  
      “我真的没有。”
  
      见念游之如此严肃的说着,折言也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但她也很委屈,自己什么都没做,却是要成为最终被惩罚的那个人。
  
      更关键的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错了。
  
      “还说没有,没有人家会找上门来?”
  
      “他智商有问题。”
  
      恩恩对,这血王一定是智商有问题,要是智商没问题的话,也不会误会折言了,这误会闹的还真是够大的。
  
      折言差点就没招架的住他的迫害,这不,现在和念游之是要好好的哄,虽然这件事真的和她是没有关系的,可夫君却是因为这件事生气了。
  
      不管如何说,这件事也是因为她引起来的,所以不管念游之如何生气,她也只能好好的哄着,千万不能让他更加生气了就是。
  
      “夫君,没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嘛。”
  
      “以后出去要带上面纱知道吗?”
  
      “好。”
  
      “跟你说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答应你的。”
  
      总之就是,现在念游之说什么就是什么,可怜的折言,有这夫君,终究是被压榨的份,她真的很想知道,那些将男人训练成妻奴的人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她也很想看看,自己夫君妻奴样儿是什么模样的。
  
      但看他如此强硬的手段,好像有些不太可能的样子。
  
      ……
  
      可恶的血王,折言是被受到了多少压榨之后才将念游之哄高兴了。
  
      反正,她这身板都用不着宽衣解带的去侍候,念游之早就将她惩罚的恨不得将自己捂的严实。
  
      “皇后娘娘,兮然求见。”
  
      “你让他走吧。”
  
      “……”
  
      提起兮然,折言整个人都不好了,脑海立刻就浮现出兮然的模样,心里到,你没事写个什么信啊,害的她都直接得罪了血王。
  
      看来这纸上传情的事儿,还是做不到,很容易就被明奇妙的误会了,更重要的是当事人是什么都不知道。
  
      折言这次算是见识到了。
  
      “兮然说,他有重要的事儿。”
  
      “让他进来吧。”
  
      想了想,折言想这兮然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儿,无非就是因为景儿,但自己要是不见他的话,他指定是不会善罢甘休,不管心里如何的气,她还是见了。
  
      心道,早点打发也是好的。
  
      兮然进来,就看到折言绝美的模样有些疲惫,两年时间不见,她身上更散发出一股灵气,那种活络的而感觉让人感觉到很是沉醉。
  
      比起两年前,她身上的气息也稳固了不少,妖……仙,她似乎被结合了。
  
      昨天在这宫里发生的事儿他多少有些耳闻,但他不知道的是,念游之到底是要为何要这样对折言。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呀。
  
      “参见皇后。”
  
      “自己人,就不要如此多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