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血王伤痛欲绝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第425章:血王伤痛欲绝
  
      可怜的折言,还是不太懂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我们怎么了?”
  
      有些时候折言在感情上是慢半拍的人,咳咳,可能慢的还不止半拍,从银狐尊君到宫奕澈就可以看出来。
  
      在她的世界中,男女之情就唯一认定念游之,对于别人的心思,她还真是看不懂。
  
      “言儿,难道你真的忘了吗?”
  
      囧!!
  
      血王还能再搞笑一些吗?他为啥不直接说,你忘记了我们如何相爱的吗?那个时候,折言估计还会明白一些。
  
      如今,血王这句话一出,折言果然在很仔细的想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那模样看的念游之都恨不得将这丫头给揍一顿。
  
      “我怎么了?”
  
      “你……难道你真的,真的不爱我吗?”
  
      囧懵!!
  
      折言很是惊秫的一把就抱住了念游之,那速度之快,简直让血王和念游之都目瞪口呆。
  
      不要问折言为啥这么反应,因为,她听到了这世上最恐怖的话,更重要的是,她自个还不知道大帝发生了什么。
  
      血王如此劲爆的话,让念游之也是全身一愣。
  
      然后折言和念游之都因为这劲爆的话全部愣在原地不知道如何反应,这血王实在是太开放了,这样的话也能说的出来。
  
      “言儿,你和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再次的,游之先反应过来,想要将折言从身上巴拉下来,无奈折言在听到这话的时候抱的更紧了。
  
      而血王在看到折言这举动的时候,满脸更是被伤到的神色,他没有想到,完全没有想到折言会如此反应。
  
      “言儿。”
  
      “……”
  
      “你怎么能这样?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见折言不说话,血王更加怨愤的控诉着她的无情,更关键的是,折言到现在都没想到自己到底是哪里招惹了这血王,更加不晓得自己的无情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言儿,你和他……”
  
      “我不知道啊。”
  
      念游之话没说完就被折言给打断,她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千万不要问他,这个时候,她也很茫然。
  
      很努力的想了想自己到底是哪里惹到了血王,可想了很久,这两年她除了修炼就是在迷幻之境,和这血王根本就很少打照面。
  
      所以眼下这血王委屈的模样,她更加表示很无辜。
  
      经过再三确认,觉得血王那委屈的模样不像是装出来的,可她也仔细的想了,自己真的没招惹这桃花。
  
      到底是哪里的问题?想了很久,折言都没想出来自己和血王为何就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她毫不知情的时候,血王就一副被甩的模样了。
  
      “言儿,你是在跟我装傻吗?为什么你要这样狠心的对我,为什么?”
  
      “……”
  
      折言被质问的晕头转向,根本就分不清到底哪里是哪里。
  
      反正现在她一团乱麻,完全找不到方向的感觉了。
  
      “言儿,你和他在巫族到底发生了什么?”
  
      “……”
  
      一个血王还不够,现在念游之也是一副质问的模样,折言更加找不到北。
  
      见血王伤痛欲绝的模样,折言再次的将事情从头到尾的想了一遍,去到巫族后,她就被揍个半死,紧接着就被扔进了迷幻之境,而后很多时间她根本就是在昏睡和迷幻之境中徘徊。
  
      唯一和血王接触也是在修炼好之后,他给她神器的时候,而后,她就闭关了!
  
      这过程,折言是整理的清清楚楚,想破脑子也没想到自己和血王的问题出在哪里,如今被这两股声音质问,她自认为自己蒙圈了。
  
      “游之,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和他怎么样。”
  
      不管如何说,先稳住自己夫君再说,至于这血王,咳咳,说句不该说的,她现在都不晓得他到底是为何。
  
      这样委屈的模样,就好像是她祖宗都欠下他什么一般,但折言确认,她的祖宗都是很清白的。
  
      所以现在血王这伤痛欲绝的模样在折言心里,反而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了。
  
      “言儿,你真的要这样对本王吗?”
  
      “不是,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到底怎么对你了?”
  
      看着血王控诉的模样,折言冤枉的很,她怎么就被当成了负心汉呢?
  
      跟重要的是,她没有啊,她真的不知道到底哪里做了让血王误会的事儿来,星辰般的眼眸中满是纠结,脸上的表情更是纠结的不得了。
  
      “折言,你真是个狠心的女人。”
  
      见折言如此说,血王脸上更是伤痛的厉害,似乎还对折言有些恨意。
  
      念游之和折言都风中凌乱了,表示自己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血王,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言儿,你真的没有吗?”
  
      “我有什么?”
  
      “……”
  
      折言自然是知道念游之问的什么,她现在心情也不好的很,谁问她这样的话都会倒霉,反正就是,她什么都没做。
  
      如今这件事变成这个样子,她的心里也是烦躁的很,恨不得将这血王的脑子撬开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你给我写信,你这个女人。”
  
      “信?”
  
      念游之看了折言一眼,那眼神似乎是在说,还有证据,言儿你死定了。
  
      这样的神色看的折言更加不明所以,她确定自己是真的没给血王写过什么情书,她自己都没收到情书这么高级的玩意,自然也不会去写。
  
      只是如今这人这样一副神色,到底是几个意思?
  
      在折言和念游之都十分不解又纠结的神色下,血王从怀里摸出一封信,那信封没有名字,有些鼓鼓的,折言看到那个的时候,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感情还真有证据?可那也一定不是自己写的。
  
      当血王将里面的信拿出来递给折言的时候,双眸中满是愤慨。
  
      折言拿过信……
  
      囧懵!!
  
      这信不是?不是那个谁写的吗?内容她其实是不知道的,但是这封信是被念游之揉搓过,所以有些邹巴巴的。
  
      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折言和念游之再次面对一眼,然后,都选择闭嘴。
  
      很是尴尬的看着血王,那神色,现在折言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上次也是因为这封信,她还记得这封信让念游之变成了野兽,没完没了的要自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