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等的肝肠寸断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第422章:等的肝肠寸断
  
      一阵风似的闪过,所到之处,人只是看到有一个白影,却并不知道是什么。
  
      寒风雪夜……
  
      念游之一身清然的站在挽月宫的高台上,静静的看着天上明月,这是他和折言一起看星星月亮的地方。
  
      明月高悬,在这雪夜中,显的异常清冷,宫阙之上,他的身影看上去是那样孤独,让人不禁有些疼惜。
  
      那绝美的容颜上满是思念之色,这两年来,他时常是形单只影的一个人站在这个地方,那一夜,是他和言儿的最美回忆。
  
      “言儿,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上次去的时候,血王说,折言结束了一切训练,现在是在闭关时期,闭关,那到底是需要多少时间他也不知道。
  
      倒是没想到和言儿的分离,会变的如此的遥遥无期。
  
      念游之也知道,折言这两年也在努力,为了他都不知道加快了多少的速度,不管多累,她都会坚持下去,不管身上受到多少伤痛,她会哭,也会念叨他。
  
      但哭完,念叨完之后,又会再次坚强的爬起来。
  
      这就是她,一个让人很是心疼的丫头,在看到她受苦的时候,他曾经一度的想要带她走。
  
      但是血王说,那一切都是假的,唯一能真实的也就是她在里面得到的一切本领。
  
      这就是巫族的迷幻之境,要知道多少人要变强,那都是要承受真实的痛苦。
  
      而折言却是不会……
  
      “游之。”
  
      折言回来的时候,在挽月宫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人,当即就知道他来了这里。
  
      在看到那雪地中,站着的那孤单身影,她的心亦是一痛,不管不顾的直接冲了上去。
  
      在念游之没来的及转身的时候,她就从他身后将他紧紧的抱住,可见她现在的速度到底有多快。
  
      背上的翅膀在她落地的那一刻自动收起来,她现在对自己的控制很是得当。
  
      千言万语,这两年来,折言在迷幻之境中,有很多话要对念游之说,却是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同样的,念游之亦是有很多话跟折言说,可真的到这一刻的时候,却是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转身,狠狠的将她用在怀里。
  
      原本清冷的夜晚,两人的心却在这个时候,感觉到了温暖,似乎全身没有一点寒意。
  
      “我的言儿。”
  
      这身包含思念的呢喃,听的折言心里一阵,这是他们这么多年,第一次分开这么久。
  
      长时间的考验,没有让他们的感情生疏,反而是越发的亲密起来,两年多的思念让两人再次认识到,对方自己在心里的重要性。
  
      折言感觉到脖颈上瞬间湿了。
  
      “游之?”
  
      眼泪,她感觉到他的眼泪了,多少年来,念游之是那样的强大,不管什么都不曾将他给压趴下。
  
      但这一次,她却是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思念到了崩溃的边缘。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见念游之如此难受,折言只能一声又一声的呢喃着,她已经是最尽力的加快速度了。
  
      “傻丫头,只要回来就好。”
  
      “……”
  
      “只要回来就好。”
  
      第一次见到折言那凄惨的模样,念游之是发疯的想要带她离开,也幸好那一切都是假的,不然他真的很担心折言是不是还有命出来。
  
      两人静静相拥在一起,在那月夜之下,任由那月光扑撒在彼此身上,形成一幅月夜璧人画。
  
      他们的情谊,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确定,那种缘分,即便是月老也是斩不断的。
  
      哪怕他们这种在一起真的是妨碍了某人,但却丝毫不影响他们的感情。
  
      两人就这样沉默的拥抱在一起,两年的时间,似乎如何拥抱都不够,只有真切感觉到彼此的温暖的时候,他们才会感觉到真实的活着。
  
      “等的肝肠寸断,原来是这样的感觉。”
  
      “……”
  
      这样的思念,到底是多孤独,多么的痛苦,曾几一度,念游之真的很想冲进那迷幻之境中将折言给带出来。
  
      而现在,折言可能还不知道,那一切都是假的,不管是巨蟒还是睚眦兽还是后来的蜈蚣,那一切都是假的。
  
      它们在她身上留下的伤痕也是假的,在那样的环境之下,折言已经分不清真假,被逼的要用自己的力量去还击。
  
      恐惧让她是必须要好好的走下去。
  
      为了见到念游之,她是会被逼的无奈的变强变大,不要有任何的怠慢,她似乎,在这两年中就不曾休息过一般。
  
      反正很累很累!!
  
      “这段时间好吗?”
  
      紧紧的将折言抱在怀中,她瘦了不少,念游之极为心疼的抚摸着她的五官,小脸原本就不大,如今更是连个巴掌都及不上。
  
      好吗?其实他不是每次都看到的吗?每次去的时候,都恨不得将折言带走,血王都要花费很长时间说她经历的一切都是假的,在她狼狈不抗和真假之间做选择,对念游之来说很是痛苦。
  
      一种是血王说的,一种是亲眼所见的视觉效果,在那选择中,念游之不知道自己是该相信血王还是该相信自己。
  
      如今……他想听折言亲口告诉自己那些都是假的,那些受到的伤害都是假的他心里或许能好受一些。
  
      “一些过去的事儿而已,没事。”
  
      她说的是风轻云淡,让念游之更加心疼,没事吗?那个时候看到她在迷幻之境,每一次都是濒临死亡一般让他恐惧。
  
      如今她总算是过来了,却是说的如此风轻云淡。
  
      “言儿。”
  
      “恩。”
  
      “那个时候,是不是很恐惧?”
  
      “……”
  
      很难想象,一个被自己一直养在温室中的女子,突然就要去承受那些危险,独自一个人孤独的去面对。
  
      那个时候,她能面对吗?但好像,人的潜能都是逼出来的,没有他的时候,她竟然也能应对的如此。
  
      “还说呢夫君,两年时间你一直不来找我,也真是狠心。”
  
      “……”
  
      这下轮到念游之沉默了,他去了,真是她不知道而已。
  
      每次去的时候,她都和迷幻之境的那些危险生物奋斗在一起,看着她从恐慌到应对自如,他的心里是难过的,但也是在为她开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