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416章:想要宫奕澈的命

第416章:想要宫奕澈的命


  
      cpa300_4();第417章:想要宫奕澈的命
  
      在魔宫中,苏姜和红纱的关系不算亲近,也不算疏远,但在彼此需要的时候,都不会吝啬的伸出手去。
  
      看着红纱如此凄惨,苏姜很是不忍。
  
      “好好珍惜他,你要知道,要是没有他,你比我不会好到哪里去。”
  
      “……”
  
      红纱说的自然是宫无尘,要不是他的话,宫奕澈的脾气自然不会让苏姜日子好过,放任她,完全是因为有一个宫无尘的缘故。
  
      “红纱,我要回去人间了,我想……”
  
      “不要管我,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儿。”
  
      “为什么?为什么要对他出手?”
  
      要是以前的话,苏姜早就求宫无尘救红纱了,但这一次没有,那是因为红纱想要宫奕澈的命。
  
      她是那么义无反顾的,明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却是要不顾自己生死的和他殊死搏斗。
  
      “这是我和他的事儿。”
  
      “值得吗?”
  
      “……”
  
      将自己身陷这样的境地,真的值得吗?
  
      苏姜不明白,明知道自己敌不过,为何要做出这样自取灭亡的事儿。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但她更加心痛的是,她竟然要杀了宫奕澈,这是苏姜最无法忍受的,不管如何说,那个男人也是她深爱的人。
  
      “苏姜,还是好好对珍惜你的人吧,你和他不会有好结果的。”
  
      “……”
  
      “这是我在临死前对你最后的忠告。”
  
      忠告吗?苏姜很是震惊的看着红纱,那个以往是如此骄傲的女子,如今脸上满满的都是绝望,这到底是为什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会走到这一步?
  
      “红纱,你到底是要做什么?”
  
      “……”
  
      “我不要你伤害他。”
  
      对于苏姜的话,红纱不再说一句话,她对宫奕澈下如此狠手的时候,这苏姜也不曾做出半点伤害她的事儿来。
  
      可见这苏姜的爱,也很是特殊,她和折言有些不一样,但也有些一样。
  
      她会恨,但不会让恨的人去死,比如苏姜对红纱,他亦是不会让她去死。
  
      这就是苏姜心底最直接的想法,她不会想让红纱受到任何的伤害,这就是她最直接的想法。
  
      “红纱,我会想办法带你回去人间。”
  
      “……”
  
      最终,苏姜也知道,现在她留在这魔宫也没什么好的,只能先离开,但红纱对言儿是有特别的感情,。所以她也做不出伤害言儿的事来。
  
      在苏姜的世界中,她的朋友本就不多,但她很珍惜自己的每一个朋友,这其中千丝万缕的关系,她亦是整理的清清楚楚。
  
      就好像,红纱和她的关系并不怎样,但她却是会因为言儿对红纱出手相救。
  
      对于苏姜的话,红纱不说话,也算是沉默的默认了,其实她也突然发现,要是真的让她去杀了宫奕澈,她也不一定能下的了那个手。
  
      想离开,真的想离开了……
  
      ……
  
      血王带上折言回去寝宫的时候。
  
      刚将她放下,因为动作的缘故从她怀中划出来一封信。
  
      捡起来看了看,拿出里面的信纸的时候,是被揉的邹巴巴的纸张,蹙眉,打开看了看。
  
      只是看短短几行字,就已经面目红润,咳咳,不用说,这兮然的信写的还真是不错,让一个大男人都红了脸。
  
      也怪不得当时念游之看了会大怒,可怜的言儿,从始至终都不晓得那封信里面到底写的是什么。
  
      先是引起了念游之的不满,然后现在有惹来一身的误会。
  
      当折言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血王一脸怪异的坐在床边看着自己,要不是有个血王,她都觉得自己还在迷幻之境中,可见那迷幻之境到底是多么的让人恐惧。
  
      “那个,那个,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血王的眼神实在是露骨,露的折言都感觉不好了。
  
      见折言如此,血王脸色更加红了红。
  
      “为何不早点告诉我?”
  
      “……”
  
      囧晕!!
  
      折言心里在打鼓了,等等,自己到底是什么小辫子拽在他手里了,还有他这副表情到底是几个意思?
  
      难道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儿?不能啊,他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这应该跟负心扯不上什么关系。
  
      血王接下来的话,她更加是蒙圈的不知方向。
  
      “即便是你成亲了,我也有的是办法,大不了我去杀了念游之。”
  
      “什么?”
  
      对于血王突然的变化,折言表示不知道这货到底是在发什么神经,反正她现在的状况很是懵懂。
  
      震惊的看着血王,他刚才说什么?要杀了自己的夫君?
  
      试问,这样真的好吗?当着她这个爱人的面,说要杀自己的夫君,难道他真的是已经活够了吗?
  
      对于这样的懵懂,血王是不会有太大的反应太,很是认真的看着折言。
  
      “你要是绝对愧疚,我不动他就是了,要不你休书一封,你要是担心不好解释的话,我送去,会好好和他说的。”
  
      “说什么?”
  
      “当然是解释清楚你不喜欢他的事儿。”
  
      “……”
  
      等等,这血王到底是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儿,折言感觉,自己为啥就是睡了一觉之后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儿?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为啥她的思维都有些跟不上了呢?
  
      “我有说我不喜欢他吗?”
  
      折言很努力的回忆,自己好像从来不曾说过这样的话啊。
  
      况且,她觉得自己是很爱自己夫君的,这血王到底是在哪里听来的,说自己不爱自己的夫君?
  
      开什么玩笑?还有这人的一副状态是几个意思,难道说,自己会喜欢他不成?
  
      好像她也是没做什么暗示啊,为了很好的历练,她甚至是美人计都没舍得用,所以对于这人的反应,她是真的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反正她现在是一点也听不明白。
  
      “言儿你什么意思?”
  
      “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是什么意思?”
  
      就是挑拨离间的话,也是该有个过程的不是?这血王一上来就单枪直入的,让她是根本找不到任何的反抗机会,搞不懂这是几个意思。
  
      就这样定定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一时间不晓得该说些什么的好。
  
      反正……很蒙圈!!
  
      “好了,我们不说这个问题了,你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变强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