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411章:没给我写过情书

第411章:没给我写过情书


  
      cpa300_4();第412章:没给我写过情书
  
      一副要去找兮然的模样,折言一把就将他的腰给抱住。
  
      “那是他给景儿的信。”
  
      果然,还是这句话最好,瞬间就消停了,一点反抗的意思也没有了。
  
      折言懵懵的看着念游之,一副你总算是消停的感觉。
  
      “你偷看他的信?”
  
      这个时候,念游之才知道自己到底是多么的丢人,吃醋啊,他不会否认,自己刚才是真的在吃醋。
  
      而折言,更加的冤枉!!
  
      她就是想看一下兮然写肉麻的信到底是什么样子,结果那信的内容还没看到,就被念游之吃醋狠狠修理了一顿。
  
      现在她全身都疼的不得了。
  
      “那个,你不准告诉他。”
  
      刚才自己受到的修理就够凄惨了,要是再让兮然知道的话,那自己还真是不要活了。
  
      这兮然是个什么样的性格,那简直是不好猜测,反正就是,要是他知道自己偷看他写给景儿的信的话,那一定是没好果子。
  
      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这个时候,念游之也才知道,她的性格,哪里是谁都勾引的到的。
  
      而他就那么不分青红皂白的直接要了她一次又一次,一点给解释的机会也不给她。
  
      想到这里,念游之心里就是一紧,伸手就要将她给捞进怀中。
  
      而折言在那只手碰到她的时候,全身都是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
  
      “那个,你真的不能再来了,我很疼。”
  
      就算是现在要道歉,也一定不能用这样的方式啊,刚才真的是一点也不温柔。
  
      折言很是抱怨的看了念游之一眼。
  
      “还疼吗?”
  
      “恩恩,很疼。”
  
      想到刚才的误会,折言就委屈的很,委屈巴巴的看着念游之,一副你刚才为啥就不能听我解释的眼神,这样控诉的眼神看的念游之心里一痛。
  
      很是心疼的将她揽入怀中,刚才,他是真的一点也不温柔,竟然将折言欺负成那个样子。
  
      “夫君。”
  
      “恩。”
  
      “我要变强大,不然的话,一直都是你在欺负我。”
  
      折言这话说的是实话,当真是这念游之一直都在欺负着她,她现在整个人都感觉到疼的很。
  
      疼的她都感觉到有些无法诉说的崩溃了。
  
      “呵呵,那现在让你欺负回来好吗?”
  
      “不好。”
  
      现在她是全身都在疼,到时候指不准是他再次的将自己给欺负了,那样的当折言是坚决不会去上的。
  
      虽然刚才是那么发狠的在惩罚她,但折言也知道,他是在乎自己,只是她真的很冤枉。
  
      到现在,那份信当真到底写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就吃了这么大个亏。
  
      咳咳……所以以后那不厚道的事儿,还是不能做的。
  
      当时念游之在看到那封信里的内容的时候,整个人都气疯了,哪里看那封信到底是谁的笔迹或者说落款什么的。
  
      尤其是看到开头的时候整个人都气的不行了。
  
      “夫君,那信里到底写了什么?”
  
      “……”
  
      折言是真的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内容会惹的念游之直接办了她?甚至都不给她任何解释的几乎,这内容想来一定是比她和樊荣的认知更加劲爆。
  
      “呵呵,那内容你没看?”
  
      “我才看到就被你给抢走了。”
  
      “……”
  
      那内容,念游之其实也不好说,倒是没想到这兮然写信的内容会如此的劲爆。
  
      但后来,念游之不知道的是,这封信给给折言带来了不少的囧事,让她更加是将那些关系差点理不清楚。
  
      就这样,折言原本就是不厚道的想看一下兮然的信到底是写的什么内容。
  
      结果信里的一个字都没看到的时候就被念游之给收拾了。
  
      “夫君,你都没给我写过情书。”
  
      “是吗?”
  
      “是的。”
  
      对于这一点折言是很确定的,以前是在药王宫,大家都住在一起,他自然是没必要去写,但这一点也成为了折言的遗憾。
  
      当然,她想要的话,他一样也不会少了她的。
  
      “有机会的。”
  
      “恩。”
  
      都很默契的在这个问题上止步,都不再说下去,只有分开的人,才会需要写情书来维系一切不是吗?
  
      很显然,她和念游之都不觉得那是最好的爱一个人的方式。
  
      彼此相爱的人,就是要放下一切骄傲,在彼此面前褪去所有面具坦诚的在一起。
  
      兮然和景儿走到这一步,其实都怪兮然自己,早些时候,景儿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总是放不下自己的面具,那份冷傲其实也还不算致命。
  
      最致命的是,金额果然最需要得到的,他在那一夕之间,竟然决定给雪妃的妹妹,而在那之前,其实都是因为他们自己……
  
      兮然中究也是常到了失去的痛苦,但他好像也没有任何后悔的机会,因为景儿不曾给他这个机会,连救赎的机会也不愿意给。
  
      ……
  
      “虽然我不明白父王和你为何对我有这样的期盼,罢了,我会的……”
  
      看着念游之熟悉的睡颜,折言千般不舍万般无奈,心中更是苦涩无比,男人为了这天下是要不断的变强,而她作为一个多年都被保护的女人,到底又是为什么?
  
      既然父王和他都不说,她亦是不问,觉得,他们做的都是有道理。
  
      这天下谁都可能会伤害到她,但这两个人不会,她是从骨子里相信这两个人。
  
      绝美如画的五官中,折言很是不舍的吻着他的五官,一寸一寸,似乎是怎么也不够。
  
      当天边亮起一抹鱼肚白,念游之和以往一样准时醒来,习惯的朝旁边伸出手,想要将她小小的身子搂入怀中。
  
      越是预料之外的冰冷,昨夜,她没有睡在这里。
  
      这个认知让念游之瞬间醒神,看了看旁边的位置整整齐齐,丝毫不曾有人躺过的痕迹。
  
      “言儿……”
  
      轻声呢喃,语气中却是明白,她已经走了。
  
      她终于还是想通了,不对,确切的说,在宣城的时候,她就什么都明白了,只是她不说,想要在最后的时光中和他无忧无虑的在一起。
  
      那个小丫头,看似那么脆弱,其实她的每一个决定都是那么的坚强。
  
      “我等你回来……”
  
      他比任何人都想要好好亲自的保护她,但是也知道,她强大起来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这四海八荒的事儿,谁说的准,在那浩天劫的动荡中,她有保护力量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