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409章:把我轰出来了

第409章:把我轰出来了


  
      cpa300_4();第410章:把我轰出来了
  
      折言无语问苍天,她这到底是摊上了个什么样的侍女啊???
  
      樊荣依旧是没有任何疲惫的抱怨着,折言加快了脚步,她现在要立刻去念游之身边才是,这丫头,还是早点摆脱的】
  
      “殿下你走慢点,我还没说完呢。”
  
      “还说?”
  
      “你没清醒之前,我会不停的说。”
  
      “得了,奶奶,我已经清醒了,你就不要说了好么?”
  
      折言感觉自己的耳朵都要长茧了,这樊荣好一副口水没说干的模样,这让折言感觉很狼狈了。
  
      “你都叫我奶奶了,说明更糊涂了,我说殿下……”
  
      巴拉巴拉,折言觉得,这巴拉的实在是让人有些崩溃。
  
      然后这皇宫大院中就有这样一副景象,那就是皇上被娘娘给收服了,而娘娘则是被自己的侍女给收服了。
  
      后者自然是有些没说服力,但大家都看到樊荣那巴拉的模样,娘娘分明就是毫无办法的在头疼。
  
      最后的最后,这一切……
  
      折言到御书房的时候,直接让人将樊荣给拦下了,耳根也终于是清静了。
  
      “你怎么了?”
  
      见折言一副松口气的模样,念游之很是不解,这样的折言可是很少见的,到底是什么事儿,让她都感觉很无奈?
  
      折言赶紧上前一步,直接坐到念游之怀中。
  
      “不能怪我不关心小姑子。”
  
      “恩?”
  
      “我刚才去扇珍公主府了,她把我轰出来了。”
  
      咳咳,其实扇珍到是没那本事将折言给轰出来,而是樊荣的话让她受到了刺激,她亦是觉得自己不是什么贱骨头,所以也就干脆的走了。
  
      “原本我有一个消息是要告诉她,但她根本就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所以……就没说。”
  
      “好消息?对于扇珍的?”
  
      “当然,不然你以为我大老远的跑去是要做什么?再说,我的医术是你教导的,你认为我有救治心病的本事?”
  
      “……”
  
      这话说的,念游之有些迷糊了,一时间有些不太懂是个什么意思。
  
      疑惑的看着折言,很好奇这个对于扇珍来说的好消息到底是什么。
  
      “夫君,我之前是不是没告诉你,我在银狐族看到郝天瑾了?”
  
      “什么?”
  
      “没有说过?”
  
      “……”
  
      这么大的事儿要是说过的话,他能不记得?见她一副疑惑的神色,念游之真的很想掰开她的脑袋看看,这里面到底是不是有鱼,竟然将她给搅合成那个样子。
  
      “好吧,我承认,我没说过。”
  
      是真的没说过,要是说过的话,念游之也不至于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个,我说的是真的,在银狐族的时候,我看到郝天瑾了。”
  
      当时这件事在银狐族还闹出了不小的笑话,他的那个鸡婆哥哥,真的让人感觉到很是烦躁,但现在想来,这也不是没道理的。
  
      至于那什么婚约,扇珍要是知道的话,估计这恨意会再次的加深。
  
      “那你之前没说?”
  
      “我以为我告诉你了。”
  
      “……”
  
      这下念游之是真的不说话了,他甚至是被搅合的也不知道折言到底说没说,但按道理讲,要是说了的话,他不至于不记得,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折言真的没跟她说过。
  
      不管她之前是不是说了,但是现在对扇珍来说,这还真是个好消息。
  
      “但是,夫君,我不希望你这么告诉扇珍。”
  
      “为什么?”
  
      这好不容易找到能够医治扇珍心病的良药,为何不要用?当然,折言会这样说,自然也是有她自己的思量。
  
      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一时间亦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好。
  
      “你想想看,要是天瑾哥哥真的对扇珍有情的话,那么在银狐族为何这么久都不来找她?”
  
      “……”
  
      “要是他原本就无意扇珍的话,那么扇珍知道了,也只是更大的伤害,单面爱着,那是比分离之痛还要痛的。”
  
      “……”
  
      “现在,大概还能自己走出来,但是一旦知道天瑾哥哥对她无意的话,那么她这辈子也就走不出来了。”
  
      折言淡淡的分析着这一切,就像她和宫奕澈一样,她知道宫奕澈很爱自己,也知道他很痛很痛,那么在自己没回应的时候,那么他唯一走出来的方式也就是去爱上别人。
  
      那么,扇珍……
  
      对于郝天瑾的这份感情,那么也是需要别的办法来化解了吧?
  
      “你说的对,那么……”
  
      “你放心,我会找时间去问问天瑾哥哥对扇珍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不能误了两个人不是吗?一个人痛就够让人头疼了。”
  
      要是可以的话,折言真的很想将这扇珍的记忆给抽出,但也担心,扇珍会因此变成之前的自己,那样的她更加让人感觉痛心。
  
      所以,要是只是她一个人的情谊,那么就将这一切都交给时间吧。
  
      ……
  
      魔族。
  
      黑暗,这个地方依旧是那么的黑暗,不管什么,都是一种鲜血的黑暗,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邪恶。
  
      无冕宫外,红纱已经跪在这里三天,她的身后有两个魔卫在守着。
  
      至于为什么,那就只有她和宫奕澈才知道了。
  
      苏建看着那抹红影,刺痛了双眼,尤其是看到她苍白的脸色,心里更是紧紧的抽痛在一起。
  
      “她已经跪在那里三天了,你到底是要做什么?”
  
      “本宫的事儿,你什么时候有权利过问了?”
  
      冰冷的一起,和以前一样,依旧是那么高高在上。
  
      红纱跪的那个位置,其实他更希望跪的是折言,不久了,时间就不久了。
  
      他倒是要看看折言,到底是有如何的坚强!
  
      可是为何,看到那抹红影那么坚韧不拔的跪在那里,他的心会如此的烦乱。
  
      “我是没权利,但是宫奕澈,你这样折磨她就感觉很好受吗?”
  
      “……”
  
      “你活该,你真的活该。”
  
      苏姜说的活该,无非就是宫奕澈无法得到折言的活该,还有红纱心里的那个人。
  
      面对这样的宫奕澈,苏姜其实是很痛心的。
  
      以前是折言,她和他永远都无法跨越那份爱的鸿沟,如今是面对红纱。
  
      她心知肚明,这不是输在谁比谁优秀上,她和折言比也好,和红纱比也好,都不会比谁差。